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環平民食堂】港女嫁斯里蘭卡人開地道餐廳 主打三小辣輕盈咖喱

假如給你一張世界地圖,叫你在五秒內指出斯里蘭卡的位置,你有信心做到嗎?

對斯里蘭卡你可能沒有印象,但提起錫蘭,相信很多人都有聽過她出產的紅茶,雖然如此,但大多人還是對她一無所知。斯里蘭卡仿佛是遙不可及的印度洋島國,但原來在香港,也可以嘗到正宗的斯里蘭卡菜。上環就有一間斯里蘭卡平民食堂,他們定價合理,只做十樣餸,一心想為香港打工仔帶來平價的斯里蘭卡味道。

於斯里蘭卡西海岸土生土長的Davenarayana Acharige Damesh Niroshan,多年前於日本進修時機緣巧合結識了香港女生Veronica,二人一拍即合,終於在2011年結婚並來港定居。Niro曾在不同本地餐廳任職廚師,到了兩年前終於決定自立門戶,與Veronica夫妻檔於上環永樂街開設斯里蘭卡餐廳Serendib,親手炮製地道風味家鄉小菜。雖然被上環傳統海味舖包圍,Serendib卻完全不顯得突兀,看他們夫妻與街坊的互動,反而感覺他們早就成為了上環風景的一部份。

「在上環,有很多人在辦公室上班,我們維持很低的定價,因為打工仔總希望慳錢。我們有午市套餐,只是得$60和$70兩個價位,有三、四個餐;至於晚市,大概一人消費是$120。」老闆Niro坦言。在香港,當你去到其他供應咖喱的餐廳,很多時候你要點咖喱和很多其他東西才行,加起來絕對不便宜;而在Serendib,一個$60元的午市套餐就可以解決口腹之慾。

「香港人特別喜歡試新東西,大家經常吃印度菜,和不同種類的咖喱,但就是沒有機會嘗試斯里蘭卡咖喱,因此定位在中價,那所有人都可以來試。如果有更多斯里蘭卡餐廳,我相信斯里蘭卡菜可以和印度菜一樣普及,因為斯里蘭卡咖喱真的很輕盈,也充滿各種風味,真的會流行起來。」說着說着,明顯看出Niro對家鄉菜有着無窮自信。

「如果我們以譚仔的尺度來計算的話,其實我們的牛咖喱、扁豆咖喱和綠豆咖喱會是三小辣,所以香港人是可以接受到的。」Veronica說。假如辛辣界的共同語言是譚仔。要讓香港人理解辣度,還是用譚仔尺度來計算最方便快捷。

為了確保食物質素,Serendib一般只供應十款菜式左右,然後他們會定期增減菜式,以保持食客的新鮮感。餐牌保持簡單,一來因為Serendib的人手就只有老闆夫妻檔二人,二來也因為老闆Niro對食物質素的堅持:選擇不必多,每樣菜做好便已足夠。

全香港大概有3000名斯里蘭卡人,相比起其他南亞裔族群而言絕對是少數。這3000人當中,絕大部份都是家庭傭工,其他就是如Niro一樣做一般的工作,如餐飲業、職業司機等等,但也有很多人是在銀行工作,這可算是香港和斯里蘭卡同樣曾為英國殖民地的一種微妙共通點。

「當我來到香港,我覺得有點像日本。例如香港感覺很乾淨,還有天氣、人們的工作態度等,一切都和日本很相似。香港一切都很方便,人都很親切,生活在香港很好。」曾經長期生活於日本的Niro,自然會將港日兩地比較起來,「不過,在某些地方仍會覺得自己是異鄉人,當香港人見到我,會以為我來自印度或巴基斯坦,所以想拒絕我。」

「當我和妻子出門時,警察不會查我的身份證,當我一個人出門時,我在遠處就知道警察想查我身份證,真的很想笑。有時我對妻子說我想扮逃跑。當警察捉到我時,問我為甚麼要跑時,我便可以說只是因為我想跑。我有身份證。」

被歧視的問題,對Niro而言可能已經習以為常了,他已習慣每月被警察查五至六次身份證,還可以笑言:「警察只是想保障市民安全。」,Niro亦謂,一旦大家知道他是斯里蘭卡人,通常態度都會有所轉變。反而,港人妻子Veronica卻對此有點憤憤不平。

