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矮小症情侶的快樂之道 無懼別人目光「愛,就要走下去」

蘋果動新聞
30多歲遇上對方,在小人國長大的江仔(左)和Katy只想着單身度日,直至在大尾督遇上對方。
30多歲遇上對方,在小人國長大的江仔(左)和Katy只想着單身度日,直至在大尾督遇上對方。

第一次接觸江仔,他首先發來一段他和女朋友Katy在日本旅行的片段。鏡頭前面看到,同是矮小症(同稱侏儒症)的兩人,因為酒店插頭太高,無論跳得多高也好,都無法插上拖板。忽然,江仔走上前跪在地上,示意讓Katy站上去插上拖板。

旁人眼中的不便,在他們身上,常常轉化成快樂的玩意。他們笑說,這個是矮小症患者的日常,旁人未必理解,只有他們才有機會享受這種甜蜜。

「當然我不會踩在Katy身上……」鬼馬的江仔還未講完,Katy在旁霸氣回答:「你敢?」兩人相視而笑,難怪身邊的朋友都說,很羨慕這對同路人。

拍拖兩年,但兩人當初決定走在一起,其實充滿了掙扎。

同路人走在一起 曾害怕別人目光

「最初Katy的想法是覺得自己已經矮 ,伴侶又是矮的,在街上會很矚目,很擔心別人的目光。」江仔說道。「我一直以來都是單身的,雖然有幻想過會和正常人拍拖,覺得他們可以照顧到我們,但又會覺得正常人為甚麼會選擇我呢?要揀都揀個正常女孩子。」Katy說。單身從來都是她的首要選項,在愛情路上向來奉行「不投入,不受傷」的原則。後來,兩人在矮小症患者的互助會活動相遇,Katy笑說,所有的「單身」理論一點一點地被江仔瓦解。

兩人首次在大尾督的單車活動中相見,愛好運動的江仔被同樣獨立好動的Katy吸引。「矮小症患者很少像我們一樣喜歡運動,而且我踩得很快,只有她追到我。」見我們毫無反應,江仔鬼馬一笑,語帶雙關又重複說:「只有她才追到我!」Katy忽爾回過神來,立刻澄清:「是你追我的!」他們笑稱,那天兩人拋離「步伐很慢」的隊友,聊了很多有關大家的話題。江仔心思不在單車上,總是思考「不如主動出擊?」,但其實Katy早就猜中,卻一直不敢接受。

男方說服 「愛就要行落去」

江仔知道女孩心思,思前想後,決定跟Katy談談。「我跟她說,『有時候不能顧慮那麼多,愛對方就要走下去,我們不能一直活在別人的眼光中。」江仔說道。Katy最後決定鼓起勇氣一試,兩人最終走在一起。事過境遷,江仔笑言,第一次與Katy拖手走到街頭上,暗自怕遇上歧視目光。不過,最終竟出乎意料地,不同陌生人走上前和他們握手、祝福他們,他們笑說自己就像明星,「只欠一個保鏢!」

受別人祝福 兩人同居相處有磨擦

拍拖兩年,兩人開始一起生活。相見好,同住難,總有矛盾發生。問兩人對方有甚麼『難頂』的地方,Katy頗勞氣地說:「有時候他太執着了,明明跟他講可以這樣做,他總是愛走一條難走的路」。

Katy口中講的是,她曾經申請過港鐵殘疾人士車費推廣計劃,但失敗告終,江仔後來想申請計劃,她便開口提醒,但江仔卻不聽勸告,堅持要申請。

江仔說 :「我不是貪圖任何津貼,而是我真的有需要,一般人走50步,我們走100步。可能你覺得我們可以坐的士,但真的很貴啊!」,「很多人都告訴我不行,但為甚麼不行呢?原因是甚麼?可以改嗎?」。

事實上,由於矮小症的下肢發育較不理想,容易形成「O形腳」、提早關節退化等問題,所以日常生活中,即使好動如江仔和Katy,年紀漸長,依賴交通工具的機會就更多。不過,矮小症在傷殘人士中屬於灰色地帶,醫生要視乎個人實際四肢等活動情況,才能判別是否合資格申請傷殘津貼。因此有部份矮小症病人能獲得津貼,有部份不能。而乘車優惠因為與傷殘津貼掛鉤,所以即使江仔和Katy只欲申請交通津貼,但都不合乎資格。

