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衝突尚未平息 拜登政府將外交重心轉向亞洲

(法新社華盛頓9日電)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以來,始終明白中國是美國主要競爭對手,也是美國外交政策優先關注焦點,直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在援烏抗俄數月後,拜登政府正在將注意力轉向亞洲。

在致力支持烏克蘭並制裁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數月之後,華府正在將注意力轉向亞洲,至少暫時如此,這意味尚未平息的俄烏戰爭不會壓過美國政府的其他國際目標。

拜登12日起將與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領袖舉行為期兩天的高峰會,屆時可能聚焦中國崛起等議題。

一週後,拜登將訪問美國條約盟友日本與南韓,將在東京與澳洲、印度和日本領袖召開「四方安全對話」(Quad)高峰會,聯手反制中國帶來的挑戰。

美國一再警告中國不得改變亞洲的現狀,尤其是有關台灣的部分。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4月向國會作證時說,中國肯定會看到「俄羅斯為侵略行為付出的龐大代價」。

他說:「這將使中國不得不再三思量對台灣的行動。」

布林肯原定5日發表演說,勾勒美國對中國的政策,但因確診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而延後。

白宮新聞秘書莎琪(Jen Psaki)說,在東南亞國協高峰會上,「烏克蘭戰爭肯定會成為討論議題,但這也是討論亞太地區安全的機會」。

她說,COVID-19疫情和北韓問題預計也將成為討論重點。有跡象顯示,北韓正在為即將進行的新核試做準備,北韓可能很快就會成為美國優先關注的焦點。

美國智庫史汀生研究中心(Stimson Center)資深研究員辰巳由紀(Yuki Tatsumi)表示,拜登將外交重頭戲擺在亞洲地區是在傳遞訊息。

她說:「對拜登政府而言,美國要向印太國家保證,是的,我們短期內致力援烏抗俄,但我們正牢牢扎根於印太地區,這點非常重要。」

辰巳由紀說,美國政府還可以在亞洲以烏克蘭危機為例。

她說,拜登政府可以透過展現美國堅持領土完整和人權等原則,來表達「共同性」。

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學者白蘭斯(Hal Brands)說:「我不會在半夜驚醒,擔心活在一個以俄羅斯為中心的世界,因為俄羅斯沒有這種實力,在這場危機之後,肯定也不會有。華府說中國是美國唯一有意義的系統性競爭對手,這是正確的。」

他說:「但在過去的一年裡,我們看到美國在亞洲以外地區仍然擁有非常重要的利益,而這些利益可能比我們預期的更容易受到威脅。」(譯者:劉文瑜/核稿:嚴思祺)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