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吸血蠓 部門鬥卸扮懵

東方日報
·4 分鐘文章
將軍澳海濱長廊蠓患嚴重。(楊婷攝)
將軍澳海濱長廊蠓患嚴重。(楊婷攝)

新冠肺炎疫情下,政府抗疫不力之餘,公共衞生同樣處理欠佳,多區鼠患問題嚴重之外,不少舊區大廈天井更被發現垃圾堆積如山,衞生情況惡劣。近日天氣炎熱,時晴時雨,將軍澳海濱長廊爆發蠓患,令街坊日常生活大受影響,有市民手腳被咬至紅腫,情況驚人。事實上,長廊部分路段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及食物環境衞生署等多個部門管理,部門之間欠缺溝通,政出多門導致蠓患出現,附近居民飽受困擾,慘淪「人肉餵蠓」。有關政府部門承認長廊部分位置非一個部門管理,表示有進行滅蠓工作,區議員鬧爆部門離地,不妥善處理問題之餘,抱着一副「唔關我事」的心態,事事推卸責任及闊佬懶理。

將軍澳海濱長廊向東延伸至調景嶺,向西則往日出康城,連接將軍澳市中心,當中包括將軍澳海濱公園。近期海濱蠓蟲數目大增,其中最為嚴重的是海濱長廊近日出康城段,特別是接近木櫈、花槽等位置,大量蠓蟲繚繞,更有部分街坊手腳被咬至紅腫,遍布紅斑,如「梅花點」,令人訝異。

附近閒置地 植物叢生垃圾堆積

本報記者早前連同西貢區議員張美雄前往現場實測,僅站立數分鐘,立即有大群黑色飛蟲「圍攻」叮咬,皮膚瞬間泛紅,痕癢難耐。張指過去一段時間收到不少市民反映,指長廊位置蠓的數目大增,甚至有街坊手腳被咬,嚴重發紅的情況。他表示,長廊是附近居民主要消遣地方,街坊到該處散步、於單車徑踩單車等,但每次天氣回暖潮濕,蠓患情況便愈加嚴重,特別是長廊近日出康城段,附近不但有閒置地,大量植物無人打理,垃圾堆積如山;鄰近亦有地盤、堆填區復修地等。

張續指,該段位置非一個政府部門管理,而是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運輸署及食物環境衞生署等不同部門共同管理,但部門之間各自為政,在加強滅蠓工作上「冇合作、冇溝通」,政出多門導致蠓患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他認為各部門應加強聯合行動,如多噴蚊水,亦應加設滅蚊機等。

康文署:過去一年無收相關投訴

康文署回覆指署方重視場地的環境衞生,並已聘請專業滅蟲公司,在公園四周噴灑滅蟲霧劑,而去年在公園進行了40次噴灑滅蟲霧劑的工作。署方又指公園現時設有16部滅蚊器,分布在公園的花床上,會因應實際情況及需要考慮加裝更多的滅蚊器,而過去一年沒有收過公園有關蠓患的投訴。

至於將軍澳海濱長廊近日出康城段並非其管轄範圍,是由各個相關政府部門共同負責管理。該署主責路邊花床植物的日常護養工作。而長廊的日常管理,例如沿岸石壆、行人路、單車徑、周邊環境衞生及防治蟲鼠等事宜,則由其他部門負責。

食環署則回覆指今年1月至今,署方共接獲兩宗有關將軍澳海濱蠓患的投訴,強調如蠓患地點屬公眾地方(由其他政府部門管轄的範圍除外),署方會在蠓蟲的孳生地進行防治工作,包括進行霧化處理,以及環境改善措施如清除斜坡或花床上的垃圾、落葉和其他凋枯植物、沙隔和排水明渠內的淤泥等堵塞物,以減少可供蠓蟲孳生的地方。該署又指會繼續留意在公眾地方的蠓患情況及按需要加強防治的工作,亦已為相關政府部門提供有關防治蠓患的技術指引。署方亦會繼續與各有關部門保持密切溝通,加強其管轄範圍內的防治蠓患工作。

運輸署回覆強調只負責單車徑的問題,衞生事宜由其他部門處理。而環保署回覆指將軍澳海濱長廊並不屬於該署的管理範圍,該署主要監測已修復堆填區的修護工作,而在過去一年,該署並沒有接獲關於堆填區管理範圍內的蠓患投訴。

對於有關部門的回覆,張美雄表示難以接受,怒斥部門離地,又形容自己已收到不少市民投訴,不明白為何各部門沒有收到相關投訴。他表示,現實情況就是市民深受蠓患影響,部門滅蟲工作不足,促請當局親自落區視察,並妥善處理,立即跟進蠓患問題,不要紙上談兵,一味玩「語言偽術」。記者 楊婷



咬到痕腫痛:有市民在社交平台上載小腿被咬的相片,情況驚人。
咬到痕腫痛:有市民在社交平台上載小腿被咬的相片,情況驚人。
蠓蟲如芝麻般細小,被咬後痕癢難耐。
蠓蟲如芝麻般細小,被咬後痕癢難耐。
長廊附近閒置地遍布垃圾。
長廊附近閒置地遍布垃圾。
長廊位置應考慮加裝更多滅蚊器。(徐家浩攝)
長廊位置應考慮加裝更多滅蚊器。(徐家浩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