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遊行最終章?那一部流動的港人民主抗爭史

·10 分鐘文章

(本文最後更新時間為2021年7月1日中午12點。)

今年七一,是香港主權移交24周年,亦是中國共產黨建黨一百周年的日子。在香港,走上街頭,不少鐵欄、街燈,甚至電車與巴士都披上一襲紅衣,歌舞昇平,而另一邊,這或許也是18年來,香港第一年沒有市民上街遊行的七一。

港區國安法於2020年6月30日深夜11時正式生效,今年亦是國安法生效後的第二個七一,無論是去年抑或今年,香港警方均以疫情限聚為由,反對申請團體舉辦遊行。

在召集人入獄、組織屢被威脅取締之後,多年來一直負責籌備七一遊行的民陣早前宣布,今年不會向警方申請舉辦遊行。民陣臨時召集人鍾松輝說,連續申請了十七年遊行的民陣現在被警方當成「非法團體」,相信難再合法舉辦任何活動。此後,社民連、天水連線及守護大嶼聯盟等3個團體希望接棒申辦七一遊行,均被警方以防疫為由,發出反對通知書。三個團體表示極度遺憾,表明不會宣傳和組織遊行,籲港人七一當日穿黑衣表達不滿。

今日的香港,一邊普天同慶,一邊嚴陣以待。6月30日,警方已經在金紫荊廣場及會展附近,部署大量警力與水馬,應對突發事件。7月1日早晨,反恐特勤隊與軍裝警員,亦在人流眾多的港鐵站部署巡視。一條信息也不能放過。6月29日,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於在社交媒體轉載「七一維園見」圖片,又加上hastag「#全民黑衫」及「#圖不是我的」,其後刪帖。30日,她繼六四案後再被拘捕,警方正式落案起訴她「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行。警方表示,早前有團體提出在7月1日舉行公眾活動,但警方已禁止,又留意到有人在網上社交平台作相關宣傳及呼籲,調查後懷疑案件與鄒幸彤有關,故將她拘捕。

對很多港人而言,七一遊行原是匯集不同公民流派的大平台,小眾與大台偶爾共存、偶爾角力的熔爐,也是大眾政治參與度的陰晴計。過去民間流行說香港「三日一遊行,五日一示威」,政治團體和訴求一樣零散,而七一正是集合零星訴求,民間總動員的大日子。

2003年,香港沙士SARS疫症爆發,政府推動《基本法》廿三條立法。民陣以「反對23 還政於民」為主題,第一次舉辦七一遊行,並宣布遊行人數達50萬。數天後時任行政會議成員田北俊辭職,自由黨倒戈反對倉促立法,隨後政府宣布無限期押後草案二讀,並最終於同年9月初撤回草案。
2003年,香港沙士SARS疫症爆發,政府推動《基本法》廿三條立法。民陣以「反對23 還政於民」為主題,第一次舉辦七一遊行,並宣布遊行人數達50萬。數天後時任行政會議成員田北俊辭職,自由黨倒戈反對倉促立法,隨後政府宣布無限期押後草案二讀,並最終於同年9月初撤回草案。
2003年的七一大遊行,很多參加者均帶同標語、貼紙,高叫反對23條口號及其他不同訴求,如要求董建華下台、官員梁錦松、葉劉淑儀辭職、加快民主步伐等。
2003年的七一大遊行,很多參加者均帶同標語、貼紙,高叫反對23條口號及其他不同訴求,如要求董建華下台、官員梁錦松、葉劉淑儀辭職、加快民主步伐等。
2004年,人大常委會第二次釋法修訂政改的程序,由原來的「三部曲」更改為「五部曲」,加入港府就著是否需要修改選舉辦法,向人大提交報告並獲確定的條款。民陣則以「爭取07 08普選」為主題,呼籲市民身穿白色衣服參與七一遊行,途中有人高舉董建華下台,以及要求落實普選的示威標語。
2004年,人大常委會第二次釋法修訂政改的程序,由原來的「三部曲」更改為「五部曲」,加入港府就著是否需要修改選舉辦法,向人大提交報告並獲確定的條款。民陣則以「爭取07 08普選」為主題,呼籲市民身穿白色衣服參與七一遊行,途中有人高舉董建華下台,以及要求落實普選的示威標語。
200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十週年,時任天主教香港教區樞機陳日君首次參與七一遊行,民陣指遊行人數達6.8萬人。雖然大會的遊行主題是「爭取普選 改善民生」,不過遊行人士亦有表達不同的訴求,包括要求平反六四事件、改革副學位課程、公平調整教師薪酬等。
200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十週年,時任天主教香港教區樞機陳日君首次參與七一遊行,民陣指遊行人數達6.8萬人。雖然大會的遊行主題是「爭取普選 改善民生」,不過遊行人士亦有表達不同的訴求,包括要求平反六四事件、改革副學位課程、公平調整教師薪酬等。

歷年七一遊行,民陣雖為遊行主辦方,不過,遊行隊伍通常並不只有一種聲音。民陣近五十個構成團體中,有溫和有激進,也有部分宗教團體和慈善團體。多年來,七一前夕,民陣會和不同團體開會討論七一遊行主要口號和訴求,而在這個大口號之下,各團體參與七一遊行時,也會高舉自己的口號和橫額。

