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也有一頭大象嗎?

專欄作家
與童同行

2018終於完結,這一年,很不易過。

最難受的,要數陸續傳來友人離婚的消息,有結婚一年的,也有相依十年以上的,同一決定,背後有不同原因,但都有一個共通點——女方首先提出離場。

「我想對自己好一點。」這大抵是我們這代女人的共同心聲。

我們的媽媽,即使多麼厭倦另一半,還是會一直忍一直忍。她習慣把「自己」丟到暗處,對「自己」不聞不問,只以孩子的喜樂為喜樂,什麼都不重要,只要孩子健康快樂就夠了。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直至有一天,她忽然發現「自己」的皮膚都鬆馳了、髮絲都斑白了,她的老伴依舊死性不改,但兒女每年帶她去一趟日本旅行,讓她相信一切犠性都是值得的。

她深信,沒有廿幾年的忍耐,就沒有今天的兒女福。

今天的女人,卻不受「忍辱負重」這一套,孩子重要,但「自己」也不能忽視。作為一個媽媽,要令孩子快樂,先得讓自己快樂起來才行。一個精神萎靡的媽媽,是沒辦法養出一個樂觀孩子的。=

她相信,她絕對有能力一人分飾兩角,離婚後一切會更好。她不害怕作決定,只擔心如何讓親愛的小不點也相信自己所想的,敢於跟她跨步向前。多強的女人,面對孩子,心還是柔軟的。

2018年底,我和老友蘇美智合力創作了繪本《我家來了一頭大象》,主角正是一個單親媽媽。在創作過程中,我們聆聽了許多家庭故事,很多都叫人心酸無奈。面對家裏翻天覆地的轉變,即使大人如何強裝沒事,小不點卻比誰都要敏感,究竟要說什麼做什麼才能把對他的傷害減到最低?

《我家來了一頭大象》
《我家來了一頭大象》

「什麼都不一樣了,而媽媽竟然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不知道的只是,小羊和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那些家庭故事告訴我們,孩子總是傾向把一切歸咎於自己的錯——一定是因為我不乖、不努力、不孝順,所以爸媽才這樣吧……

感謝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曾潔雯博士,及臨床心理學家何念慈女士為我們作的導讀,裡頭有這樣一句,「誠實是最好的對策。」是的,逃避從來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對自己坦白,對孩子坦白,就像繪本最後的話:「原來把話說出來,沒想像中可怕。」幻想出來的恐懼,永遠比現實嚇人。

 

朋友,前路難行,但你永遠不孤單。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