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系列】九西新公屋選區成建制堡壘 梁文廣:無先天優勢

今年三月,前立法會議員姚松炎「空降」九龍西出戰立法會補選,本來外界看高姚一線,惟最終民建聯鄭泳舜險勝。民主派普遍認為,姚松炎在公屋選區得票偏低,埋下敗選伏線,其中在啟德邨、德朗邨等新公屋邨,姚的戰況更為慘烈,僅取約兩成五選票。《香港01》分析九龍西四條在2013年後入伙的公屋邨、於上屆區議會選舉及剛過去的立法會補選之數據,發現建制派在四個選區均穩佔上風,其中在2018年的立法會補選,建制派更全取四區。

在新公屋長沙灣邨所屬的幸福選區出任社區幹事的民協徐溢軒指出,幸福在2015年區選分成兩個票站,其中在長沙灣邨和幸福邨的票站,當選的民主黨鄒穎恒(當時為民協成員)僅負7票,他坦言下屆區選形勢並不樂觀。

盛傳代表建制派出戰九西補選的經民聯梁文廣,其所屬的富昌選區亦包括2013年入伙的榮昌邨。梁文廣指出,建制派在這些新公屋選區有優勢,是緣於當區區議員與居民建立緊密關係,並非建制派擁有先天優勢。

首輪九西補選 建制派全取四新公屋選區

新公屋啟晴邨、德朗邨、重建的長沙灣邨和榮昌邨於2013年起陸續入伙,《香港01》分析上述四條屋邨於上屆區議會選舉及過去立法會選舉的數據。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鉛水重災區啟晴邨所屬的啟德北選區,由後來加入經民聯的梁婉婷與民協李庭豐對撼,結果梁以2610票大勝僅取得932票的李庭豐;德朗邨所屬的啟德南選區,後來加入經民聯的何華漢以2199票大勝取得763票的民主黨蘇綺雯。兩區建制泛民得票高達「七三比」。

新入伙的榮昌邨被列進富昌選區範圍,經民聯梁文廣以2973票擊敗取得2130票的民協李炯,成功連任。另一新屋邨長沙灣邨亦屬幸福選區的範圍,當時選區分成兩個選站,其中在長沙灣邨和幸福邨的票站,當時代表民協出選的鄒穎恒僅負建民建聯張德偉7票,幸在選民結構主要以私樓及居民的另一票站逆轉敗局,鄒穎恆才能勝出。

至於2016年立法會選舉,啟德北、啟德南兩個由建制盤踞的選區,建制泛民得票差距拉近,但建制派候選人仍於兩區取得56%選票。而在梁文廣所屬的富昌選區,民主派在高投票率的情況下,取得53%選票,攻下建制票倉。由民主派擔任區議員的幸福選區,是次選舉未有分開兩個票站,而泛民在該選區仍維持優勢。

至今年3月的補選,代表建制派出戰的鄭泳舜分別以65%和64%選票,分別攻下啟德北和啟德南,而民主派在2016年換屆選舉得利的幸福和富昌選區同樣失守,建制派成功攻下四個新公屋選區。

總結上述三次選舉,建制派可謂佔盡優勢。過去有聲音指出,新公屋邨主要以新移民和婦女為主,人口結構有利於建制派,使建制派有先天優勢,但事實又是否如此?民主派於11月的第二輪補選能否逆轉頹勢?

幸福選區 - 民協徐溢軒 : 明年區選不樂觀

本身是社工的民協徐溢軒於幸福選區擔任社區幹事,他指長沙灣邨的人口結構,主要以婦女和年輕核心家庭為主,幸福邨則較多長者,另外亦有私樓部分,故在服務幸福選區之時,需要回應不同居民的要求,亦是服務該區的困難之處。他又指出,在公屋屋邨需處理較多個案,而中產和私樓區則集中處理議題工作,不同階層對地區服務者的期望截然不同。

徐溢軒又指出,幸福選區在2015年區選分成兩個選站,其中在長沙灣邨和幸福邨的票站,當選的民主黨鄒穎恒(當時為民協成員)僅負7票,他坦言民主派下屆在該區選情並不樂觀,「(建制)只是負7票,他們下屆是志在必得」。

富昌選區 - 經民聯梁文廣:以居民小組建立緊密社區關係

另一邊廂,經民聯梁文廣指出,榮昌邨只佔該選區的人口十分之一,人口構成同樣年輕家庭為主,「超過75%都是年輕家庭,老人家很少」。相對該選區另一個大型屋邨富昌邨,梁文廣指出兩邨居民的需求完全不同,他舉例指榮昌邨在入伙之時,不只要處理居民的實際需要,還要處理他們的心理需要,「香港一屋難求,居民在派樓時已十分緊張,我們要平復他們的情緒。解決生活問題、子女轉學校都是要處理的議題」。

三年前區選前夕,多條公屋邨爆出鉛水事件,榮昌邨同樣是重災區。梁文廣指出,當時他與民主派對手幾乎同一時間「落邨」跟進,形容是處於同一起跑線。他表示在鉛水事件後,他馬不停蹄組織居民小組,讓居民交換資訊,與他們建立緊密社區關係,同時又為他們提出解決方法,如加設濾水器、驗血等,才獲得居民信任;他指民主派在事後則集中在追究責任,後續工作未能真正配合居民的需要,故認為建制派在新公屋選區的優勢並非先天,而是與實際工作有關。

點擊瀏覽《香港01》更多內容和圖集

你可能感興趣:
政府公布2018年選民登記冊 全港選民380萬人 九龍西跌2千人
【區議會選舉】新選區必有利建制? 一文看清各派新區選舉成績

其他內容