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抹車工涉鐳射筆照警 辯方爭議被告供辭自願性

星島日報
被告林澤光。
被告林澤光。

【星島日報報道】33歲抹車工人涉於去年在朗豪坊外,以鐳射筆照入警車,警長指眼部被照射感到不適,隨即下車追至雅蘭中心拘捕工人。他否認襲警及管有攻擊性武器2罪,今在西九龍法院受審。辯方表示爭議被告供辭自願性,提到被告遭警員以電筒照眼,又不讓他尋求律師協助。警長出庭供稱,他曾向被告讀出被捕人可行駛的權利,惟被告從無要求與律師會面、沒有聯絡親友、亦沒有想要接受診治。

林澤光(33歲,夜更洗車工人)被控於2019年12月15日在旺角雅蘭中心1期外襲擊警長A;並於同時同地管有攻擊性武器即一枝鐳射筆,意圖將其作非法用途。

案件今處理涉案警長的匿名令,控方提出警員因「起底」事件承受巨大心理壓力,感到焦慮,影響日常生活,家人亦被騷擾,要求為其申請禁制令。辯方則反對,除了指出高等法庭已頒下禁制令,涉案警長亦非如風化案的「受驚證人」,隨意頒佈匿名令有違法庭公開原則。辯方又指案件首次提堂時,已披露了警長的警員編號,至今仍未被「起底」,認為實質「起底」風險不高。裁判官黃士翔考慮後批出匿名令,禁止任何人發佈及傳播警長的姓名、照片等可披露其身份的信息,但不包括警員編號。

辯方另表示會爭議被告的警誡供辭及錄影會面記錄自願性,指出當晚9時被告被帶上警警車時,遭警員按在車地下,遭拳打頭頂一下致感到頭暈。當到達警署時,被告在車內被兩名警員以電筒,強行照射其左眼5分鐘,感到不適。當被告到達旺角警署時,被告要求致電律師被拒,警員表示錄取口供後才可見律師,而被告因怕被毆打才在證供上簽署。

法庭記者:陳楚琨

睇更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