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軍挺進烏南 居民習慣俄羅斯存在

(法新社伯德揚斯克4日電) 一架俄羅斯軍機在烏克蘭南部城市伯德揚斯克上空飛行,但沒有引起太多注意,當地居民開始習慣俄羅斯成為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慶幸得以逃過鄰近城市馬立波的惡運。

看到俄國軍機飛過,一名坐在長椅享受週末陽光的老婦人說:「沒什麼好擔心的,他是我們自己人。」

俄軍2月下旬在烏克蘭發動軍事行動的頭幾天,就控制了亞速海(Sea of Azov)港市伯德揚斯克(Berdyansk),幾乎沒有遇到抵抗。

而在接下來的幾週,隨著俄軍和烏克蘭親俄分離主義分子奪取烏克蘭東部和南部大片地區,伯德揚斯克與該國其他地區也被切斷聯繫。

透過俄軍安排的採訪路線,法新社記者能夠前往伯德揚斯克以及以西約100公里的梅利托波爾(Melitopol) 。

對俄羅斯來說,控制這兩座城市別具戰略意義,加上東部的馬立波(Mariupol),成為連接俄羅斯領土和克里米亞半島的陸地走廊一部分。莫斯科於2014年從烏克蘭吞併地處黑海的克里米亞半島。

在伯德揚斯克與梅利托波爾這兩座城市,俄國當局已設置地方行政部門,負責恢復正常生活,同時公開承認,這是為與俄羅斯連結的未來奠定基礎。

位於伯德揚斯克的新行政單位首長薩連科(Alexander Saulenko)告訴記者:「我們正處於從烏克蘭到俄羅斯的過渡階段。我們看到與俄羅斯休戚與共的未來。」

當地已採取部分措施,像是以俄羅斯盧布,而不是烏克蘭貨幣荷林夫納(Hryvnia),來支付公務員薪資和退休金。

由於缺乏資金來維持這座城市運作,薩連科說:「我們將向俄羅斯尋求協助。」

在梅利托波爾,一面共產主義旗幟在勝利廣場(Victory Square)中央飄揚,一輛軍用卡車的擴音器響起蘇聯時代的愛國歌曲。在這座城市其他地方可看到白、藍、紅三色的俄羅斯國旗。

法新社在這兩座城市並未看到任何戰鬥或破壞的痕跡,和位於伯德揚斯克以東僅70公里的馬立波所呈現的末日景象相比,有天壤之別。

過去在伯德揚斯克擔任加油站員工的克里莫瓦(Svetlana Klimova)說,在俄羅斯軍隊抵達之前,「所有(烏克蘭)軍隊都已離開這座城市」。

38歲的克里莫瓦說:「如果他們留下來,這裡就會跟馬立波一樣。」

對於能逃脫和馬立波一樣的命運,伯德揚斯克好幾位居民都表示鬆了一口氣,有些人甚至對俄軍的存在充滿熱情。

72歲的前碼頭工人博德尼克(Valery Berdnik) 說:「當我聽到(俄軍到來)時,我高興到眼眶滿是淚水。」

他說,烏克蘭其他城市,如南部札波羅熱州的首府札波羅熱(Zaporizhzhia)或東北部的哈爾科夫(Kharkiv),「應該成為俄羅斯一部分」。

俄羅斯士兵在街上巡邏,有時還監聽採訪,很難想像會有人對莫斯科的存在表示強烈反對。

但也有跡象顯示,並非伯德揚斯克的每個居民都像博德尼克一樣歡迎俄羅斯人,薩連科承認該市人口已從幾個月前的10多萬人降至6萬至7萬人。

38歲的學校教師伊蘭娜(Elena)說,在梅利托波爾中,「這座城市處於分裂,有些人歡天喜地,有些人則對情勢相當不滿。」

今年3月,梅利托波爾市長費多羅夫(Ivan Fedorov)被俄羅斯軍隊逮捕關押好幾天,最後離開了這座城市。

有位梅利托波爾市的居民說,俄軍剛來時,當地爆發好幾場示威行動,但已不復見。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