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物」的一堂課

專欄作家
與童同行

這陣子在清理家居,把女兒們嬰兒期的玩具、書本、洋娃娃及衣服等都整理好,逐件逐件的透過面書群組「free出去」。這些物品,都曾經是女兒的至愛,為了讓她們好好說再見,整個「free物」的過程我都讓女兒們一起參與,想不到,也因此上了寶貴的一課。


從雜物房掏出舊物來的一刻,反應最大的是五歲半老么。看見久違了卻又親切無比的玩具,她簡直雙眼發光,然後小小人兒竟開始懷緬往事——「這音樂書是媽媽送的,我細個最鍾意一邊聽一邊跳舞!」「這小羊是姨媽從澳洲帶回來的手信!」「我記得!我細個最鍾意這件菠蘿衫!」


你大概可以想象,她多麼不捨把自己的物品送出去。


最要她命的是一架玩具手推車,那是她三歲的生日禮物,她曾經坐在上面,讓大家姐和二家姐推來推去,三姐妹在家裏狹長的走廊中合演瘋狂飛車;有一年農曆年,她甚至讓她最愛的娃娃坐在手推車中,繫好安全帶,然後像媽媽一樣推著娃娃一起到婆婆家拜年。


「我唔要送畀人呀……嗚嗚嗚……」「但明明你平時很少玩了,而且都已不適合你年齡,何不送給有需要的小朋友呢?」「我唔要呀!嗚嘩……」


平時甚少哭鬧的老么,因為這手推車,一天內哭了三遍,眼睛都哭腫了。


於是我提議,「不如媽媽替你跟手推車拍照,那麼你掛住它的時候,可以拿出來看看?」這方法勉強安撫了她的激動情緒,但到了約定交收的時間,她還是拒絕我的邀請,一起去送物件。


對方是一位手推嬰兒車的年輕媽媽,車裡坐著她的女兒,看上去只兩歲多。那媽媽接過玩具手推車後連聲道謝說:「其實女兒想要這些玩具車好耐,在表姐家玩過,但表姐跟她年紀差不多,有時不讓她玩。」那可愛小女孩,眼睛亮亮的,看見女兒的車,已經想要掙脫安全帶落地了。


「可否拜托你一件事?回家替我拍一張照片,好讓女兒知道,她心愛的玩具到哪裏去了。」年輕媽媽爽快答應了。我剛回到家,就收到她傳來的照片,第一幅是兩個哥哥替她裝嵌玩具車的情景,第二幅是小女孩推車的模樣,她還對著鏡頭舉起V字手勢呢!


我把照片遞給老么看,想不到,她那張西瓜嘴愈翹愈高,看見那小女孩的笑容,她都快樂起來了,這大抵就是分享的喜悅吧!自從那天起,她對於「Free物」再沒意見,有時甚至主動把舊物拿出來請我們Free出去呢!

(完)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