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交惡殃及池魚 逾5億美元澳煤在中國港口外游盪等待卸貨

Aaron Clark、Kevin Varley
·3 分鐘文章

【彭博】-- 價值超過5億美元的澳大利亞煤炭正停泊在中國港口以外的船隻上。由於中澳兩國間的外交爭端延燒至貿易領域,世界上部分乾散貨船隻能在海上徘徊,有可能演變成人道主義危機。

根據彭博和數據情報公司Kpler對運輸數據的分析,超過50艘來自澳洲的運煤船為了卸貨已經至少等待一個月。 Kpler稱,這些錨泊船上有570萬噸左右煤炭,約1000名海員,船型主要為好望角型和巴拿馬型船。

這些貨物和船員是中國將大量澳大利亞商品和食品列入黑名單的受害者,自從2018年華為被禁止參與建設澳大利亞5G網絡以來,中澳這兩個貿易伙伴國之間的緊張關係便每況愈下。據彭博新聞10月份的報導,中國的發電站和鋼鐵廠已接到口頭命令,立即停止使用澳大利亞煤炭,港口也已被告知不要卸載澳大利亞的煤炭。

「近年來,中國海關在對進口煤炭進行安全質量風險分析和監測中發現,進口煤炭環保不合格的情況較多,」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周三在例行記者會上回答有關船隻無法卸貨一事時表示。「中方依法依規加強對進口煤炭的質量安全檢驗和環保項目檢測,以更好保護中國進口企業的合法權益和環境安全。」

根據彭博對運輸數據的分析,總計66艘裝載澳大利亞煤炭的船隻被定位在中國水域,其中大部分位於東北沿海,靠近京唐港和曹妃甸。

Kpler發現其中53艘等待卸貨已至少四周。39艘船上載有約410萬噸焦煤,9艘船載有約110萬噸動力煤,另外5艘所載煤炭類型尚不確定。

周一,新加坡交易所交易的11月澳洲煉焦煤報約每噸101.57美元,ICE歐洲期貨交易所這類煤炭價格約為63.40美元。假設無法確定類型的煤炭是兩類中價格較便宜的,Kpler估計船隻上的煤炭價值約為5.19億美元。

「澳大利亞煤炭生產商可能會為煤炭尋找其他的目的地,例如日本或印度,但是鑒於影響之大,他們也可能會削減產量,」Braemar ACM Shipbroking研究分析師Abhinav Gupta表示。「更重要的是,這導致海員超過合同義務之外被困在船上,這種情況之前是因疫情而起的。」

Kpler表示,在中國對澳大利亞船隻施加限制前,來自所有出口商的運煤船一般等待泊位需要3-5天。

Braemar ACM Shipbroking的Gupta指出,大量船隻等待卸貨也導致地區內的船隻供應收緊。BIMCO在11月24日的一份報告中,引述VesselsValue的船舶追蹤數據稱,11月中旬,有133艘乾散貨船等待在中國港口卸貨,其中59艘已經等待了至少20天。

中國官員稱,是澳方的「冷戰思維」導致了中澳關係的惡化,表示貿易措施符合世貿組織規定。本月早些時候,中國外交部承認了一艘船隻的困境,稱政府並未限制船隻離開,情況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貨運代理的商業利益所致。

對澳大利亞煤炭的禁令與更廣泛的限制煤炭進口同時發生,這是北京用來支撐國內煤炭價格和支持本地礦業公司的一種慣用策略。

但是,在基準秦皇島港口動力煤價格突破每噸600元人民幣的干預水平後,隨著冬季用煤需求高峰的臨近,當局可能會增加進口配額以限制煤價漲幅。摩根士丹利周一在一份報告中稱,部分港口可能獲得約1000萬噸的額外配額直至今年年底。

原文標題China Blacklist Strands More Than 50 Australia Coal Cargoes (2)

(新增中國外交部回應等更多內容)

For more articles like this, please visit us at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0 Bloomberg 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