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有區議會申撥款播《我和春天有個約會》 楊雪盈:匪夷所思

一套半世紀前的電影,對社區建設有什麼用?灣仔區議會在9月6日(星期四)舉行撥款及常務委員會,審議幾十項活動撥款申請,其中一項引起了爭議——港灣婦女會有限公司以「社區參與計劃」名義,向區議會申請撥款1萬元,在9月16日、即中秋節前一星期,舉行一場欣賞會,放映高志森執導、22年前上映的電影《我和春天有個約會》。

雖然1萬元不是天價撥款,但「魔鬼藏在細節裡」:為何活動舉行的日期距離審議撥款的會議只差10日?雖然門票是免費,但是不是真的能成功動員參與,不致浪費公帑?為何先後有不同團體在不同區議會申請撥款放映這套電影?

本年8月起在元朗播10場 「點解同一套戲周圍申請funding ?」

名為「活力﹒愛溫馨同樂賀中秋——電影欣賞會」的活動,向灣仔區議會申請撥款1萬元,目標受惠人數為350名居民或長者。《我和春天有個約會》這套電影早在四分一世紀前上映、在影音店隨便買到、在電視和舞台也經常重演,為何還要刻意在社區放映?團體在提交的申請文件中解釋放映的原因,中秋節是人月雙圓的佳節,藉著欣賞電影,能讓大家聚在一起,同時「帶出更多社會訊息,讓參加者進一步認識身邊的事物,了解社會的問題。」

「『咩花好月圓呀』個啲點樣講都唔會錯,你播其他戲都唔會錯。」灣仔區議員楊雪盈在Facebook發文,大呼「匪夷所思」,她接受訪問時亦質疑團體為何非要選取這套電影不可。無獨有偶,在今年7月,元朗區議會亦有另一團體透過「社區參與計劃」,申請撥款約20萬元,在8至12月舉行10場《我和春天有個約會》電影放映及嘉賓分享會,免費予6,000名居民及中學生觀賞。當中的電影放映費用每次5,000元,也是整個活動所有支出中最高。整筆撥款最終獲元朗區議會財務委員會批核通過。

「點解要用同一套戲,周圍申請其他區議會founding?」楊雪盈認為如果電影已在其他地區獲批撥款,再在另一區獲批,會令公眾誤以為區議會不斷「派錢播呢套戲」,故此不能置之不理,「團體有冇諗過呢樣嘢?定係非呢套戲不可,咁到底咩原因?」

活動前10天才審議撥款 團體「坐定粒六」?

除了播放頻密,團體申請撥款的審議,距離活動舉行的日期只相差10日,距離派飛的日子更只有6日。楊雪盈指,感到申請團體「坐定粒六」,認為區議會一定會批出撥款,十分奇怪,「一套舊戲要350人無端端過來睇,其實唔係好make sense。」

灣仔區議會今年曾五次舉行撥款及常務委員會,秘書處每次舉行前也會收集活動申請,再讓區議員審議。而港灣婦女會卻沒有在之前的四次會議,預早遞交申請,卻選擇在活動舉行前一個多月、即8月9日,才向秘書處遞交申請,「至少作為一個負責任團體應預留足夠時間,畀佢apply(區議會審議)。」更可況,團體沒有列席當日會議,向議員說明計劃。

楊雪盈透露,在會議上有議員關注活動日期太急趕,有議員事前毫不知情,亦有議員表示:「會唔會個團體已經準備好」,試圖讓項目過關。不過最終項目「成功爭取」暫時毋需表決,主席鄭琴淵要求團體更改活動日期後,再提交區議會重新審議,但沒有說明清楚要以何種形式提交,「用傳閱(文件)方式咁就可以靜雞雞通過,唔洗討論,團體唔洗(當面)解釋。」

即便活動之後可能會更改日期,再提交區議會審議,楊雪盈亦會反對項目撥款,因為她認為重點不止在活動日期上,而是整個撥款存在更多不合理的細節。

港灣婦女會估計,會用上11,455元舉行活動,包括添置背幕、郵票、小禮物、租影片費用、印刷費等用途。他們會向區議會申請撥款10,000元,而最大的支出便是《我和春天有個約會》的5,500元的放映費用。

般放映費僅二至三千元 電影人:收五千元不尋常曾跟楊雪盈合作舉行社區放映的電影策展人羅鍵鏘則認為,《我和春天有個約會》索價約5,000元的放映費用不合理。

他解釋,電影公司或版權持有人的確有權就放映電影收取費用,當中沒有劃一標準,視乎電影類型、已上畫的時間及商業能力而定,可以很主觀,也可以有議價的空間。但按經驗,如果屬免費的社區放映,對方可能收較便宜的放映費,甚至不收錢,「大部分本地電影公司知你唔做商業活動,係可能有價講,就算唔係減好多,都唔會賺到你盡。」即便是收費的社區放映,對方也會視乎入場費及電影院的場地而定收費。

羅鍵鏘說,社區放映的版權費一般收約2,000-3,000元,現時約5,000元的放映費太貴,「套戲有咁上下年齡,係電視播過咁多次,市面上買到碟,做個唔收錢嘅電影放映,我覺得放映費應該平啲。」但他認為舉辦活動的一方較有責任,要衡量放映價位值不值得,不能對方開什麼價錢都接受,亦不明白會為何先後有團體會接受5,000元的價位,批評大意、愚蠢、浪費公帑,「係唔係區議會有好多錢,就可以不負責任,咁容易就放映?」

他又說,即便是香港電影節要放映經典電影,場次也不會多過一兩場,但現在做法不尋常,「元朗做十場,而家灣仔搞多場,講真元朗同灣仔都係香港之內,係咪咁多人需要睇呢套戲?」

港灣婦女會掛線拒回應 審計署曾批評

對於種種疑問,記者曾兩度致電主辦機構港灣婦女會查詢。自稱是祕書的職員表示,已經向相關人士了解過:「只係揀一套電影,冇諗過其他問題。」正當記者欲追問其意思,該職員只不停表示不會重複、亦不會再回應,然後掛線。

其實早在去年4月,審計署就曾批評民政總署及區議會撥款推行「社區參與計劃」有欠不妥。當中包括在2011年至2015年間計劃數目及參加人數減少,但撥款反而增加;在2015年至2016年間,計劃的7成撥款集中在藝術文化、康樂體育、節日慶典及區節3類活動上,而公民教育及樓宇管理的撥款各佔不足2%;而為殘疾或有特別需要人士而設的活動只有1.9%,少數族裔人士只有約0.1%等等的問題。

當時民政總署表示同意審計署的改議,指會分配和使用推行社區參與計劃的區議會撥款,以及管理所涉及的利益衝突。但一年過去,實際情況有沒有改善呢?在區議會如果沒有人緊守把關,一筆一筆的公帑是不是就這樣送出去呢?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社區伙伴】《策掂》政策遊說比賽 @中學組 冠軍贏書券5,000元
【社區伙伴】《策掂》政策遊說比賽 @大專組 冠軍贏10萬元獎金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