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航向月球

國家地理雜誌

帶我去月球
美國總統甘迺迪在1962年9月12日萊斯大學演說中宣稱:「我們選擇到月球去。我們選擇在十年間登陸月球並且做其他事情,不是因為這些事情容易,而是因為這些事很難。」即使五十多年後再聽這段慷慨激昂的演說,即使對非美國人來說,也很難不為之動容。
在這段演說中他還說:「我們向這片新海域揚帆,因為這裡有新知識可以獲得、新權利可以贏取,而且贏得這些必須用於全人類的進步。」
不過如果仔細讀這篇演說的全文,他花了更多篇幅解釋為什麼美國的人民和政府需要以如此高昂的代價來進行登月的努力。當時美國政府打算花一年5億4000萬美元的經費發展登月計畫,相當於每個美國人一週40美分。這一切都是為了一個「一定程度是個依賴信仰和遠見的行動,因為我們現在不知道這會給我們帶來什麼好處。」
在他演說中沒有提及、但所有美國人心知肚明的是在當時冷戰期間,美國在太空競賽中已落後蘇聯。在前一年,蘇聯史波尼克1號第一次成功將人類送入太空。換句話說,儘管太空競賽時期的種種大膽行動有探索太空的偉大動機,背後更大的驅動力應該還是國家利益。
這樣看來,近年來熱火朝天進行的新登月競賽就十分特殊。本期我們報導了獎金高達2000萬美元的Google月球X大獎進入決選的五個團隊和他們的進展。這些團隊來自印度、以色列、日本、美國和一個跨國團隊;他們不是依賴國家支持,而全部是民間團體。
這些團隊已展現出令人刮目相看的科技實力。尤其是馬斯克領導的SpaceX火箭升空再定點垂直降落的畫面燃起人們的興趣,勾起更多的期待。
這個新的登月行動競賽誰會是贏家?還會出現什麼讓人驚喜的新科技?我們會向那些科幻小說裡描述的技術與情節拉近多少距離?這些都讓人屏息以待。但更令人期待的是,通過民間的力量我們是不是有更大的機會實現甘迺迪說的,將科技的發展用於全人類的進步,而不只是少數霸權的宰制地位。

香港三聯、商務、中華、誠品、7-11及OK便利店有售。

《國家地理》雜誌 訂閱優惠 https://goo.gl/NU5FBa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