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攀山的少年》不斷「登頂」獲評五級

星島日報
文憑試視藝科有考生借題發揮,以《六個攀山的少年》刻畫考試壓力的折騰,最終獲評五級。
文憑試視藝科有考生借題發揮,以《六個攀山的少年》刻畫考試壓力的折騰,最終獲評五級。

【星島日報報道】沉重的課業及考試壓力,令學生透不過氣。今屆中學文憑試視覺藝術科考試,有應屆考生以畫為喻,以《六個攀山的少年》為題,描繪自己與考生在課本、試卷疊成的高峰上,不斷「登頂」、「滅頂」折騰,獲評為五級,更在考生表現示例中「貼堂」。有資深視藝科教師指,考生借畫作對文憑試作無聲抗議,相信評卷員亦感動。

考試及評核局日前陸續上載文憑試各科的考生表現示例,今屆視藝科有題目要求以《六個攀山的少年》為題即興作畫,有考生借題發揮,描繪六名面目猙獰的學生,在課本、考卷的大山中迷失,有人「登頂」終獲一百分,卻看到遠方有另一座大山等着自己,有人卻被沉重書山所「滅頂」,舉手求援卻被淹沒。作品最終被評為五級,考評局指考生「以書為山,配上飄揚的試卷,呈現對考試壓力的感覺」,在圖像選取、技法、構圖和色彩運用,營造攀越「書山」的困苦,展現個性、原創性與豐富想像。

資深視藝科教師梁崇任指,該題目供考生參考的畫作,與攀山毫無關聯,並非一般考生的首選,形容該考生是「向難度挑戰」,「這抒發對文憑試無聲的抗議,把追求成績的高峯與攀山作比喻,道出了自己內心情感」。他認為,評卷教師接受這類憑畫寄意的作品是「手下留情」,相信是被畫作所感動,而考生技巧亦相當高,「背景借用『梵谷式』的星空構圖和藍調,正好反映內心不安與迷惘;六人面帶呆板、表情扭曲,表現考生行屍走肉,失去快樂,與主題不謀而合。」記者 梁子健

睇更多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