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周年】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揭八九民運序幕

眾新聞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心臟病發逝世,終年73歲。北京的大學生追憶胡耀邦生前遭遇,抒發對鄧小平李鵬掌權之不滿,為波瀾壯闊的八九學運揭開序幕。

悼念胡耀邦是引爆點,學潮的遠因可追溯至1978年改革開放帶來的影響:物價騰飛,基層難以負擔生活開支。同一時間,中共高官貪腐嚴重,種種欺壓及不公平,引起百姓不滿。

與此同時,經濟開放吹起政治改革微風:1986年持續27天的「八六學潮」,學生高喊「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權,反官僚,反腐敗」 ;1988年中央電視台紀錄片《河殤》批判「黃河文明」,後來被指是八九學運的思想指導;方勵之、劉賓雁、王若望等知識分子的自由思潮,對北京大學歷史系學生王丹等人影響深遠,王丹在校舉辦「民主沙龍」倡導新中國和校園民主化。

這一切,像種子,70年代末起埋在神州大地的黃土。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八九民運爆發。眾新聞製圖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八九民運爆發。眾新聞製圖

2019年是五四運動100周年,1989年是70周年,胡耀邦在當年五四前夕離世。

胡耀邦在文化大革命後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1982年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被視為政治上的開明改革派。胡耀邦在1987年被迫辭職,與他主張寬容、透過對話處理1986年學潮有關。胡耀邦辭職後,中共開展「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針對胡耀邦的觀點及政治改革進行批判,然而胡耀邦在中國知識分子眼中仍具有威望。

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曾撰文《中共第二代的終結─胡耀邦趙紫陽的政治悲劇》,談到胡耀邦對政治改革的貢獻:

「(1)平反冤案:在毛澤東時代的歷次政治運動,被整肅的不僅是社會精英(有產者、與舊政權有關係的人員、中共各級官員、社會名流和知識分子群體),而且是大量平民(被定為「五種人」的政治賤民)。胡耀邦在主持平反工作時,表現出了中共高官少有的人道主義同情心,他的平反政策不僅惠及社會精英,而且及至廣大人民,使得兩者同時獲得解放,終結了讓人永無出頭之日的身份政治歧視,以及由此而來的全面社會歧視的黑暗時代。政治上,這為鄧小平贏得民意支持,這在剛結束殘酷階級鬥爭的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是相當大膽而寬容的政治決策。

(2)主持和全力推動思想解放運動:他不僅主持了關於「真理標準」的討論,而且在鄧小平的完整地準確地理解毛澤東思想的基礎上,提出了馬克思主義不是僵化的教條,而是隨着時代的發展而不斷進行自我調整。應該承認馬克思主義是特定時代的產物,因而必然有其局限性,無法全部回答今天所面對的問題。要創造性地發展馬克思主義,就必須在理論上勇敢地面對新時代,回答和解決馬克思所沒有提出和沒有解答的新問題。可以說,他的這種有限的馬克思主義論對思想解放的推動,甚至在更深的層次上超越了「真理標準」討論。

(3)在西藏問題上,表現了政治上的遠見和制度創新能力。他與萬里去西藏時對一九四九年以來的中共民族政策的坦率而真誠的檢討。他的講話雖然沒有超出中共的統治傳統,但是那畢竟是到目前為止的中共黨魁,放下壟斷一切的架子和從不認錯道歉的惡習,對其執政歷史的自省和民族政策的檢討的極限了,所以才能至今在西藏的精英階層中保留著美好的記憶。如果按照胡的思路,中共政權與西藏及其達賴流亡政府之間的關係,決不會陷入現在這樣的毫無進展的僵局,兩岸關係也不會出現如此強烈的敵視。

(4)對知識界和大學生要求政治改革的熱情和行動的保護。在改革之初,他就出面保護了參與西單民主牆運動的一些人。在思想解放運動時期,他已經對社會名流和知識精英具有很強的人格凝聚力了,當他和趙紫陽共同抵制了「清污」,使之不了了之,並且由於處理「反自由化運動」和八六學潮上的開明立場而被迫下台之時,他對知識精英以及各界社會名流的人格凝聚力,達到了中共的歷任黨主席或總書記都難以比擬的程度。當時,就連在政治改革上最激進的方勵之都對胡耀邦有很高的評價。

(5)政治上的無私:導致胡耀邦下台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力主廢除終身制,想用自己和鄧一起退休來作為全黨的示範,身體力行地讓人民看到中共進行政治改革決心。所以他才贊同並力勸鄧小平退休,允許《深圳青年報》公開發表贊成鄧小平退休的文章(註:1986年10月21日,《深圳青年報》發表錢超英〈我贊成小平同志退休——與微音同志商榷〉,後來該報被停刊 )。

我相信,以胡耀邦的人格而言,他的這種表示完全是出於真心與公心,決不是為了自己謀取更高權力的虛情假意。所以他的含冤而死才能激起體制內外的廣泛同情和義憤,引發出自下而上的以大學生為主體的全民動員的八九運動。

