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當愛情「世界仔」

好集慣
·3 分鐘文章

第一次約會大多有兩種特定形式:一種是「先發制人」、另一種則是「順其自然」,前者比較屬於有目的性,而後者則容許有下台階的空間。兩者的方式都是看雙方的性格來作定奪,即使是坊間所述的「情場老手」也是透過不斷的觀察才能對症下藥。

不按情理出牌就是勝利

友人在最近的第一次約會遇上了一隻完全不按情理出牌的變色龍,而那人所運用的對策徹底地撼動了她的心靈。

在約會之前,男方只是告訴了她當天會帶上車子到約定的地點載她起程。在整段的車程中,他也並沒有透露任何有關目的地的線索。經過了一輪寒喧問暖後,友人才察覺到自己已經身處在主題公園的閘前。男方看見友人驚愕的神情就搖頭晃腦地說道:「還記得那一次妳提及自己的兒時趣事嗎?妳說妳父親在駕駛時總是不能一心二用,所以每一次經過青馬大橋的時候,一不留神就會駛往主題公園的方向。而妳都會渴盼著父親可以直接停留在主題公園嬉戲,所以現在我就為妳實現妳的兒時夢想。」


先別論這一個安排是有多麼的戲劇化,就只是一段不經意的獨白已經可以體現到男方的自信和細膩的心思。

約會差不多要結束的時候,男方從後座拿出了一個安放著一束薰衣草的盒子送給友人:「在我的小時候,我儲了很久的零用錢為著要在母親節送花給母親,但那裏的錢只是足夠來買一束薰衣草。所以我最後亦只好買了一個比較好看的盒子把它盛載著,就像妳現在手上的一樣。」他定必想著自己的計劃完美無缺地實現了「起承轉合」的安排,然而淘氣的友人卻戲謔笑道:「那麼你把我當作是你的母親了嗎?」她當然只是在調侃他,因為變色龍那「首尾呼應」的鋪張如他所料般徹底地奏效了。

放棄當愛情裏的偵探
賭博似的愛情確實可以讓人感覺到一種窒息的快感,但是友人其實亦在顧慮到底男方如斯熟練的約會方式會否也曾經重複地應用在別人的身上。我們總是在糾結一些沒有答案的問題,不厭其煩地去打聽朋友忠言逆耳的建議──但卻從來都忘記了當下真實存在的快樂。


或許,總有一天我們會忽爾悟出真理悠然地詢問自己以下的設問句:「快不快樂?快樂!開不開心?開心!到底背後的動機是甚麼?管他的!」我們又不是一名偵探,我們只是一個貪婪的人。

撰文:林靖風

作者簡介:
於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修畢藝術理論及哲學系研究碩士學位,曾在倫敦泰特現代美術館及多個香港與台灣藝術展覧展出多媒體(雕塑、插畫、設計及攝影)作品、亦同時獲得相關藝術與設計奬項。以二十歲之齡在英國哈德斯菲爾德北屋藝廊舉辦首個個人展覧,於2018年出版首本個人小說《憂鬱藏紅首部曲:艾塔》及於2019年獲TEDx Royal Central London邀請進行以存在主義為主題的大型公開演講。

圖片:《心跳500天》電影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