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示威者逃亡台灣或永遠不能回家

now.com 新聞

【Now新聞台】反修例運動持續近半年,被捕人數不斷上升,有年輕的前線示威者逃到台灣,他們現時的情況如何?

John:由六月九日開始,我是最前線的衝衝子。七一那天我有衝入會議室,有除低口罩,有留東西在裡面,之後出來就去最前面頂住,所以當時有留些明顯傷痕都被人認得出,加上之前被人抄牌的風險,就決定去台灣先吧。

七月中,20歲的John擔心被捕,決定到台灣暫避風頭,尋求當地一間教會協助,不久就收到家人消息,令他更加確信或者永遠不能回香港。

John:有幾個軍裝及便衣來說要搜屋,那時就確認應該是被標記了,不能回去了,返去也照樣被人拉。沒甚麼事情做,有時去教堂崇拜,現在手持旅遊簽證,實際也不能上班。看直播,香港是打仗,但我走出去是天下太平,一切都覺得我不應該擁有這些安逸日子。

掙扎過很多次想返香港,但最終無行動。

John:曾經和自己說過如果開了真槍就一定要回去,但是實際上,我反而被隊友說不要回去,因為如果我在台灣「搭到條線」可以幫助到更多人,與我同樣遭遇的人。可能在這邊處理到物資的話,寄到過去,可能就不會有下一個心臟附近中槍的人。

由前線示威變成隔岸觀火,從遠距離看這場運動,他覺得香港人的變化很大。

John:現在做那些汽油彈,當時六月中七月我們已想做,不過每次想做也被人捉住說是鬼,話很暴力怎樣怎樣,我是很驚訝港人接受程度提高到這地步,真的是不割席。當時我們被人捉到怎樣,是口罩拉到掉,對講機也掉了,揚言要查我身分證、學生證,被他確認後才可放走,但現在完全不同。

即使有教會及家人協助,但流亡異鄉的無力感仍然難受。

John:我覺得我這些是苟且偷生,而不是甚麼犧牲,因為我變相是逃避了大家留在香港的人呢。你給十幾萬次我我也不會後悔到前線,十幾萬次我照樣繼續上前線,因為我覺得這是我這代人的責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