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中心.專訪】港被評最自由經濟 赫恩:壟斷嚴重 難理解評分

蘋果動新聞
赫恩指出,在香港最常見的是「雙頭壟斷」(Duopoly),「不是萬寧就是屈臣氏,不是惠康就是百佳。」
赫恩指出,在香港最常見的是「雙頭壟斷」(Duopoly),「不是萬寧就是屈臣氏,不是惠康就是百佳。」

美國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連續25年將香港列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讚揚香港有良好的營商環境。香港同時貧富差距嚴重,2016年的堅尼系數,更創出45年來的新高。對於香港被評為最自由經濟體,赫恩感到難以理解。她認為,指數明顯沒有把「產業壟斷」納入參考。

赫恩又稱,港府取締民族黨,《金融時報》亞洲新聞主編馬凱工作證不獲續期等,反映思想和交流自由受到限制,而思想審查只會窒礙創新。

赫恩指出,在香港最常見的是「雙頭壟斷」(Duopoly),即是主要市場份額由這兩名主要競爭對手佔據。她舉例,怡和及和記黃埔,擁有市場上各式各樣的品牌和店舖,由個人用品、食肆、至地產,市民只是看似選擇眾多,但「雙頭」要加價時,消費者也無可奈何。

「不是萬寧就是屈臣氏,不是惠康就是百佳,」她說,「連供電也是這樣,住在九龍只有一個選擇,住港島的就由另一間包辦。」

港常見雙頭壟斷

「當市場只有兩個競爭對手,他們會較易根據彼此的價格變化作出協調,不是直接勾結操控,但惠康或百佳貨品價格,並沒有太大差距,因他們知道,你們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幫趁其中一間。」

赫恩認為,無論是在美國、香港還是其他地方,官商過於密切,政府決策上傾向偏坦商界,對大眾不利,香港貧富懸殊嚴重,以及樓價居高不下,均顯示政府並未有把市民利益放在第一位。

沒有普選的香港,與有民主選舉的美國,政制上自然有天淵之別。赫恩認為,自由的政制,與具競爭力的自由經濟互有關連,近乎一不離二,更能互相強化,書中亦稱「自由是資本主義必要的元素」。

「我認為若沒有真正的經濟自由,很難同時擁有政治上的自由,而兩者是相輔相成的。」赫恩以戰後德國重建為例。二次大戰後,美國發現納粹德國戰時的效率,源於政府把國內工業合併,以便輕易調動資源。美國助德國重建,首要工作是鼓勵企業,重新展開競爭,因為美國相信,經濟上能作自由競爭,有助建立政治民主制度的基礎。

官商關係緊密的地方,如美國和香港,她認為政府要擔起監管私人大集團的角色,以防商界勢力伸延至政界,成為主導力量。

取締民族黨 赫恩:思想審查窒礙創新

去年港府取締香港民族黨、拒續發工作簽證予《金融時報》編輯馬凱等事件,去年年底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表報告,批評北京干預香港內部事務,更建議國會檢討將香港和內地視為兩個獨立關稅區的政策。

赫恩稱,事件反映思想和交流的自由受到限制,她認為無論放諸哪裡,思想審查和只容許某些觀點是「十分危險」,就如過去許多偉大的科學發現,被教廷和政府視為離經叛道而受打壓,對思想自由設限,是會窒礙創新發展。

她又稱,高度集權的政府如中國,近年鼓勵國企介入私人市場,實際上不單窒礙創意,更令更多想創業的人卻步,情況如同受大企業壟斷美國和加拿大。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