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六四集會:燭光遍佈全港,人們為香港抗爭而歌

端傳媒香港組、實習記者 李智賢、莊芷游、余頴彤 發自香港
端傳媒

六四事件踏入31周年,支聯會過往每年風雨不改在維園舉行燭光集會,今年警方以疫情為由禁止集會,為歷史上首次。香港近月亦籠罩在港區國安法陰霾下,不少人憂慮,2020年6月4日可能是最後一次在香港公開舉行六四悼念活動。今夜,逾萬名市民不理會警方反對,如往年一樣手持蠟燭進入維園自發集會。

除維園以外,今晚香港十八區都有民間組織、立法會及區議員議員舉辧街站及流水式集會,燭光散落全港,經歷反修例運動之後,六四集會也有了新的意義和情感。不少市民在各個集會現場著重延續香港抗爭,高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歌唱《願榮光歸香港》,亦有不少市民高喊「香港獨立、唯一出路」,“One Nation One Hong Kong”,較少市民自發喊出六四集會的傳統口號、即支聯會的「五大綱領」,如「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等。

同為23歲的阿明和阿傑是中學同學,兩人今晚都是第一次來參加維園晚會,他們感覺這可能是「最後可以發聲的機會」,亦因恐懼而拒絕透露真名。一年前,他們剛剛從香港大學和香港科技大學畢業,去年運動中是「和理非」。阿明說,港區國安法讓他覺得,倘若香港繼續「依附於中國」,北京曾經承諾的普選根本不可能實現,他因而開始認為,香港獨立是應該擺上檯面討論的選項。而阿傑則補充說,去年的運動讓他更能感受六四學生的遭遇,他強調,他們所追求的根本並非港獨,而是普選制度,卻被內地視為港獨;是在目前制度下看來無法爭取普選,才有人開始思考獨立問題。

在維園現場,警方多次播放「禁止多於8人聚集」的限聚令訊息,但未有作進一步行動,氣氛大致和平。晚上約9點,各區集會陸續散去。旺角街頭現零星衝突,有示威者在亞皆老街及砵蘭街交界堵路,警方一度舉藍旗,便衣警員拘捕至少4人。綜合各傳媒引述的消息,警方6個總區應變大隊候命,應對突發情况;警方理解六四維園集會對部分市民有標誌性歷史意義,但基於有「限聚令」,不能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會以容讓和溫和手法處理今晚維園的悼念活動」。

另外,台北六四晚會於中正紀念堂舉行,由香港移民來台的鍾慧沁為發起人,現場約有近八百餘人,當中有不少香港移民、居留者;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香港作詞人林夕、研究六四學者吳仁華均到場靜坐。

2020年6月4日,大批市民到維園足球場悼念六四。
2020年6月4日,大批市民到維園足球場悼念六四。
2020年6月4日,維園六四燭光悼念活動開始,李卓人等持咪領導眾人高叫口號,8時09分,呼籲現場人士為六四死難者默哀。
2020年6月4日,維園六四燭光悼念活動開始,李卓人等持咪領導眾人高叫口號,8時09分,呼籲現場人士為六四死難者默哀。
2020年6月4日,大批市民到維園足球場悼念六四。
2020年6月4日,大批市民到維園足球場悼念六四。

六四親歷者堅持悼念,稱不會移民

申請集會被禁之後,支聯會今晚無舉辦大型集會,亦沒有安排糾察及其他管理群眾的措施,僅有支聯會常委李卓人、蔡耀昌、鄒幸彤等常委會進入維園燃點燭光並於晚上8時舉行「網上悼念集會」,另呼籲市民在全港各區參與悼念。支聯會主席李卓人集會前形容,全世界都關注香港會否在國安法之前就已經失去言論及集會自由;他對來年能否繼續舉行集會感到機會渺茫,現時亦無法估計,組織將來會否被取締。支聯會「網上悼念集會」內容加入反對國安法,時間縮減至約半小時,只保留播放「天安門母親」講話、發表宣言及大合唱等儀式,內容緊扣反修例運動。

27歲的盧先生與父母今晚一同參與六四集會,盧父盧母稱,過去每年都堅持出席。盧父1989年因工作身處北京,在6月3日深夜與群眾一齊擲磚阻礙坦克,在天安門廣場熄燈時,認為情況危險,遂踩單車離開現場。盧父自此每年紀念六四。

