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張江公寓中產夢碎:三次被徵作隔離點,住戶集體抗議遭警方壓制

今年3月,上海爆發了最嚴重的一波Covid-19疫情,它所引發的「次生災害」至今仍在發酵。

中國政府曾引以爲傲的方艙醫院——主要用來收治Covid-19陽性感染者,在這次上海疫情中不堪重負。它的擴建速度,已遠跟不上感染者的增長速度。

據新華社報道,截至4月13日24時,上海已有方艙醫院床位約20.4萬張,在建的方艙醫院計劃開放床位3.5萬張。然而,3月1日起至4月25日,上海本輪疫情實際感染總數已超52萬。

方艙醫院「爆艙」的背後,是中國政府對「動態清零」政策的堅持。「動態清零」,即發現一例Covid-19確診,在醫學收治的同時隔離密切接觸人員,不計代價的控制病毒影響範圍。

這一政策自上海疫情後已引發大陸輿論強烈質疑。財新網刊文指出,Omicron死亡率低、傳播率強,採用防死亡策略的生命代價更低。「讓有感冒症狀的人自我隔離和測試,把寶貴的醫療資源省出來,用於重症和老年人的救助和觀測,從而把死亡率降到最低。」

爲實現「社會面清零」,由「國家會展中心、新國際博覽中心,廠房、展覽館、體育場館、文化中心等公共場所」快速構建的方艙醫院爆艙後,上海政府爲增加新的集中隔離點,將徵用範圍拓展至酒店、學校與居民住宅。

被「強制徵用」的張江納仕國際社區,是近期中國大陸討論度最高的徵用事件之一。它發生在一個「中產」聚集的社區裏,住戶們在爭取自己權益的過程中,卻遭遇了連串失利。

最終,這起爭端被警察強制平息,住戶們被迫接受了這次徵用。中國大陸社交媒體上關於此次徵用的絕大多數討論,也同上海疫情間的其他次生災害一樣,被刪除得乾乾淨淨。

「中產」夢碎

去年下半年,July第一次去張江納仕國際社區(以下簡稱「張江公寓」)看房時,她發現每棟住宅樓之間,都設計了兩塊打理得當的綠色草坪,中間是一條步行道,官網稱這種設計是「巴塞羅那風」。

更令July心動的是,租住那套房的「軟裝」質感不錯。房子是「三室一廳」,共一百三十多平,空間比之前居住的房間大不少。她跟室友還擁有一個全開放的大陽臺,這些條件都符合她對中高端公寓的期待。

很快,July跟室友就租下了這套月租11000元的房子。附近3公里內的普通住宅小區——川楊新苑,整租一室的市場價普遍只需三四千元,比July的張江公寓至少便宜四五千元。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427-mainland-covid19-shanghai-eminent-domain/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