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無時

星島日報

【星島日報報道】有算是認識的寫詩者(他們有不喜歡別人稱之詩人的)在我們不知不覺情況下消失人間,那是在看報道、紀念文章,才知道他們辭世而去了。

文友說:「走,也不說一句:『我走了,再見。』」其實,是沒機會。那是說,他們不會如詩人辛笛所講:「再見,就是祝福的意思。」多年前辛笛到香港一遊,見到太多朋友,話說得太多,聲音都沙啞了。他就是用那把沙聲,在港台,誦讀他的詩:《再見,藍馬店》。感情豐富的辛笛說:「這可能是我最後一趟來香港,也該是在空氣中讀詩。」說的時候,不無感慨。

相對辛笛的感性,來自台灣的商禽,理性多了。在港台錄音後,送他到尖沙嘴,他說:「在可以停車地方停下來,我想隨便走走,看看這個城市。」下車的時候,他說了聲謝謝,不說再見,知道不會再見到的了。

還有本地的兩位年輕詩人,一位在浴室浴缸不幸遇溺(是刻意這樣告別人間麼),說是漏煤氣,這樣的意外,真是那麼容易發生的麼?

另一位,是在我們不知不覺中就走了(當年送給他的鯨魚骨,他會轉送給別人麼)。

大概詩人的離去,與其他不寫詩的人,結局都是一樣,有逐漸老去,病逝的,有不想留在人世,自盡而去的。走的時候,皆不曾帶走一片雲彩。

(逢一、三、五刊出)

祥 看 張灼祥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