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一周年】遭割頸警:對施襲者沒有感覺

香港電台-港聞
【修例風波一周年】遭割頸警:對施襲者沒有感覺
【修例風波一周年】遭割頸警:對施襲者沒有感覺

過去一年發生的反修例衝突,示威者及警察都有受傷。去年在黃大仙處理堵路期間,懷疑被彈珠射中下唇,導致一顆牙齒脫落的高級督察黃家倫認為,前線警察承受很大壓力,當見到同事情緒失控時會及早介入,不讓他們做「蝕章」的事,即不專業的行為,「當然用曱甴稱呼示威者是不專業,如對方做了可憎可惡的事,叫他暴徒就可以,毋須用昆蟲形容。」

去年10月在觀塘站被割傷右頸的警長阿祥,被問到會否原諒施襲者,他表示對襲擊他的人沒有感覺,阿祥認為外界對警察有誤解,「我們是政治中立,純維持社會治安及執法,為何他們認為我們是政治工具呢?」

而在反修例衝突發生後辭職的JACKIE (化名)形容,遞信的一刻好輕鬆,因為毋須再背負被人唾罵的責任,「為何要死全家?我又不是出去打人」,同事處理衝突的手法,觸發JACKIE辭職,「你拉佢就算,為何要打他?同事整個人跪在示威者的頸上,會致命的。」JACKIE表示,辭職前最大掙扎是外面難找相同待遇的工作,後來發現世界很大,毋須掛著警隊的生活和福利,趁仍有能力跳出去看看世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