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打大佬】「機場大叔」陳振哲空降大埔林村:我哋呢代要還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47歳的「機場大叔」陳振哲是區議會選舉大埔林村谷候選人,挑戰獲得鄉事派支持、已做了3屆區議員的經民聯陳灶良。記者訪問陳振哲當天,在林村一帶拍照期間,突然有一名男子趨前問可有拍片,大家急忙離去。記者問陳振哲怕不拍被打,他感嘆:「梗係怕啦。」

成日著西裝的陳振哲突然走入圍村,究竟他是何許人也?他正職做殯儀喪事,行內稱「棺材頭」。他擁有香港城市大學法學碩士(仲裁及爭議解決學)學位,在8.13機場衝突中,搬鐵馬攔住想衝的示威者,又嘗試阻警察進入機場,一頭銀髮成為當晚的直播紅人、「機場大叔」。

陳振哲自言未到收成期,但衣食豐足,今次參選完全因為反送中運動。「我哋呢代人欠咗下一代,我都40幾50歳,唔死都大半世,好似『波叔』(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健波)講嘅收成期,其實係因為社會安定,上一代借取空間,佢哋做過乜嘢無啦啦發達?可能佢阿爸當年十幾萬買層樓,一升升到百幾萬,樓換樓,於是水漲船高,呢個係符碌撞棍,佢好叻咩,唔見得喎。佢收成,更加唔敢接受新嘢。借咗嘅嘢係要還,點還呢?我哋呢代咪行出嚟囉。」

時代選中他?

陳振哲的知名度來自以下三件事:

8月13日,網民發起機場「警察還眼」行動,他在機場酒店食完晚飯,行到機場看著警民衝突升温:「當刻唔驚,諗住as a mediator (調解員) 介入件事。」他用身擋警察與示威者,介入調停,後得「機場大叔」稱號。

9月28日,警方在紅磡隧道口設警崗截車調查,他說剛在紅磡殯儀館附近放工:「見到當時情景,抵唔住問警方:『點解可以查車?』有個白衫警司解答後,另一個綠衫警司一輪咀咁鬧,我問點解佢無編號,佢話佢叫鍾雅倫,係紅磡區指揮官。」

11月2日,128名區議會選舉候選人,在銅鑼灣維園發起選舉聚會,後來警方向維園發射多枚催淚彈,陳振哲與警方理論,結果被近距離噴射胡椒噴霧並按在地上,被捕後被控參與非法集結及阻差辦公兩罪,現獲准保釋候審。

陳振哲說:「我6月已參加遊行,當初好和平;7月已尋求點樣參選,我細個住廣福邨,一直都住大埔,所以諗住喺大埔。第一個諗法係唔好俾一啲人自動當選,又唔好自己𠝹票,所以要協調。我同大埔民主聯盟商量時,原來揀淨林村谷,通常無人揀都係豬頭骨。」林村谷選區主要是鄉郊圍村,橫跨幾個山頭,覆蓋大埔林村以及大窩西支路一帶,共30多條鄉村。「揸車由一邊去另一邊,都要20分鐘。」訪問當日,他準備逐戶信箱放競選海報。「素人無資源。有咩諗法?有咩勝算?去唔去呢?8.13機場之後,下定決心,死就死,去就去。」

「林村谷點解艱難呢?(對手陳灶良)好有選舉經驗,以前對番自己友,圍村人對圍村人、建制對建制;二來佢鄉事派,又係原居民,同村民熟。」上屆林村谷選區的投票率約有5成,選民超過9,000人。

雖然沒有圍村人脈和經驗,但陳振哲認為,反送中運動以來,年輕人的毅力和堅持,正好說明世上無難事。「圍村外來人口多,唔識嘅都嚟打招呼,我無做過咩驚天動地嘅嘢,只係覺得警察做咗違規嘢,咪問佢點解,好多市民想有人做代表發聲,詢問好一般嘅權利,警察兇我阻差辦公,佢哋就咁樣去攻擊人,我有啲法律背景知道呢個係我哋嘅權益,有啲優勢,我敢去講,要更堅定走出嚟。」

1990年代回歸前,陳振哲中七畢業後,加入當時的Big Six (六大會計師行)從事會計工作,前後10年。「做會計 entry barrier低,而且compliance 愈嚟愈多,回報愈嚟愈低。」當年他謀轉行,定下3個條件:「行業要本土,唔使返內地; market 要增長緊;entry barrier要高。」他經過一番篩選,發現殯儀業最適合,百無禁忌。「當年一個人都唔識,父母亦健在,唯有逐間敲門,由紅磡敲到和合石,搵到我師傅肯帶我入行。」他開始當「棺材頭」,專業啲就叫殯儀統籌 (Funeral Director),後又於2012年成立祿福禮儀學院。

