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結最低工資 基層嘆堂食奢侈

望着60多元的餐牌,朱哥不禁望門興嘆,他期望政府可調高最低工資。(黃偉邦攝)
望着60多元的餐牌,朱哥不禁望門興嘆,他期望政府可調高最低工資。(黃偉邦攝)

港府去年凍結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維持在2019年公布的時薪37.5元,下次調整要等到明年5月,全港逾1.4萬名靠最低工資過活的基層勞工「凍薪」4年,只好勒緊褲頭熬日子。有年屆六旬的保安員稱,疫下本港縱然經濟不景,物價依舊飛漲,工資卻紋風不動,無奈兜裏沒錢,連到餐廳堂吃一頓50多元的「碟頭飯」已屬奢侈,苟存於世彷彿只為生存,遑論如他人般偶有「閒錢」睇戲、旅行享受生活。團體炮轟港府凍結法定最低工資,令基層生活朝不保夕。

「我幾十年冇睇戲、冇去旅行,只是想舒舒服服食餐飯,不過依家堂食好貴,食唔起。」根據統計資料估算,全港目前有約1.43萬名工人賺取最低工資過活,64歲任職保安員的朱哥是其中一員。

堂食價錢翻倍 日常無法負擔

朱哥讀書不多,自認數學「唔太叻」,但他對物價變化卻記得十分清楚。他猶記得2009年時,月入只有6,500元,當年茶餐廳的堂食價錢大約只是20幾元。時至今天,他月入雖增加至一萬元,但茶餐廳的堂食價錢卻早已翻了一倍多,他尷尬地說:「堂食50幾元一碟飯,已非自己日常可負擔。」

目前,朱哥與年邁的胞兄同住於一公屋單位,由於哥哥只從事散工,生活朝不保夕,家裏開支重擔便落在他身上,因此令他「樣樣都要慳」。朱哥說,身上最值錢的家當是手上那隻戴了多年、價值300多元的舊手錶,其衫袋內殘破不堪的電話亦是友人所贈。

記者問及朱哥平日可有喜好?他想了許久,未能應對,彷彿貧窮真的會限制人的想像。記者再三追問下,他才不好意思地說:「希望有機會去吓旅行」。至於對港府有何期望?他坦言:「加人工囉」,並反問「其實7百萬人的香港,加萬多人的人工,係咪真係咁大影響?」

團體:最低工資應為50元

基層團體斥責港府凍結最低工資水平,令基層市民無法改善生活;又指最低工資由2011年實施首年的時薪28元,上調至2019年的時薪37.5元,但若扣除物價升幅,相應購買力竟然跌至僅27元,因此強調若計入未來一年物價升幅和通脹因素,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應訂為每小時50元。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昨於網誌表示,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檢討的公眾諮詢將於明日結束,料相關委員會於今年10月底前提交報告,讓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調整幅度。他期望檢討能有商有量,又指若凡事只看誰「拳頭」大,誰大聲誰正確,社會只會加深分歧甚或撕裂,多方平台亦難以發揮功能。

社協指,第5波疫情對基層造成沉重打擊。(陳德賢攝)
社協指,第5波疫情對基層造成沉重打擊。(陳德賢攝)
朱哥身上最值錢的家當,是手上那隻300多元的舊手錶。
朱哥身上最值錢的家當,是手上那隻300多元的舊手錶。
法定最低工資設立及歷年檢討情況
法定最低工資設立及歷年檢討情況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