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專欄.三文治】日皇年號親民而失王風

陳雲專欄作家
日本公佈新王登基,將改元「令和」
日本公佈新王登基,將改元「令和」

年號是授民以時,正朔之所繫也。日本是東亞唯一保存王朝威儀及年號的國家,日本改元,華人社會為他國年號而議論紛紛,是有苦自家知。四月一日,日本公佈新王登基,將改元「令和」。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總理大臣官邸公布新年號,將於五月一日太子德仁繼位後採用。典故出自日本古詩集《萬葉集》,不再跟隨過往採用華夏五經(偶然用史書)取年號的傳統,正式脫離華夏,自立正統。華夏五經乃周朝經典,在漢朝以五經博士之制度奠定,隋唐之後以科舉保證其傳頌,民國之後以國學奠定其地位。

天道有四季,人間有《易經》、《書經》、《詩經》、《春秋經》,如四季之生、長、收、藏,呼應春夏秋冬四季,禮記、樂記雜於其中。天道授人以時,聖人授民以經,這是華夏的天人之道。日本過去用華夏經典,承接華夏神道庇護,現在放棄,以日本詩經《萬葉集》另立經典,是自立王道,也開出新的日本。至於國運如何,大家拭目以待。好壞如何,我不置評。只是用粵語雅言一句回應:好行。北方話是一路好走。

日本採用一世一元的年號制度,君王不在中間改元。現時的元號「平成」出自《書經》及《史記·五帝本紀》,「昭和」則出自《尚書》,「大正」及「明治」都來自《易經》。「令和」出自日本經典詩歌集《萬葉集》詩句「初春令月,氣淑風和」。全文描述士人宴遊之樂:「天平二年正月十三日,萃于帥老大伴旅人之宅,申宴會也。于時,初春令月,氣淑風和。梅披鏡前之粉,蘭薰珮後之香。加以,曙嶺移雲,松掛羅而傾蓋,夕岫結霧,鳥封穀而迷林。庭舞新蝶,空歸故鴈。於是,蓋天坐地,促膝飛觴。忘言一室之裏,開衿煙霞之外。淡然自放,快然自足。若非翰苑,何以攄情。請紀落梅之篇,古今夫何異矣。宜賦園梅,聊成短詠。」

《萬葉集》以漢字記錄日本古詩,詞序用日文語法,但此句則明顯是用華夏雅言書寫,前兩句仿照《禮記》筆法,有漢朝平和或平庸風格,後兩句卻有魏晉六朝綺麗萎靡之氣,承接《楚辭》蠻野不正之風,而且詞句之景物對仗生硬,在華夏詩禮之國屬於打油詩、科舉落第文人戲作之流。日本好想脫離華夏,但選此詩句,卻是證明其蠻野不正的華夏文化藩屬本色。要脫華,不是這樣脫的。日本是脫衣的脫,不是脫胎的脫。

「令月」出自華夏禮經 《儀禮·士冠禮》:「令月吉日,始加元服,棄爾幼志,順爾成德,壽考惟祺,介爾景福。」漢人鄭玄注:「令、吉,皆善也。」令月就是吉月的意思,令和就是在春天吉月的時候,天氣正而和。這符合以日本古詩集改元之意,卻不符合五月初夏之節氣。且以春詩立元,只求一時一月之苟安,不合日本君王萬世一系之大用。該詩歌序言寫文人宴遊之了,有與民同樂之意,然而君王不宜以士大夫的氣象為年號,「令和」親民有餘,王道不足,可見今時日本文官的氣魄不及以前。日本王室似乎也像娶了離婚婦及黑人王妃的英國王室一樣,面臨開放過度而人民無所適從。

-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