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SEN工作者被家長感動 藉故事宣揚接納與關懷自閉兒童

香港01
二十年SEN工作者被家長感動 藉故事宣揚接納與關懷自閉兒童
二十年SEN工作者被家長感動 藉故事宣揚接納與關懷自閉兒童

Auntie Van Van由3月起,帶著自己著作《那一天,我會飛》開始走訪全港不同幼稚園及小學,為兒童演繹「天天」的故事,讓小朋友可以嘗試以患有自閉症孩子的角度去看、去聽、去感受他們面對的困難。 這次我們隨她來到的啟思幼稚園(杏花村)......

攝影:龔嘉盛

Auntie Van Van是一名應用行為分析治療師,同時擔任影子老師、SEN培訓導師等逾20年,在她9歲的兒子出生後,轉為全職媽媽,以自由工作者身份繼續前線工作,4年前開始創作繪本及舉辦故事分享會,直到今年2月與貝智基金合作出版《那一天,我會飛》,由 Chocolate Rain 繪圖,故事內容圍繞患有自閉症的主角天天及其父母日常生活和心情獨白,繪本收益捐贈貝智基金用作為學習需要學童提供免費服務。

Auntie Van Van 的兒子沒有特殊學習需要,讓她無私落力的跑讀書會,向下一代宣揚對SEN的包容與愛,背後原因是她在這個行業裏愈久,接觸愈多自閉症孩子與父母,她愈感動與心痛。

「自閉症的孩子比一般小朋友活得辛苦,他們要不斷地學習,而他們父母在背後付出的努力與日常被旁人的誤解,令我感動又難過,我很想寫一個故事給全世界的人知道,告訴大家,世界上有這樣一班人一直努力著,只希望大家可以由了解開始,到包容,再到支持,不要像故事書入面那個路人媽媽一樣指指點點,就算不喜歡,至少也不要歧視,不要傷害,不出聲已經是幫了他們。」


Auntie Van Van發現外界有很多家長不希望自己的小朋友接近自閉症小朋友,這點她絕對明白,也理解。「我遇過一個個案,是一個十幾歲的自閉症人士在巴士上,被人打致全面腫脹,原因是他摸別人的頭髮,他當時看到對方的頭髮覺得很美,直覺反應就想摸,即使被摸者知道他是特別,但亦不會因為這樣而原諒他,但如果我們的小朋友能夠從小就知道自閉症是甚麼,知道如何跟他們相處,很多這樣的誤會或者可以化解。」


Auntie Van Van希望藉著《那一天,我會飛》,讓社會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跟成人講或者老一輩講,影響力已經不會很大,因為他們已有根深蒂固的想法,但為什麼要選擇到學校跟小朋友說,因為小朋友就是一張白紙,如果能夠從小向他們灌輸,其實自閉症人士是一件很普通的事,亦都是一直存在著,而他們也一定會遇到這些同學。」

「縱觀全球個案都愈來愈多,不單只是說香港,希望在他們小時候可以接受這些同學,長大後有機會與這些人士相處的時候,會明白對方更多需要可以,減少磨擦,即使他們覺得對方有點奇怪,但也明白這是需要接受,減少怨埋、投訴,給自閉症的小朋友更多空間,這就是我要做這件事的原因,因為我撒播小種子,令將來的世界多一點愛。」

望以個人力量帶來改變

Auntie Van Van笑言這樣做可能很天真,但她對未來仍然充滿期望。「學校和家庭對一個小朋友的影響最大,我去一次學校分享可以影響幾百個小朋友,然後小朋友回家可以跟爸爸媽媽說,所以我們入學校就是希望種出來的那棵樹更茁壯成長。」學校除了教導學生學術知識之外,亦有肩負教育小朋友品行的社會責任。

Auntie Van Van說:「我對這個世界仍然充滿期望,雖然我一邊做一邊有沮喪的時候,但因為我會看未來、看遠景、看長線 ,如果我現在去播下的種子有一千個小朋友,當中裏面有一、兩個小朋友長大後仍然可以保持這顆溫暖的心,而他又是一個成功人士、甚至是影響世界的人,在那他的政策足以可以影響世界,這個想法好像很天真,但我相信如果連我都不去做的話,這個一點機會也不會出現。坦白說,我認為現在的世界不是太美好,環保方面、民生政策上、讓有世界各地的戰爭,都讓人很心痛。我希望在兒子長大了的世界裏,能夠比現在好一點,我希望以我細少的影響力,可以去做一些事感染到別人。」

由3月尾起,Auntie Van Van帶著筆下的男主角「天天」到訪過5間幼稚園,向小朋友傳遞與自閉症人士相處的正確態度,如此有意義的事,原來一開始進行得並不順利。

「因為從來都沒有人如此明目張膽去講自閉症,最難是一開始找願意開放給我們的學校,對學校來說這個Topic很陌生,不少學校亦會很敏感,學校一般考慮的是對小朋友有甚麼益處,所以我們要解釋得很清楚這個故事是想帶出甚麼,當他們了解過後,也會感到很有興趣,所以我最先向兒子的幼稚園入手,很感謝校長對我的信任與支持。

啟思幼稚園(杏花村)的林玉梅校長便是其中一間開放予Aunite Van Van舉辦《那一天,我們飛》讀書會的學校,林校長:「她兒子未畢業前她也時常回校做故事媽媽,當我看過故事,覺得很切合我們主張關愛別人的教學理念;幼稚園的小朋友就如一張白紙,學校給予他們甚麼,他們就接收甚麼,我們一定要帶出正確的信息,而故事是最易令小朋友明白問題,吸收之後可以應用出來,每一個人也有不同特色,希望小朋友可以好像故事的情景一樣幫助別人。」

直至七月,共十間學校會開放予Auntie Van Van舉辦《那一天,我們飛》讀書會,由貝智基金負責統籌及策劃活動,她回想起當初自己「膽粗粗」向貝智基金創辦人黃俊文(Victor)說出想法。「我跟他說我想出一本書是用作籌款用途,我會將收到的款項撥捐給你的機構,事情就是這樣開始,想不到Victor幫我找了Chocolate Rain為故事繪圖,他們更邀請了JW王灝兒主唱《你很美》,可以用歌曲令讀書會內容更豐富。」

Victor說:「貝智置基金的服務對像是2至11歲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兒童,現在有大約50個學習需要的學生在中心進行治療,這次活動是為了配合每年的『國際自閉症日』,這是第一本關於自閉症的繪本,我們希望可以讓一般的小朋友得到更多方法,去了解如何跟自閉症小朋友相處 。」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看不見的殘疾】育自閉兒歷網絡公審 前江湖大嫂:搭車見盡人性
【小一面試直擊】真道書院今日首輪面試開始 認讀中英文詞語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