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一罐的汽水——「閣樓釀造」的三人之境

在觀塘工業區的一隅,不用乘搭電梯,直接踏上樓梯,到了 M 層的一個閣樓。打開大門,別有洞天,左邊是任由人天馬行空的辦公區域,右邊是親手搭建的釀製工場,一罐罐香港製造的罐裝汽水在此誕生,也是三個男生栽種夢想的地方,名為「閣樓釀造」。

Adrian和Edward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一手一腳砌好工場内十多部機器,建立起整條生產線。

「閣樓釀造」始於二人,由 Adrian 和 Edward 於去年九月建立。他們自中學相識,畢業後人生軌跡迴異,Adrian 投身工程界,Edward 則從事啤酒釀造,各自走到三十歲的關口,決定一起創業。品牌起初只是代工生產,幫助有需要的品牌生產罐裝飲料。直到今年初疫情反覆,經濟陷入停頓,生意淡薄,激發他們不再「等運到」,決心重掌命運,創立自己品牌,把釀造屬於自家味道的罐裝汽水這塊藍圖提早實現。直到三月另一位中學摯友 Benjamin 的加入,品牌終於齊腳。就這樣,三個大男孩在不惑之年決定奮不顧身地孤注一擲,於一個小小的閣樓,築起大大的夢想。

一切從本土出發 最緊要肯試

雖然有釀酒經驗,但 Edward 卻看見本地對無酒精飲料的需求,而且研發口味方面的發揮空間更大,所以決定把創意注入鋁罐,製造出一款款別出心裁的罐裝汽水和茶品。
短短四個月,「閣樓釀造」已經推陳出新,更與不同本地品牌合作聯乘。所有口味均是自家研發,將自己喜歡的食材拼拼湊湊,再經過反覆試驗,之後找來親朋好友們試味反饋,最後才能找到最恰到好處的味道。譬如招牌之一的麻辣薑汽水,在傳統薑味汽水的框架上加入辣椒,豈料試味時辣得眼淚鼻涕直流,最後只取其麻,容易入口又不失獨特性。「最緊要肯試,試咗先,就會有驚喜。」Adrian 說道。


而另一款得意之作「有汽香水檸檬鐵觀音」,以本地種植的檸檬入饌,帶出最新鮮的味道。品牌一直堅持使用本地食材,包括本地薑、本地龍膽草等,除了因為就地取材最能保持風味,更大的原因是想發掘更多默默耕耘的本地農。Edward 認為要先以身作則,欣賞並以實際行動投資在本地製造上,才能讓其他人體會到本土製的魅力所在,如此一來香港的本地產業方可一起進步。

包裝設計滿佈巧思,秉持三人的生活態度——認真地玩。認真地研發和生產,亦不忘加添創意和玩味。

新手上路,凡事親力親為,蝦碌的事自然少不免。試過機器壞了,要等到美國原廠客服上班才有定案,面對時差只能乾等,Eward 笑言:「就好似 Long D 一樣。」最後足足等了十個小時。為了趕工,三個人足足花了四小時才刨完 200 斤的新鮮檸檬,他們說起這件事時連番大笑,形容這就好比一趟冥想之旅:「放空刨檸檬其實好爽。」他們甚至試過一邊刨,一邊開會「度橋」,將 multitasking 發揮到極致,在苦悶中自得其樂:「其實唔會覺得辛苦,因為大家肯一齊捱。」

一個個汽水罐,撐起他們的尋夢冒險之旅。

作死不離三兄弟
Adrian 和 Edward 皆是工程出身,Benjamin 則攻讀設計,現時生產、設計、日常營運三線同步獨立進行,各司其職是理所當然,但更多是源於對彼此的信任和安心。當年在學生會共事做正副會長,一起踢波擔當隊友;中學以來十二年的默契,讓三個人能夠坦誠相對。 是朋友,亦是戰友,Benjamin 說:「大家都有一個共同信念就係『我地一定做得到』」,因此遇到問題不會掩飾或冷戰,直接開門見山速戰速決。即使難關再大,大家只要目光一致,終能跨越。

三個人性格鮮明,爭執一定少不免,但晚上乾一杯就能解開所有心結。

三人的心血漸上軌道,但他們不會停下,未來希望成為邁向國際的香港品牌。而在剛剛的八月份,三人嚐到第一次「自己出糧畀自己」的甜頭,雖然那一萬幾千甚至比普通一份全職薪水還要少,卻滿足得讓他們真的開了瓶香檳慶祝,為過去四個月經歷過的跌宕起伏,乾一杯苦盡甘來。

真正重要的東西,只用眼睛是看不到的。就如他們一再強調,包裝再精美花巧、宣傳再鋪天蓋地也好,藏在罐內的那份味道才是他們最珍視的本質,也是「閣樓釀造」一直堅持的事。

閣樓釀造
FB: 閣樓釀造

撰文:陶 @totowithfilm
攝影:紅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