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射燈】防鼠擋安裝失當老鼠公屋亂闖

東方日報 OrientalDaily
李婆婆指,老鼠經常爬入其單位偷食,她只好常備老鼠膠自救。
李婆婆指,老鼠經常爬入其單位偷食,她只好常備老鼠膠自救。

防鼠擋安裝失當,公屋老鼠通邨走。公屋鼠患問題嚴重,房屋署早前於多條公共屋邨安裝防鼠擋,惟有專家指安裝方法失當,防鼠效用成疑。石硤尾大坑東邨的防鼠擋「裝啲唔裝啲」,未能覆蓋所有喉管,導致老鼠有機會沿喉管爬進低層單位;何文田愛民邨防鼠擋安裝位置不當,令一樓住戶飽受鼠患困擾;長沙灣幸福邨由落實安裝防鼠擋至完工拖延半年,更只涵蓋部分喉管。有區議員批評房署轄下並無蟲鼠組專家,只聽取食環署的免費意見,令防鼠擋成效有限。

「真係畀老鼠搞到瞓都瞓唔到。」愛民邨不少居民長年飽受鼠患困擾,其中居住三十年的居民譚女士表示,三年多前發現家中出現鼠患,家中衣服、食物、盆栽等不時被老鼠噬咬,入睡後亦曾被老鼠咬傷,老鼠更於其家中築「竇」。她又稱家中一向整潔,甚少煮食,認為鄰近屋邨食肆和露天街市衞生差劣,才招致老鼠來襲。她過去多次向房署抗議滅鼠不力,惟該署反指摘她家中雜物多成老鼠溫床。

安裝位置出錯低層住戶硬食鼠患

房署近年陸續於愛民邨康民樓、頌民樓、昭民樓等安裝防鼠擋,惟安裝位置不一。現場所見,康民樓的防鼠擋安裝於一樓和二樓之間,老鼠沿水喉爬至近二樓,去路會受阻,一樓住戶因而「硬食」鼠患。香港蟲害控制從業員協會會長梁廣源指,防鼠擋應該安裝於老鼠源頭的起點才有效阻截其去路,以上情況老鼠仍有機會進入一樓單位。此外,敦民樓防鼠擋雖安裝於一樓以下,卻安裝在懸空的石油氣喉上,喉管根本未有連接地面和簷篷,梁指老鼠正常無法爬上石油氣喉,防鼠擋實屬多餘。

涵蓋範圍不足工程拖半年歎慢板

「裝個防鼠擋都要半年!」幸福邨同樣鼠患重重,有三十五樓居民一夜間用老鼠膠捉到四隻。民協社區統籌主任徐溢軒批評,房署經常將責任推卸管理公司,又聲稱無收到鼠患投訴;即使安裝防鼠擋亦「歎慢板」,由去年九月鼠患高峰期落實安裝,至今年三月工程才完工。他指防鼠擋「裝啲唔裝啲」,只於污水渠安裝,食水喉則未有安裝,問題未見改善。「裝咗防鼠擋一樣咁多老鼠!」居住福日樓低層單位的李婆婆指,老鼠經常爬入其單位偷食,她只好常備老鼠膠自救。

大坑東邨鼠患同樣嚴重,老鼠白晝橫行,夜闖民居,令居民不勝滋擾。一四年底,房屋署陸續為屋邨大廈外牆安裝鐵片形狀的防鼠擋。然而,有關防鼠擋只安裝於大型的污水渠上,同樣連接一樓簷篷的細型水喉則未有涵蓋,令老鼠有路可循,成一大漏洞。

房署:防鼠擋設計經慎重考慮

「要全部(喉管)裝晒先有用,唔係邊個投訴就裝邊度。」香港蟲害管理學會主席陳澤森指,防鼠擋應安裝在大廈外牆所有連接簷篷的喉管,阻截老鼠去路,假若其中一條喉管出現缺口,防鼠效果即大大降低。

梁廣源則認為屋邨外牆太多管道裝置,即使安裝防鼠擋,老鼠仍有機會從其他途徑入屋;防鼠擋只淪為「裝飾」。他建議將資源投放於改善環境衞生,於適當位置使用老鼠藥,成效會更顯著。

房署發言人回覆,大坑東邨及愛民邨的防鼠擋工程分別於一四年底至一五年初,以及一六年底至一七年初安裝。防鼠擋的設計經過慎重考慮,該署會邀請食物環境衞生署造訪和提供專業的防鼠建議;而平均每個防鼠擋物料費用約為七百五十元。

/文:專案組

譚女士近四年來飽受鼠患問題困擾,家中常備老鼠籠和老鼠膠。
譚女士近四年來飽受鼠患問題困擾,家中常備老鼠籠和老鼠膠。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