胡耀邦於1989年4月15日上午7時53分逝世,新華社同日發出的胡耀邦逝世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訃告,沒有提到胡耀邦被迫辭職;胡耀邦也沒有如其他領導人離世時,獲稱為馬克思主義者。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向眾新聞表示,今天談及胡耀邦多了一份感慨:「30年前,像這樣的高級幹部,在中共黨內還是有的,胡耀邦、趙紫陽。30年後,像他們的,今天一個也找不到,完全找不到一個像胡耀邦的人。」王丹記得,1989年4月15日下午,他在北京家中聽到胡耀邦逝世的消息,便想到學生可能會有反應,「晚上我回校,就看到很多大字報,運動就這樣爆發。」

胡耀邦(左)和趙紫陽(右)1982年出席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網上圖片
胡耀邦(左)和趙紫陽(右)1982年出席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網上圖片

內地時政雜誌 《炎黃春秋》(2016年停刊)作者李平,在2015年發表文章《參與胡耀邦追悼會的回憶》,提到胡耀邦逝世時寫道:

「胡耀邦同志時年73歲,原本身體很好,性格開朗豁達,為人正直厚道,在粉碎『四人幫』之後的撥亂反正中,大智大勇,衝鋒陷陣,為挽救黨和國家於危難,建樹了歷史性的功勳,在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乃至海內外都有崇高的威信。他過早辭世,使群眾中敬重、懷念之情更為濃烈。」

胡耀邦被迫下台後,官倒橫行、物價飛漲、貪污腐敗問題持續,引起民眾不滿,胡耀邦逝世激起民眾對他的懷念,以及對以鄧小平及李鵬為中心的掌權者不滿。

李平提到,1989年4月15日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播出胡耀邦逝世新聞,4月16日即有人到天安門廣場的人民英雄紀念碑獻花圈。4月17日,《人民日報》頭版刊登了獻花圈的圖片。「從4月17日開始,來自大專院校、科研單位的許多人結隊到天安門廣場送花圈,紀念碑周圍擠得人山人海,越來越多的人包括在京的外國人,到廣場拍照,抄錄花圈上的挽聯和悼詞。4月18日一早,更有人大和北大的學生在人民大會堂東門外靜坐提出訴求。這使胡耀邦同志治喪工作,一開始就處於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之下。 」

大批北京學生悼念胡耀邦,並提及中國《憲法》保障的人民自由。網上圖片
大批北京學生悼念胡耀邦,並提及中國《憲法》保障的人民自由。網上圖片

美國芝加哥大學社會學教授趙鼎新,在其著作《國家,社會關係與八九北京學運》,4月15日胡耀邦逝世當晚,北京大學出現了大約80張大字報,內容大多是悼念胡耀邦,也有一些抨擊政府。以下兩張是具有代表性的:

「政府無能、社會腐敗、政治獨裁、社會分子眨值:這就是我們的社會、我們的現實、我們的悲劇。」

「我們的要求:推翻無能的政府、罷黜專制者、建立民主國家、社會以教育為本。」

民眾抒發對胡耀邦的尊敬。網上圖片
民眾抒發對胡耀邦的尊敬。網上圖片

4月17日,天安門廣場的悼念活動規模擴大,當天下午,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系約500名學生,在人民大會堂東門悼念時,有公安試圖驅趕,活動下午6點半和平結束。晚上至4月18日凌晨,廣場上聚集民眾,約3000名北京大學學生,從校園步行至天安門廣場,逾千名清華大學學生隨後加入。之後數百名學生聚集在人民大會堂前靜坐,要求向全國人大常委會遞交請願信,提出七點要求(註:七點要求有不同版本,按學運領袖封從德所述,以下是他出任常委的北大籌委會後來定稿):

1. 重新評價胡耀邦同志的功過是非、肯定其「民主、自由、寬鬆、和諧的」觀點。

2. 嚴懲毆打學生和群眾的兇手,要求有關責任者向受害者賠禮道歉。 

3. 盡快公佈新聞法,保障新聞自由,允許民間辦報。

4. 要求國家領導幹部向全國人民公開其本人及家屬的實際財產收入,嚴查官倒,公布詳情。

5. 要求國家有關領導人就教育政策的失誤對全國人民作出正式檢討並追究責任,要求大幅度增加教育經費,提高知識分子待遇。

6. 重新評價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並為在期間蒙受不白之冤的公民徹底平反。

7. 強烈要求新聞機構給予這次民主愛國運動以公正如實及時的報道。

由4月18日凌晨至上午8時,愈來愈多學生在天安門廣場聚集,高呼「民主萬歲」、「自由萬歲」口號,至晚上9點已聚集大約2萬人,北京的幾間大學出現了約700多份大字報。

悼念胡耀邦,也表達對掌權領導的不滿。網上圖片
悼念胡耀邦,也表達對掌權領導的不滿。網上圖片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