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富豪妻子更衣 3男圖索1億事敗 今認勒索候判

·4 分鐘文章

【on.cc東網專訊】城中富商被人以妻子裸露片段要挾,勒索一億港元。一名曾受僱於富商的保安公司男職員,多年前透過保安閉路電視系統,窺見富商妻子更衣裸露上身的畫面,便即以手機拍下,聲稱用作「自賞」。但他其後串同其舊同事及另外一名男子,企圖以片段勒索該富商一億港元。富商報警處理,最終3人與假裝成富商助理的警務人員交收涉案片段後被捕。3人今天(21日)於區域法院承認一項串謀勒索罪,法官決定將案押後至6月29日判刑,期間3人須還押監房。

本案3名男被告依次是58歲的運輸工人鄺雄光、46歲保鏢徐文傑及51歲保安黃軒中。他們共同被控一項串謀勒索罪,控罪指他們在2020年1月11日至4月1日期間,在香港一同串謀,為使他們自己或另一人獲益,或意圖使另一人遭受損失,而以恫嚇方式不當地要求X交出一筆款項。辯方求情指,鄺並不涉及拍攝勒索片段;而徐在事後曾提供「無損權益口供」希望幫助檢控方,因此應可獲額外的刑期扣減;至於拍攝片段、但無證據指他有份跟X交涉的黃,則指他不是案中主腦,他當年拍下片段,亦沒預想用來作違法行為。

據案情顯示,富商X和他的妻子均是知名人物。去年1月10至11日,X接連收到陌生來電。起初X並沒接聽,但之後X收到其妻子在家中裸露背部的相片,至此X才接聽來電。對方表示還有影片,問X會否買回相片,不買便把相片影片高價向他人出售。當時X以事忙為由推搪,然後報警。警方接報後,派一名偵緝高級督察假裝是X的助理,與再致電的鄺接洽,並要求鄺出價。期間鄺又向X發送圖像及威脅訊息,稱「……我搵人找你的電話都用了幾萬,處理唔好令你名譽受損,家中老少擔心,以你身份出個好價錢,相信我一定可以擺平事情……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想好whatsapp我」。

鄺及後開價一億,及向X傳送了一段其太太更衣裸露上身的片段。之後鄺與假扮助理的高級督察多番通話,商討交收方式。期間鄺說過要舊鈔票、又說自己只是中間人和會信守承諾的人、片段會儲存在一個加密要密碼的USB手指中等,且一度拒絕面交。其後鄺同意面交,並約好在2月10日在電話上確認細節,但鄺之後便失去聯絡。

事隔一個月後,X在去年3月11日收到徐的來電。徐責罵X找助理處理,令事件變得複雜,但X以事忙為由中斷對話。徐於是聯絡假扮助理的高級督察商討,但之後又變回由鄺與高級督察接洽。期間鄺曾提議,以一半現金一半期票的方式收錢,及要求對方寫一封授權處理款項的信,讓他有需要時使用。雙方最終約好在4月1日上午,於中環天星碼頭停車場頂樓交易。當時只有鄺現身,鄺指其同黨因害怕而不會出現,又聲稱自己忘了帶掃描有否GPS跟蹤的器具等。鄺把USB手指及密碼交出後,在試圖接觸聲稱載有現金的公事篋時,便被警方表露身份拘捕。

在鄺被拘捕後,警方亦於同日稍後時間,分別在不同地方把另2名被告徐及黃拘捕。鄺在會面中指與徐是相識10年的朋友,對方交予他載有相關片段的USB,及給他X的電話,負責與X等聯絡。他指徐本身叫價9,000萬港元,是他決定提升至1億。徐在警誡下則表示,他與黃皆曾受僱於X,是黃把片段交給他,並指黃稱缺錢,他便建議把片段賣給X。黃本不同意,但最後答應,並曾想過透過律師樓來完成交易等。不過黃就警誡下指稱,是徐問他要片段以向X索取金錢。黃承認是他在多年前,在好奇下拍下片段,但只用來自己觀賞。黃亦稱不認識鄺,不知鄺有參與其中。

【更多即時新聞詳情請上東網新聞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