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濟進入政治市

專欄作家
三文治

美國前聯邦儲備局主席格林斯潘在1218日接受CNN專訪(“Alan Greenspan: Investors should prepare for the worst”),中文媒體並未詳細翻譯,更談不上有什麼評論。

我總結「格老」的見解如下:目前世界的經濟陰影有兩個,第一個是中美貿易衝突,第二個是美元利息長期實質高企,兩個因素匯合的結果,將為美國帶來滯漲(stagnation),在美國甚至世界顯示的是高通脹、高失業率。目前樓市股市仍會在高峰徘徊,甚至上升一陣,之後恐怕是插水式下跌。即是說,目前是市場整固階段,之後是崩盤。崩盤將是異常痛苦,格林斯潘呼籲投資者做好最壞的準備,在追趕後市之際尋求避險(At the end of that run, run for cover.),雖然他認為無人會學會教訓,因為大家都不知道跌市何時發生,直至升市到頂而忽然崩盤的時候,大家都在摸頂博升(你見香港地產界高舉有九十八歲老太太用一千五百萬港元買觀塘三房樓刺激市道就知道)。

特朗普總統希望現任聯邦儲備局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將加息潮放緩,救回美國經濟,但Powell 看來不聽總統意見,將獨斷行事,繼續加息。特朗普認為聯儲局比起中國更難對付。格林斯潘預料美國甚至世界將陷入一九七〇年代的滯漲困境。

十二月二十日,聯儲局即刻加息,並且預告明年將加息兩次。令美國、倫敦及其他主要股市大跌。

中美衝突延長、特朗普的左右搖擺和忽然突擊的作風,將為中國經濟帶來美國盟友圍堵和國際司法制裁的不穩定性,令中國工業王國逐漸崩解。美國也要為此付出代價,但美方已有回收中國溢利(Chinese premium)的部署。 

聯儲局為何拂逆特朗普總統的意旨,強行加息呢?原因大概是:重整世界秩序,或者是美國整固的自由國家世界秩序,上個月美國國務卿龐佩奧在比利時的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演講已經顯示美國的計劃。 

十二月二十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剛剛辭職,他的辭職信廣傳美國政界。他譴責特朗普拋棄美國盟友及不顧道義,尤其是特朗普在十九日宣布從敘利亞撤軍及部署從阿富汗逐步撤離,馬蒂斯認為會破壞美國長期的外交關係。 

特朗普為什麼將已經維持穩定的敘利亞及阿富汗留給恐怖組織及俄羅斯甚至中國呢?是為了省錢還是為了和平大愛?是因為美國窮得付不起駐外軍費嗎?

特朗普不按牌理出牌,胡亂刺激盟友,三番四次激走那些與他對抗的老內閣成員而毫不挽留,特朗普在經營什麼國際戰略呢?答案好簡單——不確定性,uncertainty。

-完-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