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難民租霸 爆鎖偷電玩攬炒

·4 分鐘文章
一名假難民聽到二房東報警,即換衣服離開。(高嘉業攝)
一名假難民聽到二房東報警,即換衣服離開。(高嘉業攝)

假難民滯港成社會一大毒瘤,而他們賴死唔走的行徑,近日更禍延民居,累房東飽受煎熬。有承包舊樓單位出租予假難民的「二房東」,早前突遭負責替他們交租的組織停發租金,但租客在多番驅趕及斷水斷電下仍不肯遷出,更爆鎖佔據單位自行駁電,隨時釀火災「一鑊熟」。二房東炮轟相關組織卸責,懶理假難民霸屋情況,又質疑社署對該組織監管不力。涉事組織則指,因發現二房東與大業主之間簽定的文件出現異常才停發租金,稱過程中有協助租客遷出單位。

社會福利署把津貼免遣返聲請者的工作,外判給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ISS),每名合資格成年聲請人每月可獲住屋津貼及雜費共1,800元。蘇女士與丈夫自2017年起,成港島區多個舊樓單位的二房東,經ISS介紹下租予在港聲請人,ISS會直接向她付租。惟ISS突停止向她發放本年7月起多個單位的租金,理由是指她行使假文件,指她與大業主訂立的合約中,指明不可分租的條款有出入。蘇指涉及租金多達約40萬元,已入稟法庭追討,明年3月開審。

記者陪同蘇視察一個位於波斯富街、劏成3房的單位時,赫見大門鎖頭被爆,有不認識的假難民遷入,自置床架亦被盜去,她即激動報警處理。一名曾入獄的假難民聞言立即更衣離去,另一名來自俄羅斯的假難民則無意搬走,僅表示對於ISS無付租金感無奈。

二房東不滿ISS無出面協助

最令蘇女士頭痛的是,一方面假難民賴死唔走,一方面大業主要求收回單位並清場,否則不會向她發還兩個月的按金。她炮轟ISS從未出面協助,更試圖置身事外,指租約只是她與租客私下協定,與組織無關。她向記者出示的出租人承諾書範本印上ISS的標誌,每月亦收到該組織向她發放的清單,列出承租人姓名、性別、家庭狀況及租金等資料,坦言:「同大業主合約冇寫明可分租,但大業主同ISS都知我有劏房租畀難民,ISS仲同我講畀唔到兩個月按金,叫我唔使打釐印。」

蘇續指,有假難民自行駁電,部分電線更有燒焦痕迹,擔心隨時釀火警,直言房間有兒童入住,質問是否「搞出人命」,ISS才會正視問題。她指出曾向社署求助,惟獲回覆指服務已外判,着她向相關組織查詢。她批評社署監管ISS不力,間接令假難民強佔民產,打算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

ISS回覆指,7月揭發由二房東﹙蘇女士與丈夫﹚與大業主所簽定的文件出現異常,翻查文件後,涉及地址至少有30個,服務使用者至少有70人,經諮詢法律意見後,於8月初報警,並即時停止發放有關租金。ISS知悉仍有人因未能找到合適單位而未遷出,稱正盡力協助他們。至於被指欠租,因案件進入司法程序故不便評論。

假難民禍港 政府久未解決

社署回應指,委託ISS向免遣返聲請人提供人道援助,而ISS在審批住屋援助申請時,須評估聲請人的住屋需要、核對提交文件及監察租金發放等情況;若租約不合乎審核標準,包括二房東未獲業主授權分租等,就會停止發放相關租金,並協助聲請人另覓居所。就蘇女士個案,因已展開法律訴訟,故不作評論。過往3年,該署無發現ISS在處理發放聲請人的住屋援助事宜有違反合約或既定程序。在2020/21年度,為合資格聲請人提供的人道援助,實際開支為5.35億元。

議員柯創盛斥假難民「耍賴」行徑等同非法入侵民居,涉事的非政府組織及社署應介入協助解決,而該組織亦應該要履行承諾及租約責任,質疑事件可能只屬冰山一角,有其他區的二房東亦受同樣情況困擾。他認為,假難民問題困擾本港多年,批評政府決心不足,建議以難民營方式作為短期解決方案,長遠應該提請中央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記者黃家豪

蘇女士定期收到ISS向她發放的清單,顯示承租人姓名及租金等資料。
蘇女士定期收到ISS向她發放的清單,顯示承租人姓名及租金等資料。
有房間門鉸毀爛。
有房間門鉸毀爛。
房間內的電線胡亂接駁。
房間內的電線胡亂接駁。
大廈梯間堆滿雜物,一旦發生火警恐奪命。
大廈梯間堆滿雜物,一旦發生火警恐奪命。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