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羽飛專欄.與童同行】家長日的獎盃

木羽飛專欄作家

剛過去的周末是女兒小學的家長日。對於很多小學生而言,家長日是死期,老師當着孩子的臉向家長遞上成績表,連隨的往往是連番數落……「身陷火海」的孩子在大人臉前愈縮愈小,父母的臉則愈來愈紅,於是,家長日當天,火山爆發彼彼皆是。

女兒的小學卻有截然不同的風景。像今趟家長日,步出課室的父母,手裏除了成績表外,都拿著一台珍貴的木製獎盃。

那獎盃不是孩子的成就,而是父母的榮譽。原來,家長日前夕,老師跟孩子一起秘密地設計了一台獎盃給自己的父母,留待家長日當天,由班主任親手送到家長手中。(這學校的傳統,家長日是不用帶孩子來旁聽的,我一直認為這是對孩子最起碼的尊重。)

我們接過女兒精心設計的獎盃,上面寫著「勇敢之獎」和「友善之獎」,心都融化了,這是人小兒對爸媽的肯定。這些獎盃,不知澆熄了多少怒火。只見當天家長朋友們紛紛在臉書和IG上載獎盃的相片分享喜悅,有的獲封為「最有耐性的媽媽」、有小男孩用彩虹字寫上「爸媽,我長大後要照顧你們……」平日沒說出口的窩心話,都或寫或畫的躍然獎盃上了。很多家長都說,「接過獎盃,我的眼淚都忍不住了。」

這學校的家長是幸福的。家長日的感動,我們經歷豈止一次?女兒製作的心意小咭,我們至今還放在皮包裏。又記得有回見家長後,班主任分給我們兩張小咭,請我們寫上鼓勵說話,然後偷偷的放在孩子班房的信箱裏。孩子們翌日回校打開信箱,都驚喜得呱呱大叫。正正是這些微小卻窩心的安排,讓我們黏得更緊,更明白對方的心意,也對師長心存感激。

常說學校本該是個充滿愛的地方,卻無奈地許多學校近年都淪為了壓力艙。女兒的學校,在許多家長眼中,是難得的樂土。

忘了告訴你,她唸的是浸信會沙田圍呂明才小學,就是這半年來傳媒及教育局口中的「違規學校」。是的,你看到的,你聽到的,跟我們多年來親身感受到的,其實很不一樣。經歷許多風波後,我依然相信,這是一間不可多得的學校,因為這麼多年來,它確實用愛滋養了無數家庭,也灌溉了很多年輕生命。

 

文:木羽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