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人長久.專訪】謝君豪火場救人險毀容:可以剎那間失去所有

【但願人長久.專訪】謝君豪火場救人險毀容:可以剎那間失去所有
【但願人長久.專訪】謝君豪火場救人險毀容:可以剎那間失去所有

謝君豪和張可頤合作演出舞台劇《但願人長久》,翻譯自著名百老匯戲劇《 The Shadow Box 》,可頤初踏台板,因為對手是謝君豪,導演是張之珏,她形容這是一次「可一不可再的機會」。

攝影:葉志明

拍攝:詹郭敏、劉浩樂

愈恐懼的事 愈能使令人成長

可頤曾是TVB當家花旦,人氣實力兼備,演戲是她的本行,但舞台劇對她來說卻是一個陌生的領域,「緊張又驚,你知道舞台劇同電影不是相同的東西,你將會面對一個很陌生的範疇,你不是太夠膽去試,加上我個人又好需要安全感啦,如果覺得唔安全,我絕對唔會去做,好多謝導演,又有君豪,如果我不去試,會是我生命中一個幾大的損失。」可頤不是不怕新嘗試,但愈怕愈要去做,「愈恐懼的事,愈要去做,這樣才可以使人成長。」

性情相近是圈中少有 可以像小孩子般相處

君豪和可頤今次在劇中飾演夫妻,其實二人十多年前已經認識,在演藝上有過合作,一次是2006年內地電視劇《長恨歌》,第二次是相隔10年的電影《聖女奇緣》,都是飾演一對。

雖然只是正式合作過兩次,但二人性情相近,一拍即合,可頤更說君豪是圈中少見的,跟自己一樣像孩子般沒有機心、「好真實」的人,可頤說:「其實在娛樂圈,『好真實』是不存在的,我是屬於好少數,過份真實,真實到好像隔離鄰舍,好像小學生坐隔離檯,跟他說話不需要忌憚,我心裡面個細路仔沒有死,Never let the child inside you die(不要讓心裡的孩子死去),小朋友是最naïve(天真),最誠實,最有創造力,小朋友成日都inspire(啟發)到我們,就是他們沒有我們大人想得那麼多,有這麼多城府包住自己,他們每個反應都好直接。」

可頤從小到大都不喜歡接觸陌生人,也怕有陌生人的地方,但上天偏偏安排她進入多姿多彩的娛樂圈中,有天真的人,也有城府的人,接觸不同的人,學習與他們相處。但慶幸圈中仍找到性格相近的人,可頤跟君豪不是經常見面,拍完《長恨歌》,相隔10幾年才再合作電影,大家可以傾到雞啄唔斷,但平時不會私下見面,可頤說:「跟他做拍檔好舒服,那種感覺好像唔只識一世,有些朋友見幾次就覺得好熟絡,有些朋友對住十幾廿年都無乜兩句。」可頤說懂她的人很少,君豪就是其中一個,與對方相處可以好坦白。

張可頤謝君豪曾各陷低潮 從中領悟人生

《但願人長久》劇情講述三個重病病人及其至愛親人,如何一起面對人生的最後路程,讓觀眾深切體會生命與死亡之間的關係。可頤和君豪雖然都貴為一線演員,但在他們的生命中,也曾經歷過一陣低潮,一度使他們萌生退出幕前的念頭,卻又在這些灰暗的日子裡,令他們對生命的意義有更深的領悟。

謝君豪曾為救人遭火吻毀容 一度心灰想轉行

君豪在內地拍攝《仙劍奇俠傳》時,片場起火,他不顧安危衝進火場救人,面部被燒傷毀容,事情已過去多年,對於此事君豪從不居功,非常低調,即使我們提起,他亦表現淡然,不願多談細節,只講初時毀容的感受,君豪說:「我是演員,我當時第一個反應是,『死喇,使唔使轉行呀大佬?難道要轉做幕後?』當時樣貌真的因為受傷而改變,照鏡時很驚訝我的樣貌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本來算長得英俊,但當時滿臉傷痕。」

幸好君豪及時被送到北京當地醫院醫治,君豪面部復原良好,他說事後才知道當時的傷勢原來很嚴重,若是復原過程出現差池,可能真的會從此毀容,面上留疤。「我真係好感恩,原來真的會好無助,我回想自己做了幾十年人,做了幾十年戲,原來可以在一剎那間失去所有,幫我復原和成長的,原來不是自己而是其他人,我們原來要靠別人幫忙才可以成長。別人幫過我,我也要思考怎麼去幫助別人。」君豪慨嘆萬事不是必然的,如果當日不是遇上一個好醫生,今日的命運可能就要改寫了,但也可以說,因為君豪當日的見義勇為,讓他值得遇上一個好醫生。

張可頤事業衝刺之際患病停工 靠信仰走出低谷

可頤在事業如日中天之際,因壓力太大而患上抑鬱症,她因此停工幾年,「我記得我剛剛有這個病的時候,我看不見前路,我一直都是一個很緊張的人,好想知道我明年的計劃,後年的計劃,十年後我要做什麼,但那次一停下來,我明白原來人是多麼渺小,可以如此無力,當有事發生的時候,你就要接受,原來係唔可以控制到咁嘅程度。」可頤認為這也是一個成長的機緣,「可能上天就是要你知道,原來世事可以如此無常,原來可以這麼差,我覺得可以是一個學習的過程,當然這個階段是很難過的,但我慶幸認識了宗教,宗教的力量很大。」

在養病期間,原本為事業衝刺的可頤,終於可以靜下來,跟自己好好相處,了解自己是誰,最珍重的是什麼,「你就會看到好多東西,然後你就懂得gone with the flow ,隨遇而安,你會懂得把握機會,亦都學會不要勉強。這段時間有不少基督徒朋友來找她,帶她去新加坡領洗,可頤說:「發生好多奇蹟,就係神呼召和改造我,為事業衝刺的時候,偏偏就是我身體同心態最亂最病態的時候,減產那段日子,反而是我身體心靈最上軌道、最有得著、人生最豐盛的時間。」心靈破碎有時候未必帶來毀滅,過程雖然痛苦,卻是成就一顆寬闊心靈的必經階段。

場地:北角海匯酒店

髮型:Eddi So @ headquarters salon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情敵勸退師.專訪】亂世演喜劇 凌文龍與導演冀觀眾尋人生價值
【動漫節2019】Game模水夏Mika有樣又有才華 追夢成為女攝影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