凍薪4年 最低工資上調拉鋸激烈

本港仍有逾1.4萬人領取最低工資,多數為保安、清潔工。
本港仍有逾1.4萬人領取最低工資,多數為保安、清潔工。

據統計處數據,本港仍有逾1.4萬人領取最低工資,而工資水平檢討本應每兩年至少一次,惟去年凍結於37.5元水平,變相基層勞工要凍薪4年,是基層的悲歌。至於最低工資委員會上月中展開為期6星期的公眾諮詢亦將於本月底結束,現時坊間的討論更由每小時42元至50多元不等,但資方多以疫情打擊為由阻撓,致勞資雙方拉鋸激烈。勞聯議員周小松提出,最低工資應增至46元,並改為一年一檢:「現時工人艱辛地工作,工資水平還比綜援金低,變相鼓勵港人齊齊拎綜援。」

為期6周 諮詢月底結束

去年最低工資凍結於37.5元,下一次調整最快亦要到2023年,最低工資委員會上月就法定最低工資水平邀請社會各界提供意見,諮詢將於本月31日結束。截至5月17日,委員會收到182份意見書。周小松認為,最低工資要增至46元才合理,按現時本港供養率為1:2計算,意味最基本的生活水平為一人收入至少要足夠供養兩人,然而現時兩人家庭的綜援最新標準金額,以及加上各類津貼為9,658元。若以37.5元最低工資水平計算,一般基層工友每日工作8小時,每月工作26日,月薪亦只有7,800元,較綜援金少近20%。

現制兩年一檢 長輸通脹

周認為去年最低工資不應凍結,除令基層勞工凍薪4年之外,亦因工資本身過低,基層生活大受打擊,尤其當甲類消費物價指數的基本食品指數持續上升的時候,基層甚至連生活必需品均不勝負荷。最低工資每兩年檢討一次,致數據大幅滯後,亦未能反映勞工市場實況,更與社會脫節,致基層勞工工資永遠跑輸通脹,繼續活於水深火熱之中,他建議盡快改為一年一檢。

措施推行11載 累增33.9%

最低工資推行至今11年,周小松指出,實際上調整的幅度根本跟不上整體勞動市場,譬如「名義工資指數」經已由2011年6月的173.4,升至2021年6月的248.9,增幅44%。同期「工資中位數」增幅46%,惟最低工資自實施後的水平,升幅只有33.9%,反映最低工資時薪工人工資調整幅度,遠遠追不上普通工人的工資水平。

周小松
周小松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