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克襄:山與海,瘟疫時期香港人的兩個挑戰

特約撰稿人 劉克襄 發自台北
端傳媒

有次從荔枝窩西側的山區前往烏蛟騰。我已算不清那是第幾回,走進這座蓊鬱森林的古道。半途上,什麼時候會經過哪條溪流、廢村或漥地,大抵都有個拿捏,看到了也總有一親切的回顧。但那天走著走著,熟稔的風景一路映照過去,總覺得好像多了些什麼。快接近村子時,愈發有著整個行山不太對勁的氛圍。

這樣心情怪異地下到最後的石階旁,看見一個透亮的膠樽(寶特瓶)遺落於腳跟前時,終於清楚了自己的不快。當下按耐不住,再度折返了稜線。回到那岔路的位置,隨即有兩個膠樽半遮半現,裸露於草叢。樹林裡不斷有文明的廢棄物,遺落在地面,那種非自然的違和一如芒刺在背。我好像被刺了幾十針。

我隨即把這兩個拎起,丟進備便的膠袋。接下再撿拾一路散落的膠樽、膠盒,甚至還有毛巾和步鞋。沒想到這樣一路東撿西清,再回到登山口時,竟也處理了一大包。

見微知著的隱憂

上個年代初,開始在香港郊野公園行山時,看到森林步道少有垃圾,甚感不可思議。一座華人居住的城市,近鄰的淺山竟能保持高度潔淨,一如歐美國家的自然山徑,委實是我難以想像的。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323-culture-liu-ke-xiang-hk-hiking-in-plague/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