多年七一大遊行中,較政治化的有「爭取普選」、「撤回惡法」,有時則更著重民生和社會公義,諸如「打倒地產霸權」、「改善民生」等等。

每到集合時分,眾人先齊聚維園,再由民陣負責領隊。尾隨其後的有各大泛民政黨、團體及一般市民,也歡迎人們沿路加入,活像一個街頭巡遊。各方人馬常有自製道具和標語,務求吸睛破格,贏得鏡頭青睞。

2009年,民陣發起七一遊行,途中有遊行人士拉起一幅巨型的彩虹旗幟,宣揚同志平權。當日雷曼苦主大聯盟亦發起遊行至舊政府總部,途中高呼「曾蔭權下台」和「雷曼未解決」等口號,並在中銀大廈外與警方發生衝突。
2009年,民陣發起七一遊行,途中有遊行人士拉起一幅巨型的彩虹旗幟,宣揚同志平權。當日雷曼苦主大聯盟亦發起遊行至舊政府總部,途中高呼「曾蔭權下台」和「雷曼未解決」等口號,並在中銀大廈外與警方發生衝突。
2010年,港府進行訂立最低工資的公眾諮詢期間,立法會飲食界功能組別議員張宇人倡議最低工資時薪20元惹來輿論爭議,後來召開記者會道歉。職工盟成員於七一遊行高舉「33」的巨型數字標語,要求最低工資訂於時薪33元。
2010年,港府進行訂立最低工資的公眾諮詢期間,立法會飲食界功能組別議員張宇人倡議最低工資時薪20元惹來輿論爭議,後來召開記者會道歉。職工盟成員於七一遊行高舉「33」的巨型數字標語,要求最低工資訂於時薪33元。
2011年,民陣指七一遊行約有21萬人參與,除了大會訂立「還我2012雙普選 打倒地產霸權 曾蔭權下台」的遊行主題外,遊行人士亦反對港府提出的立法會遞補機制。
2011年,民陣指七一遊行約有21萬人參與,除了大會訂立「還我2012雙普選 打倒地產霸權 曾蔭權下台」的遊行主題外,遊行人士亦反對港府提出的立法會遞補機制。
2012年,民陣指七一遊行人數達40萬,有遊行人士高舉示威標語質疑時任特首梁振英不值得港人信任。此外,遊行隊伍亦要求政府解決貧富懸殊、落實普選、加強社會保障、維護外判員工權益。
2012年,民陣指七一遊行人數達40萬,有遊行人士高舉示威標語質疑時任特首梁振英不值得港人信任。此外,遊行隊伍亦要求政府解決貧富懸殊、落實普選、加強社會保障、維護外判員工權益。
2014年,七一遊行以「公民直接提名 廢除功能組別」為主題,民陣指遊行人數達51萬。學聯於遊行結束後,呼籲市民留守中環遮打道預演佔中,有參與升級行動的市民高舉「今日佔中」的標語牌,事件中有511名示威者被警方拘捕。
2014年,七一遊行以「公民直接提名 廢除功能組別」為主題,民陣指遊行人數達51萬。學聯於遊行結束後,呼籲市民留守中環遮打道預演佔中,有參與升級行動的市民高舉「今日佔中」的標語牌,事件中有511名示威者被警方拘捕。
2015年6月18日,立法會就政改方案投票,為了令身體抱恙的立法會議員劉皇發趕及投票,建制派拉隊離場試圖令會議人數不足而暫停,結果卻令政改方案以8票贊成、28票反對被大比數否決。隨後的七一遊行人數亦跌至2008年以來最低,民陣指只有4.8萬人。
2015年6月18日,立法會就政改方案投票,為了令身體抱恙的立法會議員劉皇發趕及投票,建制派拉隊離場試圖令會議人數不足而暫停,結果卻令政改方案以8票贊成、28票反對被大比數否決。隨後的七一遊行人數亦跌至2008年以來最低,民陣指只有4.8萬人。

2003年7月1日,香港第一次爆發七一大遊行。當時香港仍未走出沙士(SARS)帶來的經濟陰霾,又遇上政府推動《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大量市民不滿港府施政。民陣遂號召上街,呼籲「反對23,還政於民」。結果,超過40多個團體表示支持,加上多個專業界別呼籲市民參與,民陣宣布有50萬人上街。

遊行數日後,一向支持法案的時任行政會議成員田北俊宣布辭職,自由黨倒戈令條例無法通過。最終,政府宣布無限期押後草案二讀,並於同年9月初撤回草案,被視作民主運動的一大里程碑。每年遊行的民間傳統自此奠基,參與人數被視作港人政治氣候的指標。

及後數年,遊行人數銳減,據民陣數字,平均僅有數萬人參與。乃至2012年,因梁振英上任特首,加上爭取雙普選,往後3年,遊行人數急増,民陣報稱,3年來每年至少有40萬人參與七一遊行。然而,中國人大通過「831普選方案」、雨傘運動無功而還,政治氣氛進入低谷。之後數年,七一遊行人數持續低迷。

