威院四產婦紗布留體內

威院四產婦紗布留體內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婦產科過去兩個月,接連將紗布遺留在四名產婦體內,其中三宗由同一名實習醫生經手,最新一宗則涉及一名四年經驗的駐院婦產科醫生。部門主管形容事件難以想像般可怕,承認兩名醫生態度粗疏、未有按程序點算,就簽名已示核對。威院呼籲在今年五至七月間,在該院分娩的近千名產婦聯絡檢查。 四宗醫療事故受害人,其中一人是內地產婦,全部年齡介乎二十六至三十五歲。四人向威院投訴前,已自行往母嬰健康院、內地醫院、私家醫院及私家醫生求診,將遺留陰道的紗布取出,毋須留院。 首兩宗事故在上月二十日及二十七日揭發,兩名分別六月一日及七日分娩的產婦,指出院後現分泌「惡露」異常,經自行求醫始發現陰道內留有紗布,兩人均由該實習醫生負責分娩後縫合傷口。院方隨即聯絡該實習醫生「經手」的二十六名產婦,再接到一名於六月二日分娩產婦通知,指到私家醫院檢查時始發現有紗布留陰道內,餘下廿五人無異樣。威院已為三人取產婦陰道拭子進一步檢驗及處方抗生素。 最新一宗紗布留產婦體內事故,則涉另一名有四年經驗的駐院婦產科醫生,受害人是一名在七月廿三日分娩產婦,前日向醫院投訴,其會陰傷口正由該年輕駐院醫生負責。 主管:難以想像般可怕 涉及首三宗事故的實習醫生,在威院已實習一年,事故時正值最後一輪在婦產科實習。威院婦產科主管張德康形容事件是難以想像般可怕,指該實習醫生以為自己已熟手而鬆懈,「連番出錯明顯是態度粗疏、疏忽,沒跟足程序去計算紗布數目,就簽名確認。」他指,若早被揭發,該實習醫生可能被延遲畢業。張又表示,產婦分娩時子宮會流出很多血水,醫生會將紗布塞住陰道口止血,理應留下紗布尾在傷口外以便提醒自己記得取出染血紗布;縫合傷口後,護士會提醒已用多少紗布,醫生亦會逐塊計算,無誤後才簽名確認。他指,由實習醫生處理的三名產婦,忍受體內紗布變得惡臭已個多月,相當辛苦,如污穢的紗布有細菌,可能會令病人有肚痛及有盆腔炎,他指兩名肇事醫生都是「抵鬧」。 威院現已加強指引,安排一名醫生及一名護士齊齊點算紗布數目,確保沒遺留人體內,並簽署確認;威院亦呼籲在今年五月至七月間前赴分娩的過千名產婦,如有不正常,即致電熱綫26323988查詢,安排到婦產科檢查;威院已向醫管局呈報及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於八周內向聯網總監提交報告,到時再了解有否失德或需否進行處分。 醫管局發表聲明,表示非常關注連串事故,已向產婦致歉,並提醒各產科須按既定程序核對紗布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