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孩子不是世界唯一

專欄作家
與童同行
你的孩子不是世界唯一
你的孩子不是世界唯一

我最怕遇到一類父母,他們眼裏只有自己的孩子,無論身處何種場合,他們都自如得像在家裏一樣,無時無刻為孩子提供最貼身的「服務」。

公共圖書館裏常會碰到他們。當你以為在圖書館不能大聲說話,是三歲孩子都應該懂的規矩,這些父母卻顯然忘記了。他們會把兒童圖書館的軟墊當作自己的睡床,與他們懷中的寶貝享受「睡前閱讀」,一字一句七情上臉的把故事大聲朗讀給自己的孩子聽。

每次遇到這種旁若無人的父母,我都會逃得遠遠的,因為他們的演繹實在太「精采」,令人很難專心做自己的事情。不過有些時候,你就是逃不了,譬如,當事情發生在戲院或劇場內。這些通常是年輕父母帶着獨生孩子前來,在黑暗的電影院中,一左一右充當孩子的立體聲翻譯。

若然是年紀太小的孩子,又或看的是外語電影,你或許還覺得情有可原,但很多時大銀幕明明在放映卡通片,主角說的是流利廣東話,父母與其說是「翻譯」,不如說是孩子的「私人聲效專員」——「嘩!嘩!嘩!McQueen出嚟啦!」「嗱!嗱!嗱!佢轉彎啦!你睇住啦,嘩!係咪好勁呀!」「撞啦!撞啦!呯!我都話啦,似唔似我哋屋企架McQueen?」

信我,作為一個買票入場的觀眾,這種騷擾,真的足以毀掉一齣戲。

最近沙田文化博物館的Pixar展覽,我們便遇到這樣一個家庭。話說場館有一部份改建成為小小的劇院,播放由Pixar主角串連的動畫短片。片中沒有對白,只有不同的動畫主角帶着觀眾遊走於各個場景中,營造出一種歷奇的神秘氣氛。

劇院大約只能容納幾十人,人身處其中,像被橫向的大銀幕包圍一樣,理應氣氛不錯。可惜坐在我們後面的一家三口,從頭到尾沒停過口,興致勃勃為短片加上「旁白」,場內的觀眾都聽得皺眉,有些少男少女更忍不住回頭望向一家三口,但對方實在太投入,所有白眼似乎都沒被他們發現……他們或許甚至沒發現,同場還有其他人存在。他們的寶貝,不是世界的唯一。

這種父母,還是留在家中抱著自己的寶貝,看自選影院比較好。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