27歲盧先生認為自己今日心態同過去不同,經過一年社運,今日看六四,更加切身了。盧母說自己一開始不支持反修例運動, 感覺參與運動的人「不守秩序、亂七八糟」,直到去年7月1日看見年輕人衝進立法會的直播,一個年輕女示威者害怕卻仍要衝進去救同伴的畫面,被深深震撼,「年輕人連命都不要。你給多少錢我,我都不會出來給人打啊。」盧母認為很多年輕人看得比自己前很多。

2020年6月4日,尖沙咀有人於自由戰士雕像向六四死難者獻花。
2020年6月4日,尖沙咀有人於自由戰士雕像向六四死難者獻花。
2020年6月4日,香港大學學生會洗刷國殤之柱。
2020年6月4日,香港大學學生會洗刷國殤之柱。

盧父說,他們住新界,離維園好遠,但今天一家人商量,一定要來維園,維園作為31年來六四集會的地點,「要有堅持。」盧父又認為,希望今晚維園人海的畫面能夠上美國新聞,「國際線好重要。若然不打國際線,就是關門打仔,打死都不知道。」

盧先生一家人都相信,今晚不會是最後一次六四集會,因為香港人總會找到辦法堅持下去。他們又稱不會移民,雖然本來就有外國護照,但盧父說不會離開,「難道在這個時候、因為這種原因離開?難道留下他們?」

維園集會結束後,仍然有大批市民留在球場高叫反修例口號。期間有部分年青人以擴音器向民眾發言,指香港人已經構成「香港民族」,不再以中國人自居,六四事件只是用來提醒港人要對付的政權如何邪惡,「香港人應該擺脫中國人思維,以香港民族的身分進行革命」。現場不少年輕人戴V煞面具,揮動寫有「香港獨立」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不少人和應,一同喊「香港人革命」的口號。

2020年6月4日,有市民推倒維園足球場的鐵馬。
2020年6月4日,有市民推倒維園足球場的鐵馬。
2020年6月4日,出席維園六四燭光悼念活動的市民佔據足球場大量空間。
2020年6月4日,出席維園六四燭光悼念活動的市民佔據足球場大量空間。
2020年6月4日,旺角有人自發舉行六四悼念活動。
2020年6月4日,旺角有人自發舉行六四悼念活動。

從「行禮如儀」批評者到再次踏進維園

2014年雨傘運動後,支聯會舉辦的六四維園晚會一直備受批評。伴隨本土思潮湧現,質疑的聲音越來越多,如晚會儀式「行禮如儀」,停留於哀傷層面,未有帶出抗爭能量,亦有人不同意「建設民主中國」綱領,認為這不該是這一代年青人的責任。

張崑陽亦是批評者之一。2015年,他擔任浸大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及學聯常委,甚至主張學聯退出支聯會六四晚會。相隔5年,他卻在2020年6月4日再次踏進維園,「今年有機會是最後一年」,「自由像空氣,失去了才可貴」。

經過反修例運動的洗禮,加上港區國安法即將壓境,張崑陽認為,今年的氛圍容許大家重新定義六四晚會,因為運動強調「無大台」風氣,人人自主性高,晚會存有留白空間。對他來說,出席六四晚會的意義「就是守護還可以紀念中共暴政的空間」。

張崑陽認為,針對支聯會做法,分歧仍在,但現時可稍稍放下,「憎支聯會、支聯會的六四晚會與六四本身,是幾件事來的。」

歷年維園集會人數。
歷年維園集會人數。

張崑陽去年曾以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成員的身份,參與國際游說工作,現為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他認為,更重要的是,六四事件在國際社會游說工作有實際意義。張崑陽形容,去年中大、理大的校園衝突事件,屢被形容為「天安門2.0」,能夠在國際社會引起共鳴。他說,經過31年後,國際對中共的印象日漸改善,「全球原諒他,好荒謬」,悼念六四則是一個好的切入點,警惕中共的恐怖,亦提醒國際不能重覆歷史,「要求中共民主化,有民主、自由的幻想是錯誤的。」