「很多事情我都想親身去找尋答案,不親身走過你是不知道結果的。」江仔說,身高比常人矮,別人總跟他說「你做不到,算罷啦」,年輕時,他也覺得自己力有不逮、能力欠奉。「但可能過了30歲,開始厭倦這些說話,會思考別人口中的『不行』是否真的代表自己沒有能力?」

年過30歲不顧旁人目光 「想自己尋找答案」

打開手機,江仔WhatsApp的狀態是:「我已經過了因為別人看法而憤怒的年紀。」他說,30多年來,再難聽的說話已經聽過,從現在開始,他想走自己的路,儘管身邊人覺得他很執着。

「以前最難受的是,有高年級的同學會走過來,甚麼都不講,就在胸口比一比手勢(示意他高度只到胸口」,直到現在有時候小朋友童言無忌,他不放在心上,但有時候大人在背後也議論紛紛,令他相當無奈。

我問他,別人叫你們「侏儒」會難受嗎?他思考了幾秒道:「以前或者會,但可能我習慣了,我真的是(侏儒),現在可能會搶着認」但幽默的他不忘補充:「但最好叫我靚仔,因為我真的是。」說罷,他又哈哈大笑。

愛小孩 兩人做義工彌補不生育遺憾

兩人同愛小朋友,但早已決定不生育。因為他們知道兩個矮小症患者生下來的小孩,有七成機會以上會是患者,「生下來,即使他們不是(矮小症),一樣會有同學問『為甚麼你的父母這樣矮,你這樣高?』,孩子一樣難受」。江仔說,所有的情景他都想像到,因為這不過是同路人之間共有的經歷。

現時他們每星期會做義工服務,和同是矮小症小朋友玩敲擊樂,除了想支持小朋友共同度過難關外,亦想讓小朋友的父母放心,提供更多的支援。走入義工中心,一班小孩活潑走動,江仔、Katy以及幾位同是矮小症的成人朋友夾在中間,氣氛非常熱鬧。我和攝影師彷彿走入小人國之中,被他們拉着一同玩樂。差異讓這群誤入大人國的小矮人流血受傷,Katy和江仔選擇用愛填補,沒有小孩是一種遺憾,但江仔和Katy說:「如果這個遺憾對小朋友是好的,我們何必勉強?」

有人說沒有小孩的婚姻是一種不完美,但在小人國的世界中,有愛就是完美。別人眼中的不完美,在他們身上都是一種快樂。手短、腳短?江仔如是說:「自從認識Katy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我可以穿得下童裝衫,以前總是買大人衫,但改完其實都不太合身。」他笑說自己捱貴衫多年,而這些小幸福,我們無福消受。

記者:袁志敏
攝影:潘志恆、張志孟、蕭志南

Katy矮做義工,與江仔一起後索性拉他一起參與,希望陪伴同樣是矮小症的小朋友成長。
Katy矮做義工,與江仔一起後索性拉他一起參與,希望陪伴同樣是矮小症的小朋友成長。
每星期他們都會與小朋友和導師參與敲擊樂練習。
每星期他們都會與小朋友和導師參與敲擊樂練習。
兩人熱愛運動,自然一拍即合。至於誰做主動,只能說「公有公說,婆有婆說」。
兩人熱愛運動,自然一拍即合。至於誰做主動,只能說「公有公說,婆有婆說」。
江仔豪爽,遇上愛太陽但怕曬的Katy,唯有乖乖塗防曬品。
江仔豪爽,遇上愛太陽但怕曬的Katy,唯有乖乖塗防曬品。
兩人現時同居,方便生活,裝修貫徹小人國特色——「小小的」。
兩人現時同居,方便生活,裝修貫徹小人國特色——「小小的」。
在小人國中,有個好處,大家都長不大。小朋友和大人,誰來定義?
在小人國中,有個好處,大家都長不大。小朋友和大人,誰來定義?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