「我剛剛和他拍拖不久,我也有和家人說我識了一個外國人,他們以為是皮膚白色的,但我說不是呀,他是斯里蘭卡人。他們就問是不是皮膚黑色的?我說又不算黑。」Veronica笑言。

「我家人是很開明的,他們覺得沒所謂。覺得總之女兒鍾意,他對我好就Okay了。其實我家人都很疼他,都很喜歡他。每次我媽媽煮東西,他都會衝入廚房問她在煮甚麼、是怎樣煮的。他很有興趣去學煮香港食物。他不是一定要食咖喱。」開明的態度,讓Veronica一家與Niro相處相當融洽,從來膚色都不應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障礙。

「因為我媽媽最擅長煮的就是麵豉蒸雞翼,有一次我們回家媽媽就說煮了這道菜,他就很緊張地問:『是怎樣煮的呀?你可不可以教我煮?』自從他喜歡吃這道菜之後,間中也會在餐廳和家中煮這道菜。』」Veronica笑言。在香港生活久了,Niro除了喜歡食香港料理,現在自己也大概聽得懂廣東話,甚至去餐廳也可以嘗試自己點餐。

「我喜歡吃蒸魚和米線。」Niro嘗試用他的廣東話表達,「我懂用些少廣東話落單,例如檸茶、奶茶。凍奶茶少冰。」

「我覺得香港像家一樣。」Niro說,「我很希望更多香港人認識斯里蘭卡,因為斯里蘭卡是個美麗的國家。」

對Niro而言,香港像家一樣。香港有很多地方都和日本、斯里蘭卡相似,而更重要的也許是社區的人情味,家庭中感受到的温暖,讓Niro覺得香港也是他的家鄉。

Serendib
上環永樂街148號南和行大廈地下2號舖

採訪:黃宇恒
攝影:麥志濠

Niro精心準備的斯里蘭卡秘製醬料一落,頓時香氣四溢。
Niro精心準備的斯里蘭卡秘製醬料一落,頓時香氣四溢。
Serendib地方細細,卻裝修得頗有異國風情,不少裝飾品都是由Niro夫婦二人從斯里蘭卡帶來。Niro身後就繪有斯里蘭卡人節日時會戴上的傳統面具。
Serendib地方細細,卻裝修得頗有異國風情,不少裝飾品都是由Niro夫婦二人從斯里蘭卡帶來。Niro身後就繪有斯里蘭卡人節日時會戴上的傳統面具。
Serendib老闆兼總廚Niro正專心烹調菜式。
Serendib老闆兼總廚Niro正專心烹調菜式。
Serendib老闆娘Veronica(左)及老闆Niro(右)。
Serendib老闆娘Veronica(左)及老闆Niro(右)。
兩夫妻合作無間,Niro在忙時,Veronica也會走入廚房幫忙。
兩夫妻合作無間,Niro在忙時,Veronica也會走入廚房幫忙。
Serendib招牌菜之一:怪味雞 Deviled Chicken $90,只在晚市供應。
Serendib招牌菜之一:怪味雞 Deviled Chicken $90,只在晚市供應。
Serendib招牌菜之一:怪味蝦 Deviled Prawn $90,只在晚市供應。
Serendib招牌菜之一:怪味蝦 Deviled Prawn $90,只在晚市供應。
Serendib招牌菜之一:炒薄餅 Kottu Roti 配雞咖喱,午市$70,晚市$90,份量略有不同。
Serendib招牌菜之一:炒薄餅 Kottu Roti 配雞咖喱,午市$70,晚市$90,份量略有不同。
Niro與Veronica和上環街坊相處融洽,一落樓便遇到不少熟客。
Niro與Veronica和上環街坊相處融洽,一落樓便遇到不少熟客。
午市結束後,Niro要清洗所有廚具,並為晚市做好準備。
午市結束後,Niro要清洗所有廚具,並為晚市做好準備。
廚房細細,五臟俱全。全店餐點,就是由大廚Niro在這個廚房中一手包辦。
廚房細細,五臟俱全。全店餐點,就是由大廚Niro在這個廚房中一手包辦。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