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幽默啲】懂得自嘲,還有什麼可以輸?

·3 分鐘文章

大家都相信,很多笑話都是對殘酷現實的回應,但其實,更殘酷的是:在殘酷現實再自嘲一番,簡直是「怕你唔死再踩多腳」。
但偏偏,自嘲可能是笑話的最高境界,甚至是每個人要學懂的處世之道。
歐洲國家盃英國昂然打入決賽,Royal Mail 一句戲謔:It is coming Home. 結果,輸了,改成It is coming Rome,既幽點,也不失優雅?

不斷經營形象,令人太累

先問:有沒有想過別人眼中的你是怎樣?

你腦袋可能馬上數算自己的優點和缺點、長處與短處;別人到底欣賞自己什麼呢;他們討厭自己又是什麼呢……喂!唔使諗咁多喎,我隨口問一問咋。背後想帶出的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所謂「偶象包袱」,不斷經營自己的理想形象,結果令自己做!人!太!累!

這時,若你坦然說:屎,我係一督屎……這個答案,型到裂!


一直很喜歡創作麥嘜和麥兜的謝立文(不是豹哥單立文,千祈咪搞錯),再創造出「屎撈人」的角色,名字粗俗,社會地位卑微,但依然擁抱夢想、天天努力向上。雖然,屎撈人不知道自己何時被沖散,只知道隨時會被人踏扁,但他沒有自怨自艾,更豪言:「每次屙屎,我都感到無限光榮。當上海還有一百萬人仍用馬桶的時候,香港,已經人人都有廁沖了。(要是人人有屎屙的話)。我感到無限歡欣。」

自嘲是一種智慧
多豪言壯語,這種自嘲是一種智慧,也是一種豁達和自信的表現;懂得自嘲某程度就誠實面對自己,接受自我的不足;也有足夠的自信,能夠拿自己開玩笑,這是因為你真心接納自己的不完美,誠實面對真實的自己。研究也證明,能夠真心自嘲的人擁有更健康的心理質素。

所以,自嘲是幽默中的最高層次,只有聰明人才懂得的藝術。

再講返嗰督屎。如果對方是聰明人,他可能讀過口莊子《莊子.知北游》

《道在屎溺》
東郭子問於莊子曰:「所謂道,惡乎在?」
莊子曰:「無所不在。」
東郭子曰:「期而後可。」
莊子曰:「在螻蟻。」
曰:「何其下邪?」
曰:「在稊稗。」
曰:「何其愈下邪?」
曰:「在瓦甓。」
曰:「何其愈甚邪?」
曰:「在屎溺。」
東郭子不應。

莊子曰:「夫子之問也,固不及質。正獲之問於監市履狶也,每下愈況。汝唯莫必,無乎逃物。至道若是,大言亦然。」

值得最得一提,《屎,我係一督屎》,唱歌嗰個是劉以達。
撰文:郭昊軒
網上圖片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