「我入行好艱難,想令有興趣嘅人入行容易一啲,主要教introductory course。殯儀唔係單一工種,係一個行業,我只係擔任其中一個職位。舉例說殯儀花,唔只賣花,仲要好熟稱謂。試過有位先人有兩個女,一個女花牌寫父親大人,另一個唔係;佢鬧點解唔係寫父親大人,答案係因為佢嫁咗,就要跟老公寫,老公叫岳丈大人。有晒規矩。」

各盡本份,社會回復正常

殯儀業雖然冷門,但陳振哲為了提高競爭優勢,又見殯儀經常遇到需要調解的情況,於是報讀城市大學法律學課程,由副學士、學士學位,讀到碩士學位。「學士學位我主修警政及公共秩序,碩士學位係讀仲裁及爭議解決。如果我哋講緊警政,完全唔合格,警察無政策,維持治安係好闊嘅目標,要配合政策嘅執行。」

「好多衝突場面係confrontation,突然有個警察發難,衝咗過嚟,其他警察驚佢落單,唯有成隊衝過嚟做嘢,求其捉一兩個人,其實好多時都係前線警務人員不受控。例如尖沙咀水炮車那次 (10月20日),正常commander會唔會咁笨下令向清真寺發射?佢無落命令,得一個原因,就係佢command 唔到前線。另一個例子係中大嗰晚 (11月12日二號橋之役),水炮車嚟到,出晒新聞稿話 (警方) 撤退,都係照發射,亦證明commander 控制唔到前線。」

「呢個係警政經典嘅Broken Windows Theory (破窗理論)。而家就係管理層根本控制唔到前線,但前線做錯咩都唔鬧得,佢哋更加不受控。」

陳振哲這個又講專業又講理論的大叔認為,香港要收拾殘局,只需兩個字 — 歸位。「香港最大嘅問題係在其位者無做好本份。警察本份係咩?維持治安。」他以童話《北風與太陽》為例:「北風愈吹,人就愈著多兩件衫;太陽曬,人咪除衫,呢個道理小朋友都明啦。警察要維持治安唔係靠暴力,係要靠政策,警暴係唔能夠維持治安。」

「但警隊根本無維持治安嘅政策。以往大遊行,警方開條路俾你,有咩打交就全部拉晒,咁就叫維持治安。係人民做好本份,不與你為敵。」

 區議會沒有作為?

 「一個社會係由唔同嘅component 組成,睇少任何一個component只能表現你嘅狂妄與無知。區議會喺政府架構就有佢嘅功能,每一個部份都做好佢嘅功能,咪成個社會都好。」

「區議員基本職能係向政府提供意見,18區區議員有無提供過意見?佢哋只係做rubber stamp去endorse 政府嘅policy,佢哋唔係去聽民意,去將民意反映俾政府,呢個咪violate咗佢哋本位,佢哋無歸位,無做好本份。」

陳振哲記得,1997年前行三級議會制度,及至1999年,時任特首董建華提出解散巿政局,原來負責的衛生、文娛康樂等決策,改由新成立的食物環境衛生署、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等政府部門處理,民選議會變成不經民選的政府部門執行決策。「衍生咩問題?例如骨灰龕位係市政嘢,以前有市政局,市民可以就市政議題投票。而家只有區議會呢,贊成呢度起骨灰龕位嘅區議員,咪唔投佢;贊成起公屋,咪投囉。結果市政問題無法解決。」

陳振哲曾出任兩間中學的校董:「回歸前官校校長一入職就要做10年報告,看似無用,但就算攞住舊嗰份抄,都會睇一次,咁會知道未來10年人口趨勢、年齡分布,然後作出人手安排,知道社會變化會決定開咩科。透過做 (報告),可以practice,係training 嚟。」回歸後,該程序由時任特首董建華取消。

「林鄭嘅得勢係因為水鬼升城隍。1980年代,政府有人退休、有人移民,大學畢業入去做AO,坐直升機,佢叻?唔關事。佢哋上面跟過叻人,學唔到十足,跟住個殼做都唔死人,但又無教下面點解要咁,到林鄭佢哋又懶醒,有啲程序覺得無用咪唔做。好多係民意諮詢架構,淨係endorse政策咪死囉。管治能力咁差就因為咁。」

陳振哲修讀法律時,曾研修不同國家的政制模式。「英國管治模式係靠政策,譬如要減少柴油車、增加電動車,就定出政策措施,一架換一架,相關配套市場會走位;而家推電動車,政府就俾錢熟嗰個,花一大嚿錢,而家係靠執行,無政策。」

他相信,香港要回復正常,每個崗位的人都要做好本份:「做人唔使貪心,nothing more nothing less ,唔使強求,唔使做多,但唔好做少,其實已經好足夠。」

記者曾向陳振哲的對手陳灶良查詢,未獲回應。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