直至2019年,正值反修例運動,民陣稱當日遊行人數高達55萬人,創歷年新高。當日,更有示威者將行動升級,衝入香港立法會,佔領議事堂,宣讀抗爭宣言。

2017年,香港回歸二十周年的七一遊行,民陣指參與人數約6萬人。遊行途中有示威人士揮舞龍獅旗和香港獨立的旗幟,要求香港獨立建國。
2017年,香港回歸二十周年的七一遊行,民陣指參與人數約6萬人。遊行途中有示威人士揮舞龍獅旗和香港獨立的旗幟,要求香港獨立建國。
2018年,政黨人民力量派出約60名參與七一遊行,成員沿途推著印有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財政司長陳茂波、港鐵主席馬時亨等人的巨型足球示威道具,並高呼「結束一黨專政」、「踢走賣港死人頭」等口號。
2018年,政黨人民力量派出約60名參與七一遊行,成員沿途推著印有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財政司長陳茂波、港鐵主席馬時亨等人的巨型足球示威道具,並高呼「結束一黨專政」、「踢走賣港死人頭」等口號。
2018年的七一遊行在維園中央草坪起步,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警告市民,如中途加入或犯法。民陣召集人葉志衍在在銅鑼灣希慎廣場對開加入遊行隊伍,歡迎警方拘捕,宣布遊行正式開始,呼籲市民中途加入,以示不滿。
2018年的七一遊行在維園中央草坪起步,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警告市民,如中途加入或犯法。民陣召集人葉志衍在在銅鑼灣希慎廣場對開加入遊行隊伍,歡迎警方拘捕,宣布遊行正式開始,呼籲市民中途加入,以示不滿。
2019年7月1日,反修例運動以來首個七一遊行,參加者要求政府回應6.12包圍立法會後提出的 「五大訴求」:按議事規則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不檢控示威者、追究警方向和平示威者發射催淚彈責任、撤回宣稱示威行動為暴動,以及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下台。主辦方民陣估計遊行有約55萬人參與,有參加者手持「攰」橫幅遊行。
2019年7月1日,反修例運動以來首個七一遊行,參加者要求政府回應6.12包圍立法會後提出的 「五大訴求」:按議事規則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不檢控示威者、追究警方向和平示威者發射催淚彈責任、撤回宣稱示威行動為暴動,以及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下台。主辦方民陣估計遊行有約55萬人參與,有參加者手持「攰」橫幅遊行。

2020年,港區國安法剛剛實施,加上肺炎疫情,香港警方首次反對民陣七一遊行的申請。不過,當日仍有不少市民自發上街,呼喊口號,一度與警方發生衝突。警方亦於當天首度舉起紫旗,警告在場者可能違反國安法。最終,警方拘捕近370人,其中有10人因為涉嫌違反國安法被捕,其中即有首名國安法被告唐英傑,他涉嫌於當天駕駛插有「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旗幟的電單車,撞向警員。

2014年,中學文憑考試(DSE)曾有一道通識科考題,問及考生多大程度上同意「透過示威遊行表達訴求有助提高香港人的生活素質」。資料圖片裏,市民在七一隊列中要求「行騙長官下台」、「立即普選」,一度引起熱議。隨著通識科於今年9月改革為公民與社會發展科,被取代的通識成絕唱,相信政治試題也將成絕唱。

遊行光景與舊試卷一同埋入抽屜,人們或許只能透過相片去參與這部堅持了十多年的流動抗爭史。

2019年7月1日,反修例運動至今持續將近一個月,示威者清晨5時開始佔領龍和道一帶,試圖阻止七一升旗儀式進行,失敗告終。其後示威者到立法會外聚首。下午,部分示威者試圖衝擊立法會,直至晚上約九時,示威者成功闖進立法會大樓,佔領立法會會議廳三小時。有示威者塗黑區徽,另外有示威者宣讀抗爭宣言。
2019年7月1日,反修例運動至今持續將近一個月,示威者清晨5時開始佔領龍和道一帶,試圖阻止七一升旗儀式進行,失敗告終。其後示威者到立法會外聚首。下午,部分示威者試圖衝擊立法會,直至晚上約九時,示威者成功闖進立法會大樓,佔領立法會會議廳三小時。有示威者塗黑區徽,另外有示威者宣讀抗爭宣言。
2020年7月1日,《港區國安法》實施首日,香港史上警方首次禁止當天的七一遊行。雖遊行被禁,但仍有不少市民到銅鑼灣聚集、堵路、叫口號等,有人在銅鑼灣街上焚燒雜物。最後全日共拘捕約370人,當中10人因為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被捕。
2020年7月1日,《港區國安法》實施首日,香港史上警方首次禁止當天的七一遊行。雖遊行被禁,但仍有不少市民到銅鑼灣聚集、堵路、叫口號等,有人在銅鑼灣街上焚燒雜物。最後全日共拘捕約370人,當中10人因為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被捕。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701-hongkong-1-july-marches/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