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塗鴉——愛是……

星島日報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相片

【星島日報報道】她覺得自己已經無法信奉任何宗教了,不過有一點不變的是,從小到現在都一樣,不少人誤會她是虔誠教徒,到發現她其實並未堅定歸信時,總是一臉難以置信的驚訝。

大概因為這點驚愕,以致許多教徒在發現她並無信仰之後都會向她傳教,而且大部分都甚為積極進取,雖然她明白,因為從前她也曾這般滿腔衝勁與熱誠,但現在這種熱情與殷勤教她好生煩惱。於是,有時為了免卻麻煩,她會避重就輕報稱自己是信徒,因為她的確曾經信奉過這個信仰,甚至非常忠誠,忠誠得與一位認識數十載的知己為了對信仰的看法討論不休,漸次激烈的爭論最後不歡而散,二人關係破碎得四分五裂。

父母其實對她的信仰亦極為反感,雖不至要脫離關係,然而每當聽到她提及信仰生活,總是一臉不悅與鄙夷,有時更會拋出幾句話里有刺的挑剔。她聽着覺得刺耳,卻也不敢吭聲,畢竟父母是她一生中最尊敬的人,自己從小就幾乎完全不敢忤逆他們的心意。毅然自主決定信仰,偏離自幼傳遞教養的思想已換來反叛的大罪名,哪里還敢大剌剌肆無忌憚在家傳教?於是,她漸漸習慣了在家里當個沉默的信徒,每次去聚會就像要做些偷雞摸狗的不法勾當似的戰戰兢兢。雖然好像有點委屈,不過她領悟到的是,在家只要不主動談信仰,也不被打擾信仰生活,大家就相安無事。

好友思明憤然堅決和她絕交的一刻她還以為那不過是意氣之詞,到得對方截斷通訊、中止交流,鋪天蓋地的「已讀不回」才讓她驚醒原來要破壞人的關係,除了金錢、政治立場,還有宗教信仰,而且威力之大遠超想像,像一把厚厚的鈍刀,來回拉扯着,不知不覺一切都給撕扯裂開。在此之前,她還以為這位向來深曉她的心意、理解她一切的人將是自己一輩子的知心密友,關係牢不可破。她一直覺得思明獨立自主有個性,是她的學習榜樣,沒料到向來最重視的友人「推介」自己覺得好極的信仰價值會招至反目的結局,二人最後的一場對話根本來不及好好道別。原來個性分明得容不下半點與自己價值觀南轅北轍的人並不如想像中那般吸引。

不過令她再也不願追隨曾經忠心依靠過的信仰,並不是因為與思明的關係告吹,而是因為另一個人──雅珊。

雖然如今她對於信仰如此抗拒,然而從以前到現在,不論到哪里,即使已經走進社會,從一個牢籠鑽進另一個牢籠,她還是不時想起從前雅珊曾對她說:「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不輕易發怒。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這是她最深刻的、最愛的金句。記得當時與思明關係破裂,震撼、不解、困惑、氣憤……種種複雜的情緒纏繞她,雅珊說:「每個人都需要愛,有些人渴求得到大量的愛顧,有些人只期望能夠得着些許的眷念。然而無論多或少,不能否定的是每個人都需要愛,我和你都一樣。偏偏愛也像一個囚牢,牢牢地囚禁住人的心。為了得到愛,我用過許多方法,做過許多不同的事。為了留住朋友、得到認同,我也曾扭曲自己的個性迎合她們,在每段關係里都近乎神經質地留意有沒有任何風吹草動,每次聽到評價,不論正面還是負面都禁不住猜測,需要很大的力氣才能把亂竄的思路叫停,不過最後建立多年的關係也逃不過被背棄的命運。一切一切,從前並不覺枉費,如今卻使我悔恨。我明白你的感受,知己的背叛令你痛苦,不過不要緊,還有我們,我們將一生與你互相守望。在我們這個小組里,你可以暢所欲言,可放心表達你對任何事的看法,我們樂意分享。」如果再年輕一點,她一定覺得雅珊這番話陳套至極,所謂愛氾濫成災叫人汗顏卻步。只是當想到數十載的友誼一觸即碎,數十年來自己的確常常遷就、迎合思明,沒料到思明卻狠心反目……雅珊輕搭她肩膀的一瞬,她竟不知為何悄悄落淚了。

後來雅珊一度成為了她最親近的姊妹。不過數年之後她再一次經歷關係破裂,除了雅珊與她形同陌路之外,連整個小組的人都再不歡迎她。這次割碎她與人的關係的是政治立場。

不是說可以暢所欲言嗎?當她坦然表達自己的立場之後,眾人先起勁游說,繼而批評,再變成冷言冷語和針鋒相對,恍如集體的杯葛。她忽然覺得很可怕,無法理解總是把愛與包容掛在口邊的姊妹會變成這樣。她想:「我是不是不應該說出自己的看法呢?如果我附和她們,不就相安無事了嗎?」

她驚覺,原來自己根本無法瀟灑坦然,她仍是對人的感受和看法耿耿於懷。無法在着緊里抽空自己。對於友情、信仰,她再沒有半點信心了。那是一種怎樣的憂慮呢?矛盾的是,每次能讓她叫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的,也只有反覆喃喃唸這一句:「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凡事相信。凡事忍耐。」

偶爾唸着,她不禁想:自己是真的再也無法相信,還是不敢相信?(完)

文:游欣妮。喜歡寫作、手作、閱讀。曾出版散文及詩集等。

睇更多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