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運無預告 港龍工會斥如背叛

東方日報
·2 分鐘文章
懷孕港龍空姐Jo對公司突然停運感傷心難過又憤怒。(黃偉邦攝)
懷孕港龍空姐Jo對公司突然停運感傷心難過又憤怒。(黃偉邦攝)

【記者江麗盈報道】國泰停運港龍無情,工會「龍仔龍女」有義!國泰航空日前宣布停運旗下國泰港龍航空,國泰城及港龍大廈再見不到港龍旗,二千多名員工亦失去飯碗。港龍事前未透露停運決定,工會指做法如同背叛員工。

港龍航空公司空勤人員協會主席Jo懷孕九個月,她指聽到突如其來的消息後,感到傷心難過,「都有啲嬲」。她認為公司的決定並不是唯一出路,工會半年來向公司提出很多建議,九成會員願意犧牲應得福利和薪酬,甚至停薪留職一、兩年陪公司渡過難關,但結局竟然是這樣。

Jo在港龍服務十五年,經歷去年反修例、新冠肺炎重創航空業,與六名理事於今年四月接棒,「上這支莊真的很需要勇氣」。

當初滿懷理想,想將工會打造成小社區,為會員謀福利和舉辦興趣班等,隨着港龍停運、工會面臨解散,計劃都要放下。面對前路,她指會專心生仔,亦因本港政治及經濟環境,或考慮移民。

一班年輕理事坦言「失業不是最差」,最難過是被公司「狠飛失戀」,無機會跟同事好好道別。副主席梁佩韻直斥公司事前不透露半句,突然宣布停運,做法如同背叛員工。本月廿一日停運,港龍員工被拒進入國泰城,無法在港龍紅色機翼下合照,同事只能靠短訊互相道別,在社交平台寫感受,悲痛莫名。她說:「港龍人的精神就是會互相支撐、走下去。」

工會續服務至完成遣散

理事賴瑋安表示,同事願意停薪留職,但難以理解「公司選擇最差的出路。」最年輕的理事Yammie已入職三年,她一邊抹眼淚,一邊說最不捨得的是同事之間的人情味,她指這幾日來的情緒都難以消化,「大家都以末代港龍人為榮,二千幾個同事一齊失戀、一齊經歷、見證這段歷史都很難得。」公司已不復在,團結以及積極的「港龍精神」早已經「入血」。她們說:「公司不願意做、不在乎的,就由我們工會去做。」直至事件落幕後解散。



Yammie不時拭淚,形容全體同事被港龍狠飛,如同失戀。
Yammie不時拭淚,形容全體同事被港龍狠飛,如同失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