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樓行】港女移居杜拜 月薪8萬 唔使交稅!

蘋果動新聞

杜拜集土豪、奢侈、炫富於一身,當地阿拉伯人僅佔總人口一成,卻享有最上等的待遇,不單止有屋有地,同一職位薪水比外勞高出一、兩倍。不過,杜拜政府實施多項措施,包括免稅,以吸引外來勞工。杜拜就是靠這九成的外地勞工,將國家打造為中東經濟金融中心。在當地生活的港人宋揚(Phoenix)便是其中一員。

宋揚指,2012年因為工作關係來到杜拜,起初朋友認為「杜拜很有錢,在這裏工作就一定有數百萬年薪。」但她很謙虛指,自己從事酒店開幕前期的採購管理工作,現時薪水連津貼約8萬港元。

2009年香港經歷金融海嘯之後,不少酒店項目突然煞停。當時Phoenix在香港工作了五年,有感香港新酒店項目逐漸減少,機會不多,當時的公司將目光轉移澳門及內地,其後她亦跟隨公司調派杜拜。

嘆港人競爭力變弱

曾幾何時,香港為「亞洲四小龍」之一,港人的工作競爭力名列前茅。可是近年競爭力已遜色不少,世界經濟論壇(WEF)最新《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香港在全球排名第七,較去年下跌一級之餘,更被日本搶走亞太區排名第二的席位。

Phoenix也有感而發,「當年的港人,兩文三語的能力尚算不錯,雖然有時普通話不太好,但那種工作的態度十分強,可是幾年過去,在這裏的中國人英文水平急起直追,新加坡人更是多種語言都對答如流,可是港人卻變弱了。」

已在杜拜生活六年,Phoenix表示最羡慕的是,當地政府把最好的福利及政策,都留給當地阿拉伯人,不像香港。「當地阿拉伯人享有不少津貼,他們有土地、房屋,基本上出來工作的人很少,所以要聘請阿拉伯人工作,同一個職位,一定比普通人高出兩、三倍,這是國家提供給自己居民的一種特權。」不過她也欣賞杜拜的多元種族,公司裏的同事大部份都來自世界各地,工作機會平等,晉升的機會比較多,而且不用交薪俸稅。

提及杜拜工作文化,確與香港截然不同。在辦公室要注意的事項也很多,尤其是衣著,女性不可以無袖或者短裙,也不可以在公眾地方飲食。

最令人不適的是沙塵暴,記者前往的日子為最炎熱的8月,氣溫高達55度,Phoenix指,初來報到也不能適應這種炎熱天氣「天濛查查,已經維持了兩、三個月,空氣裏面很多沙塵。」現時跟丈夫買入當地一幢複式洋房,生活尚算不錯,首期付了四成,約200萬迪拉姆(約400萬港元)。

丈夫開店創業碰壁

不過,她的中國籍丈夫張思遠2015年在當地創業,開設雪糕及咖啡店就不算很順利,她指,香港承建商是提早完成,這邊是拖很久,後來還找不到這個人。原來當地開舖,工程延遲是平常事,而且在市區比較貴地段開舖,除舖租外,更需要繳交當地俗稱「key money」(一般在杜拜租商舖,須向業主於租約以外,另外繳付「押金」,雖說是「押金」,但即使租約期滿亦不會退還。)

張思遠表示,有朋友開火鍋店只付「key money」已經是500萬港元。思遠的第一間舖,因為位置一般,最後虧損幾十萬迪拉姆離場,他提醒投資者不要一味聽業主承諾的東西,要看位置及人流。

吸取上一次經歷,他現時在Business bay重張旗鼓,租金加上其他成本約2萬港元,現時每日生意額約500多迪拉姆(約1,000港元),由於天氣炎熱,進口的韓國雪糕還在等政府批文,預計到達後,生意額可能會達到1,000多迪拉姆(約2,000港元)。

宋揚與丈夫,於杜拜生活。
宋揚與丈夫,於杜拜生活。
港人宋揚2012年因工作來杜拜,並在此落地生根。(旁為其丈夫)
港人宋揚2012年因工作來杜拜,並在此落地生根。(旁為其丈夫)

記者︰吳美茸
攝影︰王心義
剪接:張嘉富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