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布料包圍海岸線的藝術作品 來欣賞綑包世界的地景魔術師Christo Jaracheffrup

Daphne
·5 分鐘文章

保加利亞裔美籍藝術家Christo Jaracheffrup今年5月31日在紐約家中過世,結束84個年頭引領先鋒的地景藝術人生。他的作品以強勁的視覺張力衝擊藝術界,也用繽紛色彩為人們帶來迷眩的世界。《瑪利嘉兒》透過幾個標誌性作品,帶你回顧這對藝術眷侶在各個城市曾留下的驚嘆片刻。

California 綿延長欄

此作品與1972年的〈山谷帷幕〉有些雷同,或許因為前次在山谷架設作品時遇上暴風而困難重重,Christo & Jeanne-Claude這次選在加州北部廣闊的丘陵地上立起綿延的白色尼龍布料。雖然沒有了暴風,卻迎來其他挑戰,不滿Christo & Jeanne-Claude的環保人士一狀告上法院,經過數場訴訟與公聽會後,才終於架設成功。布面隨著光線變化渲染上不同色彩:艷陽下猶如熠熠閃耀的銀色長城,夕陽裡則幻化為丘陵上一條艷橘綿延的彩帶。

New York 門群

後期以紐約為據點的Christo & Jeanne - Claude,受日本鳥居啟發而生出〈門群〉靈感。這件作品耗費兩人最多時日:1979年向紐約市政府提出申請,直到2002年市長Bloomberg上任後才獲准,於2005年正式架設。他們在中央公園內放置7,503座懸掛番紅花橘布幕的門,長方形的設計也取經自紐約的網格狀佈局,醒目的色彩則讓風的蹤跡更加明顯,宛如中央公園的脈動。「飄動的布料,就像在呼吸一般。」這是 Christo為這件作品下的註解。

Berlin 綑包德國國會大廈

1971年,兩人收到來自德國的邀請,希望他們能綑包德國國會大廈。這在當時東西分治的柏林是個極具野心的計畫,必須跟盤踞於此的外國勢力以及東、西德政府交涉,若能實現不僅是藝術上的成就,還是冷戰時期的政治突破。可惜提案不久便因難度過高而擱置,直到1989年支持計畫的Rita Süssmuth獲選國會議長以及1990年兩德統一,才終於得以付諸實現。他們以覆鋁尼龍布包覆國會大廈,成為共和廣場上龐大奪目的銀色雕塑,提醒著人們歷經波折後合而為一的新德國。

Miami 包圍群島

1983年,Christo & Jeanne-Claude挑選邁阿密Biscayne Bay的11座無人群島,在周圍設置漂浮的粉紅色尼龍布料,島嶼們就像是海上爛漫的華爾滋舞步。裝置僅維持了短短兩週,卻吸引了上千名藝術追隨者前來爭睹,並成為邁阿密文化歷史的重要地標。〈包圍群島〉可說是他們最上鏡的作品,同時挑戰了藝術欣賞的常態。因為位於海中,對觀者來說「現場」 並非最佳的欣賞管道,而要透過電視傳媒等才能一覽全貌,似乎宣告著當代藝術與新媒體合作的時代降臨。

Lombardy 漂浮碼頭

這是 Jeanne-Claude 在2009年過世後,Christo的首個作品。他在2016年延續〈包圍群島〉的手法環包湖中小島,但這次多了從岸邊通往小島的漂浮道路,在意大利Lake Iseo讓人親身體驗輕功水上飄。橘黃的尼龍布料是當代的黃磚路,前往 Christo 於日常中打造的奧茲王國:「體驗〈漂浮碼頭〉的觀眾會覺得自己走在水面上——或甚至,是走在鯨魚的背脊上。」

Sydney 綑包海岸

在澳洲藏家John Kaldor的邀請之下,Christo & Jeanne-Claude以防侵蝕布料將悉尼Little Bay海岸長達2.5公里的海岸線與高達26公尺的峭壁包裹起來,當時超越了美國總統山成為體積最大的藝術品。岩岸在布料與繩索的披裹之下呈現單調的米色,但也藉此凸顯出崎嶇詭譎的海岸地貌,以及浪潮侵蝕顯露的層層節理,有些評論家因此將此作定義為「自然雕塑」。

Paris 綑包新橋

經過長達9年的協調,巴黎市長Jacques Chirac終於在1984年首肯,讓Christo & Jeanne-Claude包裹塞納河上現存最古老的橋樑——新橋。他們選用金黃砂色尼龍布讓作品融入環境,包綑時緊貼橋身,強調新橋優美的比例與造 型,而尼龍布比石橋更能映照晨昏光線的細微變化,吸引無數人前來觀賞這經典地標的新面貌。Christo 說:「我想把它從一個建築物件,一個藝術家的靈感象徵,昇華為一個純粹的藝術物件。」 Christo & Jeanne-Claude 生於1935年6月13日的 Christo,早年為了尋求創作自由,逃離受鐵幕箝制的家鄉,一路從捷克斯洛伐克輾轉來到巴黎。50年代起活躍於巴黎與紐約,他以尼龍布覆蓋椅子、書本、建物或女人, 再以繩索纏繞,綑包的創作手法逐漸成形。1958年 Christo 在巴黎遇見妻子 Jeanne-Claude,這位與他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子,不僅是 Christo 一生的摯愛,也在60年代起成為最合拍的創作夥伴。兩人走訪世界各地發揮奇想,透過包綑讓日常風景陌生化,打造一系列驚人而絕美的大型作品,每件計畫持續時間由數小時至數月不等,皆由兩人設計、籌資、執行,「因為我想擁有完全的自由」Christo 說,而「自由」正是他們天馬行空的最佳註腳。 Editing/ 劉哲學 Text/ 游騰緯 Photo Courtesy of Taschen/ Wolfgang Volz Christo

相關文章:

餵母乳也可以很美!還可以贏大獎 一幅白牆N種花樣!日用品也可以超治癒 每日IG- 筆尖上的藝術 他用鉛筆雕出世界地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