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加關係稍緩和 美國作梗多險阻

·3 分鐘文章
康明凱及斯派佛抵達加拿大加爾卡里國際機場,杜魯多到場迎接。
康明凱及斯派佛抵達加拿大加爾卡里國際機場,杜魯多到場迎接。

隨着孟晚舟恢復自由離開加拿大,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宣布,在中國捲入間諜案被扣押近3年的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公民斯派佛亦獲釋,隨即登上飛機返回加拿大。有專家分析指,孟晚舟獲釋回中國後,可有助緩和中加兩國緊張關係,特別在經貿領域。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歡迎中國釋放康明凱及斯派佛,並指他們已在中國任意拘留達兩年半。

載有康明凱及斯派佛的飛機於本港時間上周六早上7時30分起飛,於晚上8時抵達加拿大加爾卡里國際機場,杜魯多在場迎接。飛機離開中國空域12分鐘後,杜魯多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召開記者會,證實兩人在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鮑達民(Dominic Barton)陪同下回國。杜魯多稱:「兩人經歷了難以置信的困難,但他們正在回家的路上,對我們而言是好消息。在過去的一千天中,他們展現出力量、毅力、韌性及風度,我們都受到鼓舞。」對於曾否與中國領導人通話,要求對方釋放康明凱及斯派佛,杜魯多沒有正面回應。

斯派佛境外刺探 判囚11載

斯派佛被捕前居於中朝邊境,於上月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中國國家機密罪成,判囚11年。中方指控,斯派佛曾在不同時間多次拍攝中國軍事裝備照片及影片,當中部分是軍用飛機,事後非法提供予境外人員。斯派佛亦是康明凱的重要情報關係人,長期向康明凱提供各種訊息資料。

康明凱涉搜集華國安訊息

至於康明凱,則涉嫌在2017至2018年間偽造商人身份進入中國境內,在北京、上海及吉林等地,通過關係人搜集大量非公開及涉及中國國家安全的訊息,並撰寫分析報告。康明凱被控為境外刺探中國國家機密、情報一案仍未審結。

加拿大艾伯塔大學前中國學院院長侯秉東(Gordon Houlden)認為,康明凱及斯派佛獲釋,或令中加關係有改善機會。他認為,孟晚舟引渡案符合美國戰略利益,但令加拿大與幾乎是全球最大經濟體中國的貿易幾乎中斷,導致加拿大付出巨大代價。貿易佔加拿大國內生產總值(GDP)64%,遠高於中國37%及美國24%;侯秉東指孟晚舟及康明凱等人獲釋,相信可緩和中加的經貿關係,但難以回復從前局面。

《紐約時報》分析認為,孟晚舟案結束表明拜登政府和中國能在重大紛爭達成和解,但拜登同時在白宮首度與澳洲、日本、印度首腦會面,共謀抗華對策,反映中美仍處於複雜的競爭階段。分析指出,孟晚舟案與美國力阻華為和中國主宰5G網絡有關,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時代已要求盟友抵制華為設備,華為成為中美競爭的象徵。雖然孟晚舟獲釋,但美國司法部對華為的刑事訴訟未完,檢方可能以孟晚舟在協議承認誤導的供詞作證據。

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特平(Matt Turpin)認為,拜登政府今次如同舉白旗,令北京得出結論,只要採取對應的人質外交,美國遇到施壓便會屈服。美國智庫昆西國家事務研究所研究助理保羅(Ethan Paul)指出,今次是美方實踐中國外交部副部長謝鋒今年7月向美國副國務卿舍曼提出糾錯清單的第一步,但不能忽視的是,拜登政府已將與華競爭,視為從阿富汗撤軍後的重點外交政策。本報綜合報道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任內,中加關係陷入谷底。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任內,中加關係陷入谷底。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