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爲「國家意志」的兩種厭女觀:「極端女權」大戰共青團中央揭示了什麼問題?

·4 分鐘文章

中國社交媒體發生的一起隨機輿論事件,意外地成爲國家意志對女性的一次攤牌,事件引發的聲浪快速消退,卻埋下了不可忽視的伏筆——在國家表現出明確的厭女態度後,普遍具備性別意識,卻也普遍認同體制的一代年輕女性,將如何面對這個問題?

事件起於4月2日,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帳號發了一條文案爲「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征」的宣傳微博,四張配圖分別爲中國軍人跨過鴨綠江、98年抗洪士兵、汶川地震救災軍人、穿着防護服的醫護工作者。這條微博當即引起不同角度的不滿,有網民指出漏洞百出的「防疫」不配和長征相提並論,也有女性視角的批評者指出「共和國建設婦女從未缺席,宏大敘事卻完美避開婦女」。這類有關女性貢獻被抹煞的不滿已經是中國輿論場的常見聲音,儘管主流社會並未對此有所反思,官方通常也不會高調壓制。共青團中央當天的回應是默默加上兩張有女性形象的配圖,以示理虧。

十天之後,4月12日,北京市黨委宣傳部下屬的《北京晚報》突然發力,就此事發表評論:「豈任『女拳』興風作浪肆意播毒!揮舞大棒的假女權是時候該管管了。」《北京晚報》特地截圖展示了興風作浪的「女拳」言論:「圖裏居然一個女人都沒有」,「女性呢」。實際上,這段時間輿論場的焦點是上海封城造成的人道災難,共青團的微博下也有更顯著的「反賊」評論,但《北京晚報》特地把回馬槍指向「女權」,此事才令人錯愕地進入公衆視野。

4月2日,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帳號發了一條文案爲「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征」的宣傳微博。
4月2日,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帳號發了一條文案爲「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征」的宣傳微博。

在評論文章中,《北京晚報》爲「極端女權」下了無所不包的定義:批評官方宏大敘事選用的歷史圖片中「女性佔比太少」的人,因消防學院招收女性少了而噴「男女不平等」的人;罵「孩子隨父姓」的人;宣揚「你負責掙錢養家,我負責貌美如花」的人;以「性別箴言」帶貨、賣課的人。換言之,《北京晚報》認爲,不僅在政治代表權(僅僅是宣傳層面)、就業機會、冠姓制度上要求性別平等是極端女權,甚至接納父權社會對女性的「從屬者」性別角色分配也是極端女權。中央網信辦舉報中心官方微博也轉發了《北京晚報》的文章,稱男女平等不是製造對立、撕裂社會。

第二天,共青團中央也在微博重提此事,並作出定性:「極端女權已成網絡毒瘤」。共青團截圖的最「極端」言論,是一位網民說的「男的給我死」,而討論串中的「發一下豐縣」(指「豐縣鐵鏈女」事件),則被共青團中央打上馬賽克。

「半邊天」女權的幻滅

如果此前存在一種「最低限度的女權主義共識」,這種女權主義在1980、1990年代生人中是更偏向自由主義的,而在2000年代生人中則更偏向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

《北京晚報》和共青團中央發起的輿論攻擊,可以看成2020年後中國輿論場短暫存在的,以不抹除女性奉獻爲主要內容、無關爭取政治權利的「最低限度的女權主義共識」的破滅。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425-opinion-china-feminism-nationalism-incel/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