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堯被襲疑團 誰最想破壞區選?

立法員議員何君堯新聞多多,但幾乎沒有一單是好事,他捲入7. 21元朗白衣人毆打途人事件,祖墳被破壞,母校取消之前向他頒授的榮譽學位,最新一宗負面新聞是被人襲擊受傷。他參加區議會選舉,爭取屯門樂翠區區議員連任,昨晨在一個商場外設街站,突然被一名男子拔刀襲擊,胸口受傷,衣服有血漬,送院後証實無大礙。特首林鄭月娥、建制政黨及內地官媒均譴責是次襲擊;林鄭說事件明顯發生在選舉工程期間,難免令人包括政黨聯想到有人想破壞區議會選舉。

何君堯背景並不簡單,是非多多,疑兇為何犯案,警方至今未有一個正式說法;林鄭說事件在選舉工程期間發生,但不能因此推斷是與選舉有關,再引申說襲擊是「想破壞區議會選舉」, 普通市民「剝花生」作此大膽假設,無關痛癢,但作為特首,太早及太大膽將何君堯被襲迅速暗示為「破壞區議會選舉」事件,有太著跡地製造一個假象之嫌,目的是要強調選舉不能在公平和公正環境下進 行,結論自然是要延遲或取消選舉。

建制派一方面繼續進行拉票活動,口亦沒有公開說要取消選舉,亦沒有表示希望如期舉行,但過去幾個星期建制派的政治動作和語言,都明顯是為要求取消選舉鋪路。何君堯昨日被襲後,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見記者,民建聯主席李慧琼說,行為嚴重衝擊選舉公平公正;行政會議成員葉國謙形容事件等同謀殺,政府要保證有公平選舉環境。何君堯在醫院內向記者表示僅受皮外傷,他形容被襲是「區議會直選上黑色的一天,候選人竟然遭受兇徒蓄意的襲擊」。

暴力襲擊一宗也嫌多,假如是針對選舉候選人, 而目的是威嚇對方參選,更屬極嚴重違法行為, 但何君堯案動機未明,表面上與何君堯本身屬惹火人物有一定關係,他把事件形容為「區議會直選上黑色的一天」,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了,亦把香港選舉說得太恐怖了。

無可否認,近月與選舉相關的暴力和破壞事件比過去多,明顯是因為正值反修例風暴,但並非因為香港政治和選舉出現根本性的變化。香港並未出現在一些相對落後地方, 政治暴力包括謀殺和恐嚇是系統化、組織化和常態化,亦未見有針對主要政黨和參政團體情況。將過去一段時間發生的政治暴力誇大,再聲稱選舉不能在公平和公正環境下進行,目的一是押後區選, 二是打「被打壓牌」,既希望鞏固支持票,亦爭取中間同情票。

選舉權是重要基本人權,選民透過選票表達自由意志,任何以暴力干擾選舉是對人民基本權利和自由嚴重的挑戰。政府和社會的共識是要向暴力說不,最好和最強有力做法,是不向暴力屈服,假如政府被一些個別暴力行為嚇怕,押後或取消選舉,等於向暴力屈服,向本地和國際社會傳達一個壞和錯誤的訊息,香港已進入緊急狀態;而市民被剝奪以選票表達意願機會,會令城市怒火燒得更熾熱。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