張崑陽認為,日後六四悼念活動不復再,「在國安法下,共產黨怎會容許你講六四?」他這樣預計明年今日的境況,「不知道(我)會否在監獄呢?(罪名是)勾結外國勢力吧。」

2020年6月4日旺角,悼念六四的市民點起燭光。
2020年6月4日旺角,悼念六四的市民點起燭光。
2020年6月4日旺角,悼念六四的市民點起燭光。
2020年6月4日旺角,悼念六四的市民點起燭光。
2020年6月4日,沙田區有人發起六四悼念活動。
2020年6月4日,沙田區有人發起六四悼念活動。
2020年6月4日,旺角有人自發舉行六四悼念活動。
2020年6月4日,旺角有人自發舉行六四悼念活動。

悼念遍地開花,重視香港抗爭

集會被禁,支聯會聯同多名民主派議員,於全港各區設立逾80個街站派發蠟燭,以「遍地開花」的形式悼念六四。西營盤、屯門及深井也有民間團體舉行流水式集會;尖沙咀及黃埔分別有獻花及放映會活動;亦有教會舉辦祈禱晚會。

62歲的杜女士幾乎每年也參與維園晚會,今日她與朋友選擇在尖沙咀文化中心一帶派發蠟燭,形容悼念活動,尤如香港抗爭運動「Be Water」,以任何可行方式舉行。她表示,當年的運動參與者和香港人是命運共同體,皆被同一專制政權打壓,同遭暴力對待。

相較維園集會而言,散落各區的活動,重點更見延續香港抗爭的意識。聚集的市民不時高叫反修例口號及播放歌曲《願榮光歸香港》。在尖沙咀集會中,化名為Alice和Karen的學生,手持「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年約20歲的她們今年是第一次參加六四悼念活動,1989年還未出生,只從歷史教科書上知道何謂六四事件,一直以來都沒有太大興趣。直到去年經歷不同抗爭運動後,她們首次感到六四事件和自己的距離並非這麼遠。Karen認為六四事件某程度上是給香港人的警惕,提醒港人中共政權的冷血和不可信。

她們說,一方面希望是最後一次參與晚會,因代表六四事件得到平反,但另一方面亦擔心日後不能再有自由參與這類型活動,Alice則語帶哽咽地說:「國安法之後,要考慮的不只是自己,還有身邊的人。」

六四悼念活動遍地開花。
六四悼念活動遍地開花。

在西營盤參與集會的中五生林同學,過去有感六四悼念流於形式化,一直未有參與。他自去年6月9日開始投入反修例運動,他形容,早前全國人大表決通過港區國安法,加上今日立法會通過的國歌法,令他決定今年參加六四集會。他期望向全世界展現即使面對強權打壓,香港年青人仍會堅持下去。

前學民思潮成員、現為時事評論員林淳軒早前在臉書撰文指出,經歷去年運動之後,今年的六四集會,是「第一年,為我們而點的燭光」。

「當年(六四)對香港人是一種血液的記憶,這種記憶直到2019年都無法被超越。無論是雨傘運動,或者2016年旺角,它們都無法衝破那種對於香港人而言流血的記憶。但直到去年,這種記憶已經被蓋過了。因為我們用一個更加高清、直接的畫面蓋過。六四的衝擊,似乎已經沒有現在發生的事情那麼強。」林淳軒說。

2020年6月4日,沙田區有人發起六四悼念活動。
2020年6月4日,沙田區有人發起六四悼念活動。
2020年6月4日,沙田區有人發起六四悼念活動。
2020年6月4日,沙田區有人發起六四悼念活動。
2020年6月4日旺角,便衣警員制服堵路的示威者。
2020年6月4日旺角,便衣警員制服堵路的示威者。

更進一步,他認為六四對香港人的意義已經轉變,其一是六四集會成了香港人對反修例運動的哀悼情緒之出口,其二是,參與六四集會已不再只是單純的悼念,而是抗爭的一部分。

他強調,無論集會中湧現的記憶和畫面是什麼,「六四集會」對於港人已經是一個自由的符號。「不能去六四集會,是很多人對香港最差的一種想象。雖然很多人過去批判它沒用,……但大家心裏都想,如果去到不能參加六四集會,那就是去到最壞的時刻了。」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阿明、阿傑、Alice及Karen皆為化名。)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604-whatsnew-6431/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