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張震嶽:我要唱我的人生

晴報

【晴報專訊】眼前的張震嶽,結他不離手,說兩句便唱兩句,悠然得恍如世外高人。

屈指一算,他已三年沒有來香港開騷,上一次還是2010年初和縱貫線,這一次,他撇下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單槍匹馬殺入紅館搞個唱。

提到紅館,他略顯不屑,「其實我根本不想在紅館唱,你知道嗎?來到香港,我就想在公園或其他能接近普通人的地方唱,可沒辦法,香港的法規還蠻嚴的,隨便在外面唱可能會被警察趕走。」武功高強,也得妥協。

演唱會取名《豔陽天》,沒有勁歌熱舞,只會全方位展示張震嶽的生活模式。「演唱會的形式有點像紀錄片,很生活化,看完後,你會更加了解我。現在很多演唱會都太形式化了,有點花拳繡腿的感覺,沒有人很真實地去看待自己,去強調人生是甚麼,但我可以很堅定地告訴你,這次演唱會,我要唱我的人生,這是我唯一的武器。」

不愛娛樂圈

張震嶽的人生是多變而神秘的。屬於台灣原住民阿美族人的他,17歲參加木船民歌比賽,中途便與滾石唱片簽下合約,自此進入樂壇;30歲前憑《愛之初體驗》、《愛我別走》於兩岸三地走紅;而近幾年,未夠40歲的他已處於半退休狀態,早睡早起,有時間就去衝浪、騎車、露營或登山,幾乎絕迹各大報紙的娛樂版。「雖然我會出來跟大家分享我的人生,但平時,我覺得我的生活應該更自由,甚麼事情都曝光會消耗你在這個行業的吸引力。」

一言一行都與這一行格格不入,不要以為他是為了標新立異,實情是他真的沒那麼喜歡娛樂圈。「我留在這個圈子裏的唯一理由就是做音樂,不會想去拍電影、主持節目,或者做其他事情。我不是甚麼天才,寫歌很慢,慢的原因是我需要時間去體驗生活。而且,這個圈子已變得愈來愈膚淺,以前的歌很真,現在,沒有人去唱真實的東西,大家都在比帥不帥、美不美,沒有人去說,雖然我長得不怎樣,但很強烈地想跟大家分享內心的東西,我很醜,卻很溫柔。」說完,他傻傻一笑,然後又閉上雙眼,隨意地撥弄着結他。

不想被寵壞

整個訪問過程中,張震嶽自彈自唱了四首新歌,像是在開一個小型音樂會。他說他喜歡小型的演出,因為那樣可以更加接近人群,貼近觀眾,群星拱月從來不是他的追求。「表演的時候,工作的時候,大家都捧着你,已經了。從出道到現在,我常常告訴自己不要被寵壞,很多藝人都被寵壞了,今天如果我被寵壞了,我就寫不出歌了,因為你很難再放下身段去生活,你會忘記了寫歌的初衷。所以,私底下,我很多事情都自己做,也沒有甚麼貼身保母。」

難得復出開個唱,出專輯,可是個唱仍未開鑼,專輯也尚在籌備中,張震嶽卻早已計劃好十年後退休。「我常常舉例,要是跟周杰倫比,我是他的九牛一毛,他很會賺錢,可是我覺得了。差不多再過十年,剛好可以存一些養老基金,然後就回花蓮或者台東,買一塊地,養雞、種田,過自己的日子。」論財富,張震嶽固然輸了周杰倫九條街,可是論享受人生,這個圈又有幾個人能贏過他?

場地:紅磡都會海逸酒店

撰文:黃艷

攝影:林良明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