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日籍】為足球做港人 中村祐人:如果香港死 我一齊死

蘋果動新聞

2009年赴港追尋足球夢的中村祐人,而香港亦從「異鄉」變成兩人的「家」。為了足球及香港,這位現時效力傑志的31歲中場放棄日籍並積極融入香港社會,雖然辛苦,但他卻自得其樂,無怨無悔。
記者:禤家民、蔡明孝、許嘉明

「滴水之恩,湧泉相報」這句說話,正好用來形容中村祐人跟香港的關係。香港三次給予中村機會,讓這位原為日籍的足球員能夠延續職業生涯,他上月更正式入籍香港,希望能為這片彈丸之地的球壇作出貢獻。中村續指沒有轉回日本國藉的打算,更說自己跟香港的命運連在一起:「假如香港死了,我便一同去死。(If Hong Kong die, I die.)」

出身浦和紅鑽青年軍的中村透露,為展開職業生涯曾到日本的浦和紅鑽、大宮松鼠、新潟天鵝、湘南比馬等球隊試腳,可惜全部失敗收場。2009年在經理人的勸說下,終決定赴港加盟天水圍飛馬延續足球生涯。雖然他及後轉投葡甲樸迪莫倫斯,到10/11球季重投飛馬,之後再加盟公民。這段經歷,亦於中村心下埋下轉籍成為香港人的種籽:「我在日本未能成為職業足球員,但香港三度給予我這個機會,我亦為之感恩。在第三次(加盟公民)的時候,我便下定決心,要為香港足球作出貢獻。」

中村之後輾轉效力南華、黃大仙、和富大埔,並於今季加盟傑志。他上月13日在社交媒體上載手持香港特區護照的相片,並向球迷宣佈喜訊:「Finally我係香港人!」他正好填補徐德帥因傷退隊的空缺,在16日首披港足戰衣,在國際友誼賽作客印尼,兩軍最終以1:1打成平手。首次出戰國際賽的中村在步出球場時,一度感觸落淚,他坦言這是言語難以形容的感覺:「當我聽到國際足協(FIFA)的出場歌曲,然後再看到香港區旗,便有種感覺從心底湧上來,我很難去解釋這種感受。」

日本人普遍有一種強烈的歸屬感,印上「菊花紋章」國徽的護照,更是他們的身份象徵。當中川決定放棄日本國籍亦惹來不少質疑,在其社交媒體更有人說「你是香港人、中國人,不要再回日本」、「你在香港踢球,就不要碰日本的足球」等說話。所幸中村轉籍得到父母的理解,亦得到妻子的支持:「不論我是香港人,抑或其他國籍,我仍是中村祐人。」面對一切負面聲音,中村成為香港人的決心卻不曾受到動搖,他笑言喜歡香港及喜歡香港足球,已是轉籍的最強理據:「這是我的人生,我不用在意旁人的看法。」身旁的妻子萌加則笑着補充:「他很享受在香港的生活。」

人生不免有高低起伏,中村在香港亦非一帆風順,他透露於2016年離開黃大仙後,曾有兩個月都找不到球會落班,令他一度生出放棄繼續成為職業球員的念頭,「那兩個月很難過,曾想過放棄踢球,但我仍想留在香港。」所幸中村能堅持追夢,並於同年七月獲和富大埔提供一紙合約,能繼續於綠茵場上作戰。中村坦言沒有轉回日本國藉的打算,更說自己的命運已跟香港連在一起:「假
如香港死了,我便一同去死。」

上月中村取得香港特區護照並獲補選入港足大軍名單,在上月16日作客印尼的國際友誼賽首度為港披甲的中村直言,今季目標是為傑志贏得冠軍,他表示:「至少我要在傑志有好表現,才可以爭取港隊資格吧。」

31歲的中村直言自己正值當打之年,距離退役亦有一段長時間,他亦希望像日本足壇「長青樹」三浦良知一樣,年逾50仍有力披甲上陣:「當我是小孩時,他便是職業球員,到現在仍有力作戰,這令我感到驚訝。希望我能像他一樣,到5、60歲仍能踢球吧。」至於掛靴後有何打算?中村笑言:「希望我能在香港擔任教練,不論教職業或青年隊都好,我希望繼續為香港足球作出貢獻。」反正他這輩子就是不願離開足球,也不願離開香港。

中村祐人(右)與太太中村萌加。
中村祐人(右)與太太中村萌加。
中村上月更正式入籍香港,希望能為這片彈丸之地的球壇作出貢獻。
中村上月更正式入籍香港,希望能為這片彈丸之地的球壇作出貢獻。
中村指沒有轉回日本國藉的打算,更說自己跟香港的命運連在一起:「假如香港死了,我便一同去死。」
中村指沒有轉回日本國藉的打算,更說自己跟香港的命運連在一起:「假如香港死了,我便一同去死。」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