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惜剁手指、切腹的南韓人說,中國式抗議才具有行動力

端傳媒記者 朴春蘭 發自首爾
2017年3月14日,河北省一所學校展開了一場愛國主義教育課,他們通過升國旗、唱國歌、宣誓簽名等方式反對“薩德”,以此表達對對祖國母親的無限熱愛和忠誠。
2017年3月14日,河北省一所學校展開了一場愛國主義教育課,他們通過升國旗、唱國歌、宣誓簽名等方式反對“薩德”,以此表達對對祖國母親的無限熱愛和忠誠。

自焚、血書、跳河——曾用極端手段來抵制日貨的南韓人,怎麼看待中國人的此次「抵制樂天」?

樂天集團為美韓政府提供了薩德用地之後,遭到大陸民眾抵制,中國人在樂天門店外拉橫幅示威、女子在樂天超市直播偷吃偷喝、網紅誇張「喊麥」以示愛國心,幾個禮拜前開始這些新聞就不斷出現在南韓的電視上。

似乎嫌上述手段仍不足表達愛國之心,或震懾抗議對象,號稱「全球最大」的中文互動問答平台「百度知道」上,很多人提出類似問題——「為什麼中國人不能像南韓人一樣抵制日貨?」

在大部分中國人的印象中,南韓因領土爭端多次「抵制日貨」,以斷指、自焚、跳河自殺等極端方式,成功地「教訓」了日本企業和整個日本國。

事實上,南韓與日本兩個國家的歷史複雜、糾葛,2000年以後,因獨島(日本稱竹島)和東海(日本稱日本海)的領土及領海糾紛,多次陷入激烈對立。南韓民眾在街頭抗議,在日本駐韓大使館前舉行集會,一些人焚燒國旗,在這些抗議和示威的現場,的確也出現了斷指示威、自焚、跳河自殺等激烈場面。與中國眼下的情況類似,當時南韓網民也在各大論壇呼籲「抵制日貨」,大批日本企業名單在網上流傳。

然而,有一件事被忽略了:根據南韓國際貿易協會的統計數據,即使是在反日情緒高漲的年份,南韓自日本的進口額仍在逐年增長!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在南韓人看來,中國人抗議樂天集團的方式,才真正具有行動力。截止3月21日,樂天集團已經關閉在中國大陸共計87家門市,佔門市數近九成,樂天看似要被迫退出大陸市場。

「我知道用『團結』這個詞語有些奇怪,但感覺這件事情上中國人很有行動力,不只是在嘴上說說,大家似乎都在用實際行動來證明。」南韓男生鄭赫說道。他本科就讀於日本早稻田大學,期間在中國做過一年交換學生。這份經驗令鄭赫更加了解中國,不局限於南韓媒體對於中國的報導上。

「很多南韓人喜歡嘴上講,其實不會真的做」,鄭赫說,「據我所知,南韓國內還沒有過比較成功的抵制行動。」

2005年上半年,日本島根縣宣布將2月22日定為「竹島日」,南韓國內出現一陣「抵制日貨」的呼聲,期間,南韓從日本的進口卻同比增長了5%。2008年7月,日本宣布將在初中新學習指導綱要手冊中記述關於獨島主權的問題,加深學生對日本領土及領域的了解。日方還將這一決定正式告知於南韓政府,掀起了新一輪的領土問題爭端,但8月韓方對日本的進口額仍然增長了1.7%。

南韓人常常自嘲是「鋁鍋屬性」,就像用來煮麵的鋁鍋一樣容易升溫,但也很快會冷卻,對於這點,鄭赫也表示贊同。這也可能是大多數人在憤怒過後,仍然選擇去買日本產品的原因之一。在他看來,南韓人更加在乎的是與自身利益密切相關的,如果泛泛地來講愛國,要南韓人付諸行動比較困難。

「在軍隊時,教官不會對我們說為了祖國而賣命,他會說入伍是為了保護家人、朋友和一切你珍惜的東西。」鄭赫在大學時休學入伍兩年。所以這可能是南韓人不太會響應政府號召的原因之一。

而在此次抵制樂天事件中,鄭赫看到,大多數中國人對「看起來與自身並沒有直接關聯的事情」上顯示「出奇的統一」。「這可能有些敏感,但我想跟社會體制有很大關係吧,中國的價值觀是先有國才有家,南韓會覺得是有了家才有國。」不少南韓媒體也在報導,中國政府在檯面上雖然一直強調要理性愛國,但在暗地裏似乎是在慫恿這種行為,鄭赫說:「我無法評價這是好還是不好,但中國人似乎比南韓人容易被政府影響。」 

在南韓示威則大多是通過民間組織,如全國民主勞動聯盟、各地區的農民聯盟,又或者是企業工會,來反抗當局或是高層。而隨著社交網絡的發展,自發的示威遊行也越來越頻繁,此次要求「朴槿惠下台」的燭光集會中就有很多人是通過社交網絡自發走上街頭的。

由於對集體意志的服從,在鄭赫眼中,抵制樂天也有些盲從的意味,「抵制樂天」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失去了「愛國」、「反對薩德」的初衷,許多人似乎是為了反對而反對,甚至變成了一種娛樂。他覺得許多人的憤怒是一種沒有根源的憤怒,很多人不知道「薩德」到底是什麼,有些人甚至認為「薩德」是針對中國的攻擊性武器,有些錯誤信息的傳播也造成中國人的激烈反應。「軍事問題、外交問題都有相應的解決方式跟渠道,如果將這些問題與文化、經濟等所有因素混在一起,一味地反對,並且在民間形成這種仇恨的情緒,我覺得是作為一個國家不可取的。」他說。

女子直播在樂天超市偷吃偷喝片段。
女子直播在樂天超市偷吃偷喝片段。

更何況,這些抵制行動本身傷害了中國人的個體利益。「樂天在中國的門店被迫關閉,就會有數百數千中國人失業」,鄭赫說,「對不利於中國的行為,做出反抗,我認為是正常的,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我覺得這中間有太多需要思考」。

南韓峨山政策研究院3月6日至8日所進行了「『薩德』部署與南韓人對周邊國的意識」為主題的調查。調查顯示南韓人對中國的好感度大幅下降,從今年1月的4.31下降到3.21,甚至低於對日本的好感度。研究院分析認為,中國針對南韓部署「薩德」進行的一系列報復措施,讓南韓民眾非常不滿。這種不滿在網絡上也隨處可見,「中國好像一直覺得我們是屬國」、「這種報復手段太卑劣了」,又或者是「一直以大國自稱,做出的事情卻如此小家子氣」等。

說到中韓抗議方式的迥異,最叫鄭赫驚訝的是——「看到有人直播在樂天超市損壞商品,我非常吃驚」,鄭赫說,他認為這種行為純粹是為博取眼球的炒作而已,

而當「愛國」被當作是炒作,整個中國人的抵制從某種程度來講就沒有了說服力。

中國人喜歡造勢,砸車,在鄭赫看來也恰恰是憤怒找不到正確的發洩方式,許多老百姓可能對於中韓對立一直有感知,或是多多少少對於南韓、南韓人存有反感,抵制樂天行動給這些人製造了一個發洩的渠道。

相對於中國人,南韓人更喜歡以「傷害」自己的方式來進行反抗,鄭赫說,這是很多南韓男性在軍隊時會被灌輸時刻準備好「犧牲」的思想,加上父輩們在獨裁時期的反抗方式殘留至今。南韓本身是一個對示威達到狂熱的國家,每年有超過一萬次的示威活動。暴力性曾是南韓示威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南韓曾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暴力抗爭,將激烈和極端視作達成目的的手段。此次朴槿惠被彈劾,她的支持者中就有人在試圖切腹時被制止。「但現在不會有年輕人去自焚,血書都不會有人去嘗試,大家會覺得是他瘋了,年輕人反而沒有這樣的勇氣。」

比起現實生活中的示威,鄭赫更加擔心的是社交網絡上「仇韓」、「仇中」情緒的擴散。「在我看來,用極端方式抵制樂天乃至南韓的是極少數,而且比起現實,社交網絡更容易將這種情緒推向高峰」。

實際上,鄭赫本人就反對在南韓部署「薩德」,他認為這並不有利於南韓,對於「薩德是為了攔截北韓的導彈」這一說也並不完全贊同。在他看來,部署「薩德」比起現實意味,更多的是一種象徵性,也就是所謂的「站邊」——是做中國的「屬國」,還是美國的「走狗」,「這個說法很醜陋,但這就是南韓作為一個小國的現實」,鄭赫說道。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324-international-lotteboycott/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