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智鵬指清拆高球場 「是走保育回頭路」

星島日報

【星島日報報道】因為土地大辯論,令粉嶺高爾夫球場近期走進公眾的視線中,保留或清拆的爭議聲不絕。早於約四年前,嶺大香港與華南歷史研究部主任劉智鵬已獲香港高爾夫球會邀請,就球場歷史進行研究。他接受訪問指出,粉嶺高球場過百年來累積了深厚的歷史,為當年新建成九廣鐵路提供重要收入,而在六七暴動後,亦成為時任港督戴麟趾與李光耀商討香港發展的場地,見證着香港社會的轉變。他坦言一旦球場被清拆,將令本港保留歷史文物的大方向走上回頭路。

在訪問一開始,曾為古諮會及城規會成員的劉智鵬就強調,為球場所進行的歷史研究是很應該做的,「這是新界最有歷史價值的康體設施。」故事就從一九一一年首個開放的「舊場」說起。當年九鐵建成後,沒有多少乘客,不過就有大批高球場會員,乘火車來往市區及粉嶺。劉智鵬指,單在在一九一一年即九鐵通車的首年,有關的服務就已為九鐵帶來超過一萬元收入,而其後更推出如「Taipo Belle」等專車為來往球場人士服務。此外,球場的發展亦令鄰近的社區得益。

另一方面,球場起初亦與殖民地的最高層密不可分,「如球會首四任主席,同時亦是當時的四位港督。」而當港督貝路不再任主席後,劉指他向球會取得球場內一幅地段,成為現為一級歷史建築的粉嶺前港督別墅。劉強調,連同場內同為歷史建築的會所及涼亭,如沒有球場,就不會興建它們,「如球場被清折只剩下他們,他們就會在相關背景中被抽離,成為孤兒仔,失去其意義。」

他又指,戰後大批南下的實業家加入了戰前主要由洋人組成的球會,亦反映了戰後華人地位的提升。

劉智鵬亦在研究時,找到一張歷史圖片,看到前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於一九六八年,與時任港督戴麟趾在球場打高球。劉指,戴麟趾邀請李光耀來港作非官方活動,香港剛經歷了六七暴動,時間上十分敏感。兩人很可能在球場上,討論了香港的發展方向,甚至有可能觸及到後來的郊野公園計畫、十年建屋計畫等,對本港有深遠影響。

作為亞洲其中一個歷史悠久的球場,劉亦特別指出,當年在設計球場時,亦有特別遷就場內近七十個明清時期的原居民祖墳,沒有將它們移動。

他強調,粉嶺球場當年以古典方式興建,盡量保留其原始地樣貌以增添其挑戰性,因此亦得以保留大片戰前已存在的樹林河溪生態環境。

粉嶺高球場作為香港公開賽近半世紀的場址,亦同樣見證如台灣的呂良煥、日本的杉原輝雄及本港的鄧樹泉等球手的崛起。當中鄧樹泉後來更成為中國首支出戰亞運的高球隊教練,劉直言:「說粉嶺球場是現代中國高球運動的發源地,亦不為過。」

劉指出,經過近二十年的努力,曾經好不尊重歷史的香港,終於在保育歷史文物的路上,走上從「點、線、面」保育的方向。他認為粉嶺高球場作為一個有深厚英殖時代歷史價值的地方,有充分理由以一個「面」的形式作出保育。他重申如果為順應一時的潮流去清折球場,「是走回頭路」,亦是不理性的。

睇更多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