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台灣家】移民後回港有感

一份大快活的早餐,簡直是對移民後的人的一份心靈慰藉。(蘋果日報)
一份大快活的早餐,簡直是對移民後的人的一份心靈慰藉。(蘋果日報)

今年是我們移民台灣後,第二次一家人回港度過農曆新年,到了香港機場下飛機的一剎那,是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身邊突然好像充滿了趕時間的人,走路爭分奪秒,臉上沒有笑容拖着行李一直往前衝,這,就是香港。

拿起熟悉的八達通,踏上機場巴士,看着遠處的青馬大橋,似曾相識,彷彿是上一世紀的回憶。這次一家人回港八天,因為香港的娘家和奶奶家空間有限,我和老公就只好一人帶一個孩子,各自睡在「娘家」的梳化上度過這八天。

小兒子:個個屋企個廁所咁細嘅?
把行李安頓好後,我們便立即出動四處覓食!這段日子中,我們最掛念的便是香港很多熟悉的美食,一碗魚蛋河加腩汁、脆皮燒鵝、街頭燒賣魚蛋、煎釀三寶、車仔麵和最令我牽腸掛肚的譚仔「實小辣勿演」米線等,我猜對於很多移民離開香港的人來說,人在異鄉時,都特別掛念那種家鄉熟悉的味道,我們人在台灣時,都不知道有多少個晚上想起這些香港美食,想得快要瘋了,以前天天在身邊的食物我們不以為意,現在才體會到很多東西的出現都不是必然的。

晚上我帶着小兒子回娘家,在替他洗澡的時候,他天真的問我:「點解個個屋企個廁所咁細嘅?點解婆婆屋企得一層?無二樓同三樓嘅?」這不是因為我們的孩子嬌生慣養,他這樣一問,其實是真正反映了香港和台灣兩地那天淵之別的居住環境。香港的確有她的便利和先進,尤其是有錢傍身,吃喝玩樂應有盡有,但就惟獨是居住空間狹窄。在香港一家四口住在一千呎的家已經算是很了不起,但在台灣,真的是租香港劏房的價錢(六、七千港元),就已經夠我們租一間三層三千呎大屋,屋內還有自己的私家電梯,門外更可泊兩台車,這種居住環境,是從小在香港長大的我們,連做夢也不敢奢想過可以住到的大屋。原來當我們離開了香港才發現,生活在很多香港以外的地方,這種生活空間往往都是來得理所當然,也讓我們驚覺,香港那近乎瘋狂的狹窄空間和急速步調,彷彿是城市人用金錢、生活便利和繁華抵押回來的紙醉金迷。

八天吃喝玩樂 放不下的是掛念
移民台灣後回到這個熟悉的家,感嘆着這裏一切人和事的轉變,百般滋味在心頭。回港八天後,幾乎把要吃的東西吃過,想見的親朋好友努力相約見面,大人也和小孩日夜吃喝玩樂,五大件行李中載着一堆香港零食回台灣,離開前心中稍有放不下的,就只剩下對香港親友的掛念。

從那個家回到這個家,在這兩年中的每一次回來,就更讓我們明白,我們想要的是怎樣的生活,哪裏才是適合我們繼續走下去的地方。每一個人追求的東西可以很不一樣,有些人視為瑰寶的東西,窮一生精力追求,然後自得其樂,但在有些人眼中卻視之如無物,甚至是敬而遠之。人生,本來就是你有你的快樂,我有我的生活罷了。

撰文:Cass(King Kong 媽媽)
80後爸媽,兩年抱兩後,做了全職爸媽陪伴孩子成長,2017年5月舉家移民台灣,重新出發,帶着孩子找另一片新天地!

曾幾何時,我們在香港的生活也為了多爭一吋生活空間而拼了命。
曾幾何時,我們在香港的生活也為了多爭一吋生活空間而拼了命。
與喼汁和辣椒油一起吃的牛肉燒賣,在台灣有錢也吃不到!
與喼汁和辣椒油一起吃的牛肉燒賣,在台灣有錢